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他似是有些心不在焉,也不知道听清楚了没,半会才回应:“嗯。这里没什么。你奔波一也很累了,我让连谨送你回去。”

“那你呢,不回去吗?”

“我等会再回去。回去了给你和泽熙打电话。”

她眼神一动。

虽然告诉自己此刻躺在病房里的那个是他的救命恩人,还不知道几时能醒,就算他在这里亲自照顾也是应该的……

但,心里头还是怪怪的。

可这个时候,也不能什么。

否则倒成了自己心眼儿。

何况,江芷汀受赡起因也是因为自己。

只点点,朝电梯那边走去。

在电梯前等了会儿,她记起今晚上好像会下雨,想提醒他等下让人给他送把伞。

转头回去,却看见走廊上,他和身穿白色袍子的医生在话,看上去应该是江芷汀的主治医生,

他的声音十分严肃,飘到了现在墙角后的她的耳朵里:

“总之,务必要治好她,她绝对不能有任何事。“

“放心傅先生,我们会尽力的。”

医生离开。

他走进病房,站在门口若有所思地看着昏睡中的江芷汀,半晌,上前给她掖了掖被子,才坐回在沙发上。

连谨见状:“三爷,芷汀这边还算平稳,要不您先回去吧。我留在这里就行了。”

“不用了。我等会再走。”

连谨脸色一动。

除了舒歌姐,三爷倒是极少见对一个异性这么好。

却也没什么,点头应下。

**

舒歌回家时,夜色已经深了。

夏婉淑正把刚洗完澡的奶糕抱在沙发上讲故事,看见女儿回来,将书放在一边,无奈:

“这孩子,非要等你回来才睡。”

奶糕看见舒歌,跳下来便趿着华婶给自己特别准备的黄鸭拖鞋跑过去,伸展双臂,求抱抱。

她正换鞋,没看见。

奶糕见她有些心不在焉的样子,很识趣地收回手:“你怎么了?”

她这才回过神,意识到自己没注意到他的热情:“没什么…就是有点累了。”

“那我们上楼睡觉吧。”奶糕又伸出双臂。

舒歌失笑,跟妈打了声招呼,抱起糕糕上楼。

自从奶糕偶尔来舒家,妈就专门将一间客房布置成了儿童房。

进了房间,奶糕才望着她:“你不是累了,你不高兴。”

舒歌见他捏着自己的手,一怔,将他放在地上,蹲下来:“以后不准随便乱偷听我心里在想什么。”

那就是承认了?奶糕两只葡萄籽似的瞳仁盯着她:“你不高兴粑粑关心芷汀姐姐是不是?那我叫他回来。”

她赶紧一把抓住奶糕的手,抓他回来,平心静气:“芷汀姐姐救了他,他关心芷汀姐姐也是应该的。”

这话也不知道是在对奶糕,还是在自己安慰自己。

“是吗,那你干嘛抓得我这么紧。”奶糕看一眼她的手。

舒歌:“……”

赶紧松开手。

……

安排奶糕睡下,舒歌关上灯,回自己房间了。

奶糕爬起来,拿起儿童手表,拨通了傅南霆的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