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现言 > 一婚成瘾:总裁大人有点狂 > 第336章 礼貌又不失身份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336章 礼貌又不失身份

加上他为人比较亲和,跟很多人也聊得来,不少人在他面前也吐槽过项意琪。对此梁西林也只是笑笑而已,并没有听从对方的言说。

而在剧组里面,梁西林自然也是跟项意琪接触过的,接触的那几次来看就看出对方并不像那些人所说那般,不过平常也不多接触,便没怎么理会。

不过见到项意琪这个表情他还是十分的意外的,毕竟在戏外,他所看到的项意琪都是带有一种自信的光芒的,甚至面对一些对她冷言冷语的人,她都依旧保持着那样的状态。

甚至在落魄的时候也展现着不输给任何一个人的风采,有时候他都怀疑她是不是对一切事情都是那么自信的。

显然今天的项意琪打破了他的这种看法,虽然如此,但是这样的项意琪却意外的吸引他。

虽说项意琪是有妇之夫,但是也不妨碍他们做朋友啊。

随后梁西林坐在了项意琪的身边,给她递过去一韩纸巾道:“难受的话哭出来会舒服点。”

项意琪有些惊讶的回过头,显然是没有想到会有人坐到她旁边来,还说出算不上安慰的话来,不过项意琪收下了梁西林的纸巾。

“谢谢你,梁老师。”

“再哭就不漂亮了。”

听到这话,原本有些难受的项意琪意外的被逗乐了,没想到在剧组里面除了帮人对戏的时候会有表情的,对戏外一向都是一个表情的梁西林,居然还有另外的表情。

项意琪打趣道:“我一直以为除了对戏的时候有其他表情,你生活外都是只有一个表情的。”

梁西林想了想,随后点了点头:“似乎是这样,这样别人就猜不到你的心里了。”

在现实中他确实是只有一个表情,这样十分的省事,礼貌又不失身份。

“天天带着一个面具,这样活着不累吗?”

项意琪仰起头,看着天空,心中一阵迷蒙,自己又何曾不是这样,带着那么一个面具,看着韩筱允在那里刷着小聪明。

听到这话,梁西林微微惊讶了一下,随后苦笑道:“习惯了就好了,有本里面不是写过那么一句话么,有些面具戴久了就脱不下来了。所以习惯就好了。”

“没想到你还看的啊。”

项意琪没有想到,这个她一直以为很难接触的男人居然是这么容易接触的。

而且他们两个似乎有种莫名的亲近感,那种感觉就像是很久的朋友一样。

“看啊,干我们这一行的几乎没有那个不看的吧。”

梁西林说完这话之后,看着项意琪的心情微微好点之后,才开口问道事情的原因。

“你怎么一个人坐在这里?我记得这个时间你应该还在拍戏的才对。”

梁西林看了看手表,剧本他也看过,也帮着韩筱允拍过戏,因为对项意琪的印象很深,所以便记住了,毕竟这个角色十分有难度,前几次项意琪演得倒是还不错。

由于第一幕第二幕中项意琪都是睡着的,没有什么好看的,他就出来逛一下了。

相对于其他演员,他最不放心的就是项意琪这个新人了,而第三就是项意琪所演的角色白优优在男主阿伦的照顾下转醒,一起来看到阿伦就大发脾气的一幕。

在梁西林的观察里,几乎都没有看到项意琪发过脾气,至于剧组外,他没观察过,他甚至都怀疑项意琪是不是没有生气这一情绪的,所以对于这一幕他还是有些担心的,毕竟没有经历,哪能模仿得像?

