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N次元 > 缥缈寻仙路 > 第一百一十一章 比武招亲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一百一十一章 比武招亲

令云风奇怪的是,邋遢道人一身酒气,衣衫不整,却没有遭到客栈小二的阻拦。他们仿佛视而不见一般,任由他在酒楼内闲逛。

眼见他朝自己走来,云风心中有些忐忑:自己已经幻化了外貌,莫非被他认了出来?

邋遢道人晃悠着走到云风桌前,一屁股坐下。拿起酒壶大口地喝了口酒,露出满意的表情。几息后,他嘴里含糊地说道:“小兄弟,别来无恙。”

云风大惊之色,真的被人认了出来。对方只是普通凡人,为何会识破自己的身份?云风强做镇定地道:“道友,我们见过?”

邋遢道人并未答话,他若有深意的一笑,伸手抓了几颗花生米,扔进嘴里嚼了起来。

店小二见状忙跑了过来,对着云风陪笑道:“客官抱歉,这位道人是本店的恩人。头脑神志不清,举止间多有得罪。您这顿酒菜费用全免,本店还会赠送一壶花雕陈酿,希望您莫要怪罪。”

云风冲他摆了摆手,示意无妨。小二退下后,邋遢道人才低声说道:“贫道虽然老眼昏花,鼻子却很是灵敏,你幻化了外貌却未改变味道,因此……”邋遢道士并未说下去,但云风已知其言下之意。

他几次尝试查看老道修为,均未感觉到任何灵力波动。不过他总觉得眼前的道人笼罩在一层神秘的薄雾中,并非表面看上去那么简单。

云风试探问道:“敢问前辈,为何这个客栈之人也对您如此尊重?”邋遢老道听他提及这个话题,立刻精神焕发,脸上升起一抹傲然之色。

他正襟危坐,摆出一副高人姿态道:“没有贫道,就不会有这间客栈。想当年这里还是一座鬼宅,无人敢接近。鬼宅的主人也就是现在的客栈老板,请了无数法师也未能解决。幸好我云游四海,路过此处,顺手帮他除掉恶鬼,才会有客栈今日的兴隆。”

虽然他不知此事是否有夸张成分,但想必邋遢道人也是巧合之下才赶走厉鬼。云风并不想揭穿,而是露出钦佩之色道:“前辈法力高深,在下佩服。”

这时小二拿上来两壶上好的花雕酒,分别放到云风和邋遢道人旁边。邋遢道人将自己那壶酒灌入随身携带的葫芦,又毫不客气地起身拿起云风那壶酒也倒了进去。

随后,他对着云风一笑道:“南家在摆擂台比武招亲,以你的身手,或许可以试试。”说完便晃晃悠悠地朝着客栈外走去。

云风连日奔波略有疲惫,决定休息一晚后再行动。他在客栈要了一间上房,沉沉地睡了一晚。

第二天一早,云风精神大好,身体恢复到巅峰状态。他漫步在烈日城的街道上,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修士与凡俗人混在一起。让云风有些恍然,一时分不清这里到底是凡间还是修仙界。

他来到城中最繁华的大街,但见人潮涌动,人们都聚集在一处高台之外围观。

远望过去,高台四角分别插着四面大旗,前面的两面旗子上印着比武招亲四个烫金大字,后面的两面旗子则分别印有一个气势恢弘的“南”字。

在擂台上首中间端坐一人,此人方脸虎目,面貌威严,有一种久居高位的气势。他应该就是南家族长南天。

在其左前方坐着一个面带纱巾,眉目清秀的女子。虽然无法看清全貌,但从她微蹙的眉头来看,似乎心事重重。此女便是南家大小姐,有着炼气三层修为的南天之女南落。

在南天右前方坐着一个贼眉鼠眼,尖耳猴腮的中年修士。他看似正襟危坐,却不时用余光偷瞄南落,眼中流露出淫邪之色。

此人便是百家派来的客卿土楠,他已经连胜十八场,成为了守擂人。似乎感受到了云风目光,他朝云风这里看了过来。二人四目相对,都感觉对方似乎刻意隐藏了修为,并不是表面看上去那样简单。

此次比武招亲,总计持续百日。擂台之上两两对战,只要连胜十八场就可以成为守擂人。守擂人名额总计只有三名,等三名守擂人聚齐,招亲擂台便自动关闭。之后所有的守擂人互相比拼,最终的胜者就可以成为南家的女婿,迎娶天姿国色的南落小姐。

而普通的攻擂者一般有两个选择,一是连赢三场获得挑战守擂人资格,挑战成功则可代替其成为新的守擂人,不过挑战失败后将没有机会再参加比武招亲;二是积累胜场数,成为守擂人。守擂者一天只可被挑战一次,生存几率会大大增加。而且一旦成为守擂人,就算守擂台失败,也会被奖励一大批灵石。

自从土楠成为守擂人之后,已经连续击败数个攻擂者,现在直接挑战他的人已经越来越少。越来越多的打擂之人都开始选择积累胜场数,这样就算输掉一场,也还有机会继续参加擂台,获得守擂人身份。

此时的擂台中心,有两人正在激烈打斗。他们实力相当,一时间打得难解难分。不过在云风看来,以他们的修为都不是那个客卿土楠的对手。

打斗的两人中,有一人是陈家族长陈开心雇佣的散修卢弋。他已经连赢十七场,再赢一场便可以成为守擂人。这样一来,三个守擂名额会被其他两大家族占用两个。如果他们联手,就算南家可以获得最后一个名额,胜出的希望也会非常渺茫。

所以南家不得不背水一战,派出族中实力最强的子弟前来阻止。这人名叫蔡坤,是南落的远房表哥。早年南家花大价钱将他送入天衍门,成为了外门弟子,一身修为在炼气七层巅峰。

对手卢弋修为在炼气八层,修为比蔡坤略高。但是他身为散修,所用武器远不如宗门弟子蔡坤,因此二人呈旗鼓相当之势。

台上的南天族长心中焦急,蔡坤是他最后的底牌,如果输掉这场比赛,这次比武招亲就会成为家族坍塌的*。

不过令他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台上的卢弋突然连用几道威力强大的暗器,蔡坤一时躲闪不及,从擂台上被击飞了出去。

台上的主事虽然是南家之人,但是面对如此多的围观群众,也无法当众偏袒。只能硬着头皮宣布卢弋获得第二个守擂名额。

蔡坤从地上爬起,擦了擦嘴角的血,很是歉意地看着南落。他已经尽了全力,不仅未能阻止陈家,自己还要从头开始打擂。

见此场景,南族长脸上的忧色更甚。南落小姐的秀目中,也闪过深深的失望之色。她对蔡坤有些好感,本想指望他这次拯救家族,现在看来愿望恐怕要落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