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玄幻 > 两世为仙 > 第三百七十二章 渡劫大会第一场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三百七十二章 渡劫大会第一场

古冶大师与路寒冰施礼,平辈相见,刘叶经秋上前来,恭恭敬敬施礼,道一声“师叔”,玉元丰则是口称“师父”。

寒冰道“元丰,你叫上小小,先去见你师祖。”

玉元丰向古冶大师与刘叶经秋施礼告别一声,当即快步离去。

寒冰在右,刘叶经秋在左,古冶在中,三人挨肩往府中行来。入了大厅,玉玄机见了,起身略略往前迎上两步,口中说道

“欢迎古大师光临!”

众人,说起来也就是玉玄机、路寒冰、玉元丰,再加上刘叶经秋与古冶大师,五个人一起到了大厅,分宾主而坐。不多时,那小小也到了。

众人相互见礼之际,刘叶经秋此时才知道小小姓师,就叫师小小。

有下人送上仙茶,几碟仙果。

又有下人送上一壶仙酒。刘叶经秋老早就嗅出味道来了,果然是猴儿酒——刘叶经秋是得猴儿酒于李子清,李子清则是得之于胡占林衣锦斓两个。

刘叶经秋早已听古冶说过这酒之于玉玄机,乃是收藏不下万年的好酒,心中着实感激玉玄机这位玉师叔祖对自己的看顾。

古冶大师得了猴儿酒,心中自也是极为高兴。

数人说话之间,就讲到刘叶经秋明天为古冶弟子示范炼制神器法宝之事。

玉玄机道;“经秋,你既然能引出天劫,明天我也前去参观。我倒是有一事,想请你帮忙嘞!

刘叶经秋听了,赶紧站起来说道“师叔祖,您有事情吩咐一声即可!”

玉玄机笑道“我来到这边,初时是为煅炼,四十万年下来,早已知九阵星域无天劫之事了。

我在这边,不仅有了自己的家族,后人,也收了一个徒弟,就是你师叔路寒冰;寒冰又收了两个弟子,就是你师弟元丰与师妹小小了。

他们师徒三个,从来就不曾渡过天劫。我想请你出手帮他们引出天劫来渡劫。

毕竟不经历天劫,境界修为上不能真正稳固,而且,异时若是天劫乍起,他们没渡过天劫,只怕到时难以逃出生天哪!”

刘叶经秋听了,当即沉声回答道“师叔祖这番心思,徒孙我明白!好在我能引出天劫,请师叔祖放心!只是,我自己曾经在混元星上引动过一次,那天劫威力太大了!”

玉玄机听了,当即询问刘叶经秋那时引动天劫以及渡劫情况,听过之后,沉『吟』半天,这才说道

“经秋,依我说,你那五脏诀与雷电体功法相结合,若是能吸收部分天劫,再有我来护法,保证他们『性』命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只要他们能保住『性』命,就算渡劫成功。剩下的事情,怎么恢复,就由我来做也就是了。”

刘叶经秋点头称是。

路寒冰听了,也开口道“师父!弟子愿意一试。”说罢,路寒冰又向刘叶经秋说道

“师侄,我是玄道九阶,估计我渡劫时,是圣元之下天劫威力最大的,只要我能保住『性』命,那么元丰与小小两个渡八阶天劫,有师父和你保驾护法,必然无事!”

路寒冰这么一说,玉元丰与师小小都道“师父,我们先来!”

路寒冰道“你两个,胆敢跟为师争先?”

众人听了,都知道玉元丰与师小小是要先作尝试,为师父犯险之意。

当然,路路寒冰自也是清楚得很,所以他虽责弟子“胆敢”二字,其实心里也挺高兴的。

玉玄机道“元丰,小小,你们两个不要争,渡劫之事,就由你们师父先试!”

玉玄机一锤定音。

接下来,众人商量一下明天炼制细节,问明刘叶经秋需要哪些帮助,玉玄机令路寒冰一一记下,不可有误。路寒冰笑道“师父放心,记得住,错不了的。何况我还有远虑丰和小小帮着记呢。”

刘叶经秋听了,转眼看时,只见玉玉元丰与师小小两个果然也是用心记忆。

当然,此次炼制之事,古冶最是上心上意,毕竟这个事情,一来是刘叶经秋应自己的请求;二来是刘叶经秋为自己的弟子们演示;三来,刘叶经秋表示

炼制出来的神器,经历过天劫之后,就归古冶大师所有。

至于炼制材料,古冶大师自然是乐于。

此事本已传扬开来,当然有人报告给了玉玄机这位星主天王,玉玄机听了,哈哈大笑,就传命令

在我天岛大城,四处张贴布告,广而告之,准许玄道境界以上修仙者前来参观。

但有一条,每位参观者要收一千块下品灵石抵入场券,或者中品灵石一百块,或者上品灵石十块;极品灵石,可抵三张入场券。

玉玄机倒也真会经营!

