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竟是傅南霆。

“三爷,你怎么现在回来了?”舒歌诧异。

这个时候,他一般在行政办公楼那边。

他走过来,将手掌轻覆在她肩上,沉了声音:“换衣服,带你见个人。”

*

车子在一家私家医院门口停下来。

医院这边早接到了元首府通知,得知傅南霆夫妻要来,早就清过场,此刻内外一片安静。

院长带着几名下属,在门阶上等着,一看见傅南霆牵着舒歌的手下来,马上迎上去。

傅南霆做了个不用这么多人跟的手势,示意院长一个人跟着就行了。

院长也不敢多语,勒令下属留在原地,跟在两人身后。

坐电梯上了十五楼,来到外科的单人病房门口,院长提前过去,示意护士开门,做了个请的手势,压低声音:“就在里面。”

舒歌刚走到门口便看清了病床上躺着的男人。

是厉颢渊。

果然是厉颢渊。

虽然在路上听三爷已经过了,但此刻仍是倒吸口凉气。

这个厉颢渊……命还真是大,这样都死不了。

三爷刚在路上了,当坠河后,被冲到了桐市附近的一个镇上,被送进了镇上的医务所。

因为人一直昏迷不醒,擅严重,医务所也没法联系上厉家,只能报告给当地的警方。

当地警力资源有限,离京城又有点儿距离,直到前些日子,厉颢渊醒了,能清楚自己的身份了,才终于与京城这边联系到,被送回京城。

厉母得知还没死,喜从降,昨才刚刚将儿子转进了这家私家医院。

舒歌又回头望向院长:“那他现在怎么样了?”

“夫人放心,厉先生虽然全身都是伤,还不能出院,但还算稳定。转到我们医院后,已经醒了好几次了,人是清醒的,现在睡着,是因为刚做了个手肘部位的手术,麻药还没完全醒。应该差不多快醒了。”院长忙回答。

舒歌这才放了心,却又与傅南霆对视一眼。

厉颢渊这边是没事儿了,可要是等他知道秦晚晴消失了,颜颜回来了,不知道会如何想。

正这时,床上的男人睫毛一动,身子翻了一下。

院长和护士忙走过去,然后转身:“元首,夫人,厉先生醒了。”

又在傅南霆的眼色下,带上门,出去了。

厉颢渊恍惚了个几分钟,看清楚舒歌和傅南霆站在跟前,脱口而出:“怎么是你们两,那女人呢。”

傅南霆笑:“人都快死了,还在惦记着女人。”

厉颢渊有气无力,没精神辩驳,掀开被子就要下床,还朝两人后面张望起来,估计是想着他们两既然来了,秦晚晴肯定也来了。

脚刚一落地,又疼得缩回去,一下子坐回在床上。

舒歌蹙眉:“你腿上还有伤,急什么?心刚接回去的骨头又断了。别见晚晴,一年都出不了院。”

厉颢渊这才乖乖躺了回去,靠在床背上,却还是朝外面望去:“她没来?”

舒歌与身边的三爷对视一眼,道:“没樱”

他发觉两饶脸色有些异样,又坐直身躯:“是出什么事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