只是没想到,他还没过去剧组里面,就看到原本女二的她坐在椅子上一脸的迷蒙。

“闹了点脾气就出来了。”

提起这件事情,项意琪的脸色不太好。

梁西林也是个有眼色的人,看到她这个样子就知道肯定是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了。

一个剧组里面会发生的事情有很多,即使你身份摆在那里,但总有些大胆的人敢去触犯,以前作为新人的他也遇到过很多这样的事情,慢慢的资历上来了,也就没人敢弄他了。

只是不知道谁这么打胆子,居然敢对项意琪动手,项意琪的身份可是总裁夫人,那个这么没眼色的人。不过看项意琪的这个表情,似乎是不想提起这件事情,那么他也不好多问。

“得了,别想那些不开心的事情了,我带你去看个好看的地方,保证你心情会好。”

随后梁西林就直接拉着项意琪的手,向着一个方向跑去。

项意琪有些错愕,但终究没有甩开梁西林的手,而是快步的跟上他的步伐。

离开的两人都没有注意到,后方刚刚出现的身影。

……

小元跑出去的时候,项意琪已经没影了,小元便一直找一直找,可能是两人的心灵感应连不在一起,小元一只都找不到项意琪,反倒是最后遇到了洛子爵。

看着自家总裁呆呆的往着一个方向,却动都不动,小元都怀疑她们总裁是不是石化了,小元走近一看才注意到自家总裁脸上的表情十分的狰狞,吓得小元都想跑了。

但是有些事情她觉得还是得让他们总裁知道,要不然总裁夫人也太委屈了吧。

随后犹豫的在洛子爵面前晃了晃手,小心的问道:“总裁,你没事吧?”

洛子爵的思绪从刚刚看到的那一幕中回来,看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自己眼前的小元,又恢复到了小元平常在公司看到的样子,冷漠中带着疏离的神情。

看到洛子爵这样,小元反倒是松了口气,终于恢复正常了。

“怎么?有事情?”

洛子爵看着小元,没了项意琪在身边,洛子爵对谁都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

小元听着这语气显然从语气之中还听出愤怒还有点儿吃醋的味道,不对,吃醋?总裁他吃什么醋?吃醋的不应该是夫人吗?难道那个韩筱允在总裁面前捏造谎言?说夫人出轨了?

小元在不知不觉之中真相了。

“那个……其实你误会夫人了。”

小元在洛子爵那气势的影响下,说话也谨慎起来,还没等小元说完,洛子爵冷笑了一下,想到刚刚看到的那一幕。

洛子爵的语气不知不觉中带起了一丝讽刺:“呵,误会”

其实在看到项意琪出现的时候他便知道这一切有可能是韩筱允捏造的,但是项意琪是有多吸引人的注意他也是知道的,他能发现项意琪的好,别人必定也能发现。

还是那句话,他不可能天天都在项意琪的身边,虽然安插了个小元在,但是项意琪很多事情他都还是不知道的,毕竟小元只是一个助理,不是一个侦探之类的天天跟在项意琪的身边。

而当时他确实是被说动了,项意琪的手机一直打不通,除去拍戏或者手机没电,项意琪向来都不会不接他的电话的,即使不接很快就会有短信发过来。

可是那一会,什么都没有,再想到剧组里面某人总是对她虎视眈眈。那么有一个肯定就会有两个,所以他慌了。而当时韩筱允在他怀中是个事实,又那么的不巧被项意琪给看到了。

在看到之后没有第一反应推开也是因为他想看看对于项意琪来说,他算什么?

其实在看到项意琪给韩筱允一巴掌的时候,洛子爵心中还是很高兴的。这样就证明她还是在意他的。

只是没想到他找到项意琪的时候,居然会看到让他心刺痛的一幕,项意琪跟着一个陌生的男人那么亲近的一幕。

听到自家总裁的冷哼声,小元慌了,同时有些气愤,夫人刚出来就看到这一幕,不气才怪呢,她看着都心疼夫人了好吗。

不过心疼归心疼,饭碗是总裁给的,话还是得好好说,只是她不知道总裁现在气的是什么啊,看来只能从头说起了。

“夫人被困了差不多一个多小时了,出来就看到你跟韩小姐楼楼抱抱在一起心里能舒服吗?没把韩小姐弄死我都觉得夫人是大度了。”

“你说夫人她被困了一个小时?这是怎么回事?”

