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N次元 > 超越次元的事务所 > 第一百九十五章 闪光的亚丝娜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一百九十五章 闪光的亚丝娜

等双方站定,莱欧斯自然而然地来到场外中线的位置,向双方发问。

“由本人来担任裁判,比赛以何种方式进行?”

“由温贝尔先生来决定吧。既然比试要求是我提出的,这样做才公平,这也是贵族的风范。”

亚丝娜剑尖斜引,摆出一个温贝尔和莱欧斯都没有见过的架势。

“那就用练习赛最常用的方式,到一方被击中要害或者主动投降为止。”温贝尔在这方面倒是像模像样,没耍小花样。

“那么我宣布,比赛正式开始。”莱欧斯的左手高高举起,猛然挥落。

“……喝啊!”

发出高昂的声音,温贝尔的剑开始奔驰。

次席修剑士架起的精心修饰过的木剑上,放出了蓝色的光芒。

木剑上扬,稍向后拉,以此蓄力挥落的技法亚丝娜并不陌生——在SAO中,也有类似的剑技名为“山崩”,她在《血盟骑士团》时期的跟班某个跟班就很擅长这一招。

当然,在UnderWorld中这一招并不叫“山崩”,而叫“天神烈破”——不对,是“天山烈波”,要是前者的话,十个亚丝娜也挡不住。

这一招是双手剑用重突进技,威力非常之大。

正面硬碰硬的话,只有使用同类兵器同类剑技或者以连击用数量抵消质量。

如果是桐人,十有八九会用后一种方式来应对,这是他的强项。

但亚丝娜不需要这样,她的剑在某一方面比桐人更加极端,对于这类敌人有着天然的优势。

少女脚步微侧,避开温贝尔正面的锋芒。

等温贝尔调整步伐的瞬间,一剑递出。

剑轻轻,剑光惊艳般亮起,一闪而没。

在温贝尔的剑即将落下的前一刻,亚丝娜的剑已经点中他的咽喉。

她最惯用的武器是刺剑,所有剑中攻速最快的武器,亚丝娜的剑技也正是以快着称,一旦展开如同闪光一般,稍微弱一点的对手甚至看不清她如何出剑。

即使是SAO时期最强的剑士桐人和《血盟骑士团》团长希兹克利夫也不会在她面前使用大开大合的攻击方式,这等同于将胜利拱手送人。

这就是《血盟骑士团》副团长,攻略组核心成员——“闪光”亚丝娜。

温贝尔呆住了。

在他看来,这场战斗应该是尽情展现自己实力的舞台。

他会用剑告诉所有人他的优秀,是那些低贱平民永远都无法触及的。

如果能占到上风,再故意以平手作结,赢取亚丝娜的好感就更好了。

就算要输,也不能输得太难看。毕竟这一位可能是其他修剑士学院的代表,甚至国家选定的代表。

可他怎么都没想到,自己会输得那么快,连一剑都没能挥出。

额头渗出了大颗大颗的汗珠,身体剧烈颤抖。

直到温贝尔再次举起手,叹息着说了一句:“到此为止,胜负已分。”

手中的剑颓然滑落,温贝尔嗫嚅着说道:“我输了。”

亚丝娜缓缓收剑,裹挟着胜利者的威势,以指导者的姿态说道:

“架势不错,想必是经过了严格的训练,但你忽略了一个更加根本的问题。剑与人是互通的,练剑也就是做人。我能从你的剑里感觉到过分强烈的自我,总是我觉得我认为,却忽略很多不应该忽略的东西,莱欧斯先生说那些传言是虚无缥缈,现在看来——”

“不是!”

亚丝娜的话深深刺痛了温贝尔的自尊,他疯狂摇头,想要否认。

“不是,不是的!刚才是没准备好,请再给我一次机会吧,亚丝娜小姐,我一定——”

“够了,温贝尔,你现在的样子很难看,退下吧。”

说出这句毫不留情的冷酷话语的,自然就是地位更高,实力更强的莱欧斯。

“莱,莱欧斯大人,我——”

不给温贝尔继续说下去的机会,莱欧斯捡起了掉落在地上的木剑。

“你不是亚丝娜小姐的对手,让我来吧。”

“是。”此言一出,温贝尔立刻闭嘴,乖乖退到一边。

“也请给我一个请教的机会,亚丝娜小姐。”莱欧斯按照惯例地行了一个剑士礼。

“哪里哪里,我也正好相见识一下‘主席修剑士’的剑术。”

亚丝娜手中的剑再度扬起,依旧是面对温贝尔时的突刺架势。

“规则和上一场一样如何?”

