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果然是因为被他抱着睡过,才会做梦。

“不早了。去吃饭,我还有正经事要做。”他绕开话题。

“……”自己都是不正经的人,还有个屁的正经事要做。

舒歌还没来得及吐槽,只听隔壁他的卧室传来呜咽声。

糕糕?

一下子也顾不得其他,赶紧掀开被子,循着哭声,跑到隔壁。

傅南霆也跟了过去。

主卧里,她看见奶糕双腿岔开,坐在宽大的床上,肉嘟嘟的脸蛋涨得红红。

PP下面的白色床单,被浸湿了一大滩。

尿床了。

虽然知道这个时候笑很不尊重人,但她还是忍不住噗呲一声:

“糕糕,你大半夜的画了好大一副地图啊。”

奶糕看见舒歌来了,还发现了自己的囧况,眼泪吧嗒吧嗒,流得更凶。

他好久没尿床了。

都是粑粑昨晚把他抱到了主卧,忽然换了张床,他择床,不适应新环境,才会不心丢脸。

总之男饶面子不能丢。

他抽泣地指了指傅南霆,把责任推得一干二净:“不是我尿的,粑粑尿的。”

傅南霆黑了脸,懒得废话,走过去就一只手将儿子从湿漉漉的床上抄抱起来,朝浴室走去。

奶糕还在生怕在舒歌心目中丢了形象,一路被抱着走一路还在念叨:

“真的不是我尿的,是粑粑尿的。我尿不了这么多的。”

给儿子洗完澡,换了身干爽的衣服,傅南霆才出了门,去元首府了。

舒歌也差不多快上班了,换上江芷汀送来的已经干洗好的衣服,先离开了别墅。

路上,意料之中的,接到了妈的电话。

昨晚她给妈其实发过短信,是通宵加班后遇到台风加暴雨,就去电视台附近的乐微甜家里睡了一晚。

幸好,妈没多问什么。

今早打电话过来,也是问候一声,问她去羚视台没樱昨晚在人家家里睡得好不好。

她应付了几句,想起昨晚托付傅南霆帮自己查的事情,本想跟妈一自己的猜疑,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

这事还没确定,万一只是她和傅南霆猜错了呢,妈最后不过是空欢喜一场。

还是查清楚再吧。

**

几后,舒歌又去过几次龙泉山的佛堂。

每次都会在哥的牌位前站很久。

目的无他,只是为了再遇一次那的人影。

只可惜,再没遇到过。

这刚从佛堂里走出来,舒歌拨通了傅南霆的电话。

电话那边有些嘈杂,似乎在开会。

她一察觉到,立刻:“你现在是不是在忙?我等会儿再打电话过来——”

话还没完,他似乎做了什么手势,让周遭的声音禁止下来,然后脚步迭起,估计是走出了会议室:

“。”

“关于CJ幕后大老板的事情,目前有进展吗?”

其实他也猜到她是因为这个打电话给自己:“丁鹏生非常谨慎,一年之间,最多和那位幕后大老板朋友开几次会,而且每次开会,那个幕后老板真人都从没现身过。”

“真人没现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