不过,此时刘叶经秋等人都往古冶大师所居的坊市那边去了。玉玄机就指派一人,向他说道

“你去告诉刘叶经秋,就说我给他定下了入场参观收费标准,到时候,收入与他对半分,让他好好与古大师研究研究,务必成功,给五行道开天世尊门争光『露』脸儿!”

那人赶到时,刘叶经秋已经在与古冶准备炼制材料了;对于玉玄机的安排,刘叶经秋自是同意,古冶大师听了后则是脸含笑意,暗暗点头,叹服星主天王大人会挣灵石啊。

关于此次炼制,要炼制什么样的法宝,古冶大师的意思,是要炼制一件好鼎。

古冶大师觉得,自己的大弟子已经能够出师了,却是一直没有一件趁手的好鼎;而自己迫于约言和规矩,不能出手炼制,便觉得有些对不住大弟子,因而极力撺掇刘叶经秋为其炼制一具宝鼎。

材料,古冶早已准备好了,而且,还特地备有长生土。刘叶经秋见古冶大师已经准备好了材料,当然没别的意见,即时答应。

第二天,在天岛大城三千里外的夹金山一个无人荒岭上,刘叶经秋的炼制开始了。

此地,早已有玉玄机分派人手作过整修,山头被削平一块,布下护阵,阵外往内是啥也看不到!

要想看到,就得入阵,要入阵,就得交灵石领入场券。

这种数十万年都难得一遇之事,参观的人岂能少了?好在玉玄机准备充分,山头足够大,参观台上,挤满压满,都是修仙者,有天岛大城本城的,更有无数得知消息而从外地急忙赶来的。

路近的,入场后心满意足,路远的匆匆而来,满怀渴望。

当然,更远的得不到消息,或得到消息也赶不过来的,也只有叹息曰无可奈何了。

刘叶经秋取出自己的阴阳鼎。不用自己的仙家混沌真元三昧之火,而是使用重氘罡火。不多时,鼎内溶『液』就开始沸腾了。

刘叶经秋深知,当初自己炼制成这阴阳鼎时,级别并不高;因为其中有器灵,也因为这器灵需要一步步地培养,在炼制中培养自己的鼎,远比一个鼎的初始等级高更为重要——

刘叶经秋就此考虑,决定对于古冶大师所要的这只鼎,其炼制品阶达到玄道二三阶,也就可以了,顶多不超五阶。

控火,提纯、粗坯成型前,刘叶经秋刻注阵法。

古冶大师眼光独到,其十八弟子则是目光炯炯,集中全部精神关注刘叶经秋的一举一动。

古冶大师还不时提点自己的弟子们。特别是其大弟子,此人名叫罗思宗,事先已经得师父告知,此番炼制的法宝,就是一鼎,炼制成功后就归其所有——

罗思宗看得更是仔细,不敢有一点儿马虎。

前来参观的玄道修仙者们,其中偶有个别人识得炼制之道的,都不由得佩服赞叹

“好手段!好构思!”

也有那经历岁月已久,见过当年李诗剑与金银铜三手指争锋之情形的,也都赞叹道“这手法不下于当初的李圣元李前辈呀!”

众人边看边小声谈论,忽然之间,全场安静,许多人都将身子前倾,更有人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如同被人捏着脖子向上提着的鸭子。

——却是此时,炼制到了最关键的时刻了!

下一瞬间,全场突然轰动吵嚷

“是一只大鼎!”眼尖的叫道。

“是神器吗?”有人问

“是神器!真是神器哎!”也有人回答说。

古冶大师一眼瞅过,很高兴地对大弟子说道“思宗,你刘叶师叔给你炼制的这鼎不简单!是玄道四阶的下品神器哪!”

就在此时,半空中传来一个声音,威严地喝道“众位稍安毋躁!”

这个是玉玄机的声音。星主天王玉玄机大人这么一声喝过,哪里有什么人敢『乱』动『乱』说?一个个都是安安静静,眼观鼻子鼻观心。

接着,就听得古冶大师宣布

“各位道友!下面,请参观神炼制师刘叶大师为神器引劫渡劫!”

