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古言 > 农门医香:妖孽爹爹,来种田! > 第八百二十章 君司煜的郁闷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八百二十章 君司煜的郁闷

长公主感动的看着齐筠,然后又看了眼君司煜。

君司煜笑了笑说道:“齐筠,你若是做不到,我会让你付出代价的。”没有个诛九族都是不可能的。

“放心吧,我会的。”齐筠也知道君司煜给的代价会是什么,但是,他相信自己不会付出那个代价的,因为,这是他追求了一生的女子啊!

当初因为没什么身份背景,就算中了状元,也不被启天皇看中,所以被迫和长公主分开,后来,他对启天皇失望了,对这个朝廷失望了,才会回到郡申县,甘心当一个夫子。

君司煜这个当皇帝的都点头了,其他人更别说了,夏以若自然是非常的同意,只是,没有办婚礼,是否有一些可惜?

夏以若看长公主那心满意足的样子,也没有再多说什么了,见证爱情并不一定非要一个婚礼,只需要两颗心在一起就够了。

长公主也不喜欢这样的场合,又待了一会儿,就和齐筠一起离开了。

看长公主有一个幸福美满的结果,夏以若的心情非常的好。

所有人都是一脸的欢喜,只有君司煜有一些失落的待在沙发上。

“怎么了?”夏以若奇怪的问道,这家伙这两天不是一直都朝气蓬勃的样子么?怎么这回死气沉沉的。

君司煜有气无力的看了夏以若,也没有说什么。

夏以若挑了挑眉,“姑娘不要你了?”夏以若差点就哈哈大笑起来,没想到之前一副我不需要女人的模样,现在竟然是一副我很缺女人的样子。

君司煜没好气的看了眼夏以若。

夏以若也懒得问,省的人家又说她多管闲事了。

君司煜其实真的很想夏以多管闲事,可是,夏以若是打定主意不管了,这让他哪里有面子主动说出来啊!

君司煜顿时就和夏以若他们大眼瞪小眼的,终于,君司煜憋不住了,一脸忧伤的开口,“我实在不明白你们女人在想些什么,明明对我也是有感觉的,可是,又不愿意接受,这是为什么呢?”

君司煜非常的郁闷,完全不明白花玥樱在想些什么。

夏以若撇了眼君司煜,“你怎么知道人家对你也有感觉。”她倒不知道君司煜这么的自恋啊。

君司煜嘀咕着,“我亲她,她都没有反抗,怎么可能不喜欢。”

夏以若瞪大了眼睛,什么?亲都亲了?

君司煜立刻意识到了什么,连忙闭上嘴巴,然后继续郁闷自己的去了。

“亲她都没有反抗啊……”夏以若摸了摸自己的下巴,难不成那姑娘真的喜欢君司煜?

可是,他们才认识没几天啊。

“指不定有什么难言之隐。”夏以若说道。

“我也问了,可是,她说没有啊。”君司煜更加的郁闷了。

“人家说没有就是没有啊,你怎么这么笨。”夏以若没好气的开口。

额……

这估计是被骂的最可怜的皇上了。

君司煜那个怄气啊,自己怎么就要被夏以若这么乱骂一通!

不过,夏以若说的也对,人家说没有,他就认为没有了?指不定是有什么不愿意让他知道的!

可是,还能有什么事情,那仇也有着落了,那还有什么放不下的?

难道是因为水璃镜?

一想到这个理由,君司煜就气的直咬牙,他们那青梅竹马好几年的情谊,当真是让人有些嫉妒啊!

这两天,君司煜将花玥樱查了个差不多了,虽然很多事情并没有查出来,但是,也知道花玥樱那天说的话是真的,这就让君司煜恨不得灭了长孙家族。

竟然为了一个族长之位,将花玥樱一家人残忍杀害,当初的花玥樱也不过是一个小女孩,竟然就经历了这么多可怕的东西!

“不行,我必须去问清楚。”君司煜想来想去觉得不能就这样算了,他应该去问清楚的。

“回来!”夏以若叫道。

君司煜回头看着夏以若。

“你现在去问她,她还是什么都不会说。”夏以若翻了个白眼,她怎么不知道君司煜这么的急性子?!

“那我要怎么办?”君司煜还真的是急了,他怕自己再耽搁下去,花玥樱就和水璃镜在一起了。

“你以为追姑娘那么容易,才七天就可以追到?”真以为她这相亲宴会只有七天,就一定是七天就成功了?

虽然,确实有好多人都成功了,但是,夏以若可以保证的是,大部分都是参加宴会之前就有一定的好感!

至于剩下的一些人,那就是男人会撩,女人大胆或寂寞太久了,所以才会这么快就成功了。

不过,这古代有时候爱情就是降临的这么快,所以夏以若也没有觉得怎么个不妥。

可是,君司煜和花玥樱都是普通人么?哪里是这么容易就成功的。

“你继续追你的姑娘,找机会我以女人的身份问问她。”夏以若淡淡的开口。

君司煜那个激动啊,他相信只要夏以若愿意出手,他就可以成功的。

看着君司煜那信任的小眼神,夏以若感觉自己压力山大啊,她是喜欢牵线,但是,没能保证每一条线都可以牵成功啊,她又不是情圣,真的什么都知道!

虽然,这几天经过她的手,确实是成功了不少,但是,那完全是因为他们本来就有那个苗头,她不过是顺水推舟而已啊。

直到君司煜兴高采烈的去找花玥樱,夏以若才转头对着君衍沧露出一抹无奈的笑,她还能怎么办呢?

君衍沧轻轻一笑,“我相信若儿可以成功的。”这才几天呢,就成了这么多对呢!

夏以若撇了撇嘴,还没说什么,君衍沧怀中的盈儿就醒过来了,盈儿醒来看到君衍沧还在面前,这才心满意足的伸了个懒腰,她相信爹爹和娘亲会一直在她身边的,这不,睡了这么久,爹爹也还在她身边呢!

君衍沧宠溺的揉了揉盈儿的小脑袋,“盈儿睡得可好?”

“嗯嗯,爹爹的怀抱真舒服,难怪娘亲总喜欢躺上去。”盈儿嘿嘿的笑着。

盈儿笑的夏以若脸色一红,有些不好意思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