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现言 > 你是我藏不住的甜 > 第697章 我的生父生母到底是什么人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697章 我的生父生母到底是什么人

不,怎么把生父和对自己这么好的爸爸比呢?

自己的生父,就算不是个垃圾,也绝对是个不负责的男人。

否则也不会让她的生母一个人去医院生下她吧?

她的生母虽然生下她,把她抛在了医院,但估计也是没法子吧?

毕竟依爸的日记所,她的生母当时看上去年纪很,二十岁都还没满。

一个姑娘,单独生下孩子,已经需要有足够大的勇气了。

比起来,或许她的生父更可恶。当年,从头到尾,都没出现在医院里。

“爸,谢谢你当年把我抱回舒家,对我视若己出,而且还将这个秘密守了这么多年,让我享受了十九年的幸福家庭生活。若不是你,还不知道我这么一个弃婴会有怎么样的生活。不过,爸,我的生父生母到底是什么人呢……”

舒歌对着舒父的遗相,心底默念着。

良久,才站起身。

夏婉淑见女儿脸色复杂,也约莫猜得出她的心情。

女儿虽然不想找亲生父母,可是,落叶归根是每个饶愿望。

谁又会想不知道自己的生身父母呢?

正想劝慰,只听一个熟悉的男人声音伴着渐近的脚步声传来:

“歌?阿姨,柏言兄?”

舒歌一看是泷泽清司,一诧:“清司,你怎么在这里?”

清司对舒家母子打了声招呼,颔首:“我今是来拜祭我外公的。正好在国内。想多来陪陪老人家。”

舒歌释然,外公是在清司母子三人出国前去世的,清司难得回国,来拜拜老人家也正常。

只很巧,清司的外公刚好与爸爸葬在一个墓园。

舒柏言道:“今是家严的忌日,我们也是来拜祭的。”

清司看一眼舒父的墓碑,望向舒柏言:“既然来了,我也顺便给伯父上一炷香,可以吗。”

舒柏言也没拂逆他的好意,递给他一炷香。

清司拿着香跪在蒲团上,微微阖眸,线条英美的唇瓣一启一合:

“舒伯父好,我是泷泽清司,是歌的朋友,放心,我会好好照顾歌,不会让她被人欺负的。”

磕了几个响头后,才站起来。

舒柏言忍俊不禁。

这个泷泽清司,去了R本已经这么多年了,没想到对国内的规矩还是很娴熟。

这样子,哪里是祭拜朋友的父亲,完全就像是女婿在祭拜岳丈。

不禁意味深长地望一眼歌。

舒歌看见哥和妈的目光齐刷刷望过来,也有些尴尬。

舒柏言见清司拜祭完了,也就:“也差不多了。一起下山吧。”

四人一起沿着山阶,下了山,刚走出墓园,舒柏言的手机就响了起来,是集团那边打来的,公司有些紧急公务,想请他回去处理。

清司见状开口:“柏言兄先去处理公司的事情吧,我送阿姨和歌回去。”

舒歌还没话,一辆安静得有几分鬼魅的黑色宾利,车门刷的拉开。

由黑色西裤包裹的长腿依次落下,皮鞋琅琅落地,发出清脆明朗声音,

男人已走了过来,声色俱凉,干脆地一口帮舒歌回绝了:“不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