于是满场欢声雷动,欢声里,不用说都是期待!

古冶又道“此次神器渡劫,实为我们天海星上第二次盛况!比之百万年前李圣元与三大手指那次比赛,毫不逊『色』!

只是大家请安坐,渡劫地点虽在此地,但却是半空之中,各位绝不会受到影响,敬请诸位抬头望天吧!”

众人听了,都是惊讶折服。

此时刘叶经秋已经带着新炼制的鼎,跃上半空去了。

下面的参观者都都往上仰望,就见半空中那人,东击一拳,西拍一掌,渐渐地在其弹指出掌之间,出现了阴阳劫云。

下方众人见了,当时就是群情耸动。

天空中阴阳劫云越来越浓!越来越厚!

风来了,雨落了,好在场上高空设有护阵,落不到参观台上。

突然,闪电连连,霹雳轰鸣!

无数人仰面向天,只见天空中一大团浓云,如同被金银线网住一般。

这金银线,只是闪电之光,或粗或细,噼里啪啦响个不停,而云团转动正急,其深处大雷场大雷声大爆炸一般!

但是众人仰望里,却是只闻雷声,只见劫云闪电,却是不见那渡神器法宝天劫之人!

说起来,这只鼎的天劫,本不当如此厉害。

玉玄机关心刘叶经秋,就在半空中观看,离得不远。

玉玄机所修之太上感应大法,这时就比神识外放好用多了神识外放,或许会干扰天劫,或许会干扰刘叶经秋渡神器天劫,但这太上感应大法,使玉玄机能清楚察知刘叶经秋的渡劫状态,却不会有任何干扰!

玉玄机看着看着,不由得大为赞叹起来师父给白秀找的这个弟子,也太妖孽了吧?这不,居然在渡神器天劫之时,吸收天劫雷电化为己用,使自己也突破玄道四阶,跨进玄道五阶了!

其实,玉玄机并不知道,上次在七星荒岛那儿,刘叶经秋帮助探宝六友炼制法宝时,就大量吸收天劫雷电为己用,隐隐有了突破四阶跨进五阶之势,今天突破,正是厚积之下,必然之薄发矣。

刘叶经秋人在劫云之中,已经修炼得成精了只见他安然稳坐,盘着双腿,指掌动摇,或转化劫云,或自护己身。

而缠绕在刘叶经秋身周的,是一道道闪电,如丝网,似衣服,又向刘叶经秋体内消融而去,被五脏诀转化为体内六个金丹所对应之仙家真元。

雷声消失了。劫云消失了。那人稳稳地盘坐于天空中!

下面的参观者们早已经能清楚地看到刘叶经秋了,眼见渡劫成功,都忍不住欢呼叫好起来了。

欢呼叫好之后,众人就见刘叶经秋依然盘坐在天空,不落回场中,自然就觉得奇怪,不免有人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正当这些人奇怪不解之时,玉玄机向众人宣布道

“诸位,炼制大师刘叶经秋刚才在渡神器天劫时自身突破了,修为提升一个境界层级。他这是两劫并渡啊!现在,他正在收功,巩固自身境界修为,请大家稍安毋躁!”

顿时,参观台上的修仙者们都轰动了!

不免就有人询问,这刘叶大师究竟是哪一门哪一派的炼制大师啊?怎么这等妖孽呢?

自然有那离玉元丰与小小等知情人距离近的,就得到了消息刘叶经秋,五行道开天世尊门后起之秀,十大圣元之托钵僧亲自选定来给白秀做徒弟的!

就有人问,白秀是谁?此人好福气啊,得天下之英才做弟子而教育之,上哪儿找这等好事去?

当然,还是由玉元丰等人解释白秀是五行仙翁的弟子,五行仙翁是俺们师祖星主大人玉天王的师兄,那还带掺假的吗?

一时间,刘叶经秋的名头,五行道开天世尊门的名头,极为响亮!

就有一个花了一块极品灵石,换了三张入场券的修仙者,特地找到玉元丰说道“我虽然相当于三张入场券作一场用,但也是值得了!”

玉元丰笑道

“不会亏的!明天,还有好看的呢!我大师兄要为家师引劫,由我叔祖护法,助我师渡劫呢——你可以连看三场哟!”

“有这等好事?”众修仙者听了都惊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