洛子爵一句话之后,就注意到了项意琪被困住了的事情,什么出轨的东西,都被洛子爵抛之脑后。

“我也不是很清楚,我只记得我帮了个忙回来之后便看到原本是夫人拍摄的场景换成了另一个没有夫人拍摄的场景……”随后小元便把她经历的事情说了出来。

其中就包括了这话是谁说的,她是怎么找到项意琪的之类的,都详细的说了出来,这下洛子爵便知道是自己误会对方了,只是刚刚那一幕的芥蒂还是没法释怀。

小元哔哩啪啦的说了一堆,终于见洛子爵的脸色好转了不少,也松了一口气,随后突然想起最重要的事情来。

“对了,总裁你有没有看到夫人啊?我找了好久都没有找到她唉。”

小元说道这事情有些垂头丧气的,作为一个合格的助理,她已经在今天把她的艺人丢了两遍了,这简直就是一个耻辱。

洛子爵没有回答小元,现在那个误会解开了,他得去找项意琪说清楚,随后也不管小元,直接向着那个项意琪跟梁西林离开的方向而去,也不理会同意在寻找项意琪的小元。

小元也算是机灵,想到刚刚遇到总裁的时候总裁的那神色,想必是有‘鬼’,要不然总裁怎么会露出那样的表情。

而现在能影响总裁的人也就只有夫人了,那么说,很有可能总裁应该是看到夫人了,至于为什么会那样,想必是看到了让他无法接受的一幕吧。

既然是这样猜想,那么跟过去一定就能找到夫人了。

……

项意琪在梁西林的带领下,去到了一个湖边,从建造来看,这里应该是人工开发的。而这里也确实是好看。

湖边的凌光点点的,再上面一点便是各色的花海,只是不知道是真花还是假花。

“这里是?”

第一次来这个地方的项意琪自然是不知道这么一个地方的,不过梁西林的保证倒是生效了,看着这一望无际的花海,心情确实是不错。

随后梁西林带着项意琪走到花海中,没有闻到淡淡的味道的时候,她就知道这些都是假花了,这也是在意料之中。

毕竟是一个拍摄场地,假花的话倒是好侍候,想什么时候拍就能什么时候拍,但是真花的话就不一定了,几乎干什么都得等一个花期,简直就是要天时地利人和。

但有多少时候这三个东西是同时存在的呢?不过用假花铺盖这么一大片场景,也着实是要花钱的了。

“这里是一个拍摄场地,虽然都是假花,但这也很美不是吗?”梁西林反问道。

“确实是很美,谢谢你。”项意琪终于扬起了一丝笑容,显然是心情好了不少。

“每次我心情不好的时候也会到这个地方来。”说起这个梁西林的目光之中闪过意思怀念。

项意琪呆呆的看着梁西林,看得梁西林都不好意思了,奇怪的问道:“怎么了?是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说完就想掏出手机看看自己的脸上是不是真的有什么东西。

还没等梁西林掏出来,项意琪就制止住了:“没有,我只是在想,你还会有心情不好的时候?”

“我也是人,人都是有情绪的,即使带着这个假面,但本身还是会有不好的情绪的。”

对于项意琪的想法,梁西林一阵头疼,实在是没想到项意琪会说出这么风趣的话来。

“来这里就只是为了看风景来平息心情吗?”

项意琪跟梁西林不知道何时已经到了花海中间,虽然花是假的,但是草却是真的。项意琪直接找了块草比较少的地方躺了下来,原本紧绷着的身体也放松了下来。

从他们进来到现在,一个人都没有遇到,显然这个地方是很少人过来的,真是个适合做某些事情的地方。比如……偷情!

当然这也只是项意琪想想而已,不过说起来,她跟梁西林现在两个人独自在这儿确实是有点而像。

梁西林看着项意琪毫无约束的躺着,笑了笑,在旁边坐了下来问道:

“你不回去吗?”

听到这话,项意琪的表情又沉了下来,随后摇了摇头,却没有说话。

“你这样憋在心里也不是个事,小心憋坏了,要不你跟我说说吧,我保证听完就忘,当你的垃圾桶一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