莱欧斯前后分开双腿,将右手中的剑以仿佛要架在肩上一般地挥起,积蓄着力量。

“可以。”亚丝娜轻轻点头,这种程度的对手来上多少都一样。

不过很快,亚丝娜就发现了不对。

莱欧斯的架势和温贝尔虽然很像,却有细微的差别。

如果桐人或者优吉欧在场,一眼就能认出那不是“天神烈波”,而是诺尔吉亚流秘奥义“雷闪斩”的架势。

与注重杀伤力的“天神烈波”不同,“雷闪斩”威力要逊色不少,却更注重速度和灵巧。

亚丝娜故技重施的第一刺居然被莱欧斯挡了下来,后者露出一个自以为英俊的微笑,同时剑势展开发动反击。

当然,没有击中亚丝娜。

怎么说都是创世神的属性,一个离人类巅峰还差得远的凡人怎么可能砍得中?

随意地闪躲过后,亚丝娜手中的木剑再次闪动,仗着属性优势瞬间释放出三连击。

根据莱欧斯之前表现出来的反应和速度,根本不可能接住这一轮攻击——本该是这样的。

然而现实却是,亚丝娜的三连刺击被莱欧斯挡了下来。

就在她自以为得手的刹那,莱欧斯的身上突然散发出惊人的威势,受到这股威势的影响,他手中的剑也仿佛变长变宽了许多——不,不是仿佛,是真的出现了变化,亚丝娜确定自己没有看错,这种情况在任何游戏乃至异世界都没有发生过。

原来如此,看来这就是桐人所说的心意的力量,这个世界独有的力量。

亚丝娜和桐人的物理——UW的物理系统——距离拉开了,心的距离却没有,在莱欧斯和温贝尔自告奋勇地带她逛校园的时候,她一直在询问桐人这两人的情报。

在提到剑术的时候,桐人顺带解说了下这个世界的剑术。这里没有其他游戏里常见的连击,因为每一位剑士比起技术,更专注于将自己的精神注入剑中,发挥出不可思议的力量,这就是“心意之力”。

不过只是通过语言很难有直观上的认知,所以亚丝娜也没特别往心里去,直到现在。

通过剑与剑的接触,亚丝娜感觉到了莱欧斯剑中蕴含的东西。来自贵族的骄傲,对于下等人的蔑视以及潜藏在最深处的黑暗的疯狂与野心,那是想要肆意支配践踏他人的欲望。

毫无疑问,恶意也是一种心意,很多时候比善意更加强大。

而后,莱欧斯的剑上亮起了红色的实质性光芒,大概是类似于剑压、剑气的东西,这也是心意的运用。

动用这一击的莱欧斯眼中充斥着兴奋、残虐还有对于亚丝娜本人的渴望。

如果是刚刚接触SAO时期的自己,一定会被吓到的吧,被心意之力弹开刺击的亚丝娜这么想着。

但是——只是这种程度心意,根本不可能让如今的亚丝娜有所动摇。

心意是吗?我也试一试吧。

桐人能有如此清晰的认知,证明他已经做到了。

眼前的这两个人渣也坐到了,没理由我做不到。

少女闭上眼睛。

我的心意,我想要注入剑的东西。

那不是早就决定好的吗?桐人的心很大,为了这个世界,为了他所重视的人。

我想守护的,只是这样的他。

剑尖亮起了光——与SAO中技能释放一模一样的光效。

这个世界并不存在SAO中的剑技,但通过烙印在心里的画面,以强烈的意志呼唤的话,一样可以再现。

这才是这个世界剑技系统的真意,也是桐人能在这里使用SAO剑技的最根本原因。

这一击,才是真正的“闪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