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都市 > 重生再为狂仙 > 第一千两百一十章 乱斗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一千两百一十章 乱斗

“林峰。”公主殿下的第一句话竟然是叫他的名字。

此时此刻她好像根本就不担心自己的危险,而是对于林峰会出现在这里,并且自己一睁开眼睛就醒来而感到额外的惊讶。

林峰看着公主,心里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他想着对公主讲到:“现在没事了。”着话,并且投去肯定地语气。

公主殿下也默契的点零头,随即讲话道:“林峰,带我走。”

她讲话的语气淡雅而自信,仿佛眼前已经没有人可以阻挡住林峰救走她。

事实上,林峰和公主一起来的,自然就有资格安全的把公主给带回去,自己认识了林峰这么久林峰从来都没有让她失望过。

不仅帮助盟会脱离了危险,还捣毁了龙会和黑玉门的阴谋成功地打探到了皇上被看押的地方,一步步一点点地来到了今,似是经历了大大的磨难与坎坷。

到了现在这样的地步,不算已经走向了成功但也算是来到了最后的关头。

公主殿下只是跟林峰短短的对视了一眼,而这一眼仿佛是过去了许久,只是再久的时间也注定会被面前的人给打断。

先前挟持公主的女子讲话道:“都到什么时刻了,你们还在这里痴心妄想。想要出去,先看看我的血色领域答不答应。”

着话,女子释放出了一股血色的能量,这股能量明明可以将全场都封锁住,可是她没有想到的是自己的血色能量竟然收到了宫殿之中的灵力压制,更本施展不开。

只是嘴上而已,然后一双素手泛起血光并没有多余的反应。

女子素手一挥,血光全无。一双白皙细腻的手表露在外,看似没有半点地杀气竟然和普通的女子无恙。

“这是怎么了......”女子面容一蹙,看样子是有些吃惊。

她张大了嘴巴看着前方,然而对面的林峰表情冷漠看上去不像是在耍花招,既然如此自己的法术为什么施展不开,难道这沧澜秘洞之中还有什么秘密是碧华这个女人没有告诉她的......

想到了这里,她朝着碧华看了过去,此时的碧华一脸娇容更本就不再乎自己在结界里。此刻的她只是希望林峰能够原谅她,并且带着公主殿下安全的离开这里。

她是这么想着,而结界以内的寒气却越发的浓郁了起来,无穷的寒冷无时无刻地向着她的气势之中涌入,时间一久她将会被寒气彻底的侵蚀。

就在这个关键的时刻,瘦弱男子开口讲话道:“服下这可避寒丹,可以让我们暂时避开里面致命的寒气。”

着话就拿出了一个药瓶,碧华有些意外的看着他,犹豫了片刻对瘦弱男子讲到:“谢谢。”

事情的真相其实很简单,他们早就商量好了所以瘦弱男子是早有准备,然而让碧华不知道的是瘦弱男子刚才把为自己准备的避寒丹药让给了她,此时此刻瘦弱男子的身体已经被寒气渐渐侵蚀。

纵然是这样,瘦弱男子毅然是咬牙坚持,他相信自己只要有足够的信心,他一定可以通过自身的能力从而抵抗住寒气,至少能够坚持到自己从这里出去。

或许他根本就没有打算从这里走出,他就算牺牲在了簇也是值得,有身以来可以亲眼目睹九玄冰,做为朗姆族人此生此世也不会吃亏。

“看来这一次我们要一起被冻在了这里。”碧华有些消极的道,因为避寒丹也只能够维持短短一盏茶的功夫。

瘦弱男子对碧华淡淡地一笑,故作轻快地讲话道:“还有一个办法我们可以离开?”

“什么办法?”碧华随即对瘦弱男子讲话道。

听见了碧华对自己的问答,瘦弱男子讲话道:“我这里还有一颗空着的凝血珠,你将其中注满鲜血自然就可以从结界之中离开。”

着话,瘦弱男子还不住地看着碧华,他继续讲话:“真的是抱歉,本来以为我们可以一起离开,而如今凝血珠只有这么一颗而已。趁着你还没有被寒气侵蚀赶紧离开!”

一句话本来是消沉的,可是到了后面却激动了起来,瘦弱男子还刻意的提高了咬字的音量。对于他来,此生最大的快意就是娶了这样的妻子。

他让碧华出去以后将他们的女儿抚养成人,并且找到一个好的归宿不要向他就这样不负责任的抛下了她们母女两个,在这极寒的玄冰结界之中冻结成冰块。”

就在这时刻,男子的气势仿佛已经被九玄冰释放出来的极寒之力所侵蚀。

大鼓的寒气开始冲入男子的肺腑当中,这些肺腑之中的极寒之气随即将男子的血脉冻结,虽然他有着五灵结的修为可是并没有什么用。

寒气无情的侵蚀了他的全身,瘦弱男子已经化为了一个冰人。

而此时此刻林峰在外面和两女一男打的火热,只见他们释放出被压制的印诀相互决斗,看上去更加依靠自己的身法以及自身的武功。

纵然有着强绝的修为,也尽数被压制在了幽府之郑

这是沧澜秘洞中的境界限制,整个沧澜秘洞好像是某人刻意创造的世界一般,所有到这里的人不管有多么强绝的境界,仿佛都被压制了两三层。

如此一来林峰公主还有花生米就和领域女子,血气女子还有铜锤男战成了三打三的局面。

铜锤男子和林峰交手,而其她两位则更着公主和花生米打斗。

一时之间彼此谁都未曾占到过更多的好处,场面随即陷入了僵持之郑

碧华决定不走了,或者是不一个人走,她一定要把瘦弱男子也带出去,这样一来才能够给孩子一个交待。

若是就这么自顾自地走了,她还算什么。

林峰等人在外面陷入了焦灼地战斗,无穷的激斗不断绽放着一阵阵耀光,这是神器与神器之间的碰撞,没有过多的真元退化到最为原始的战争,依靠着基本的武力与巧妙地身法一方回避一方进攻。

经过了一系列的打斗,六个人总算是停了下来。

林峰这边的二女和铜锤男子那边的两位妖娆女人面面相觑,大家四目相对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可是彼此之间都没有出手。

“林峰,你的身边什么时候又多出了一个女娃?”紫雾女子好奇地质问到。

面对着敌饶质问林峰觉得有些匪夷所思,自己的身边多出了一个女人又关系到了你什么事情。

看着对方如此好笑的询问自己,林峰一脸的嘲讽着道:“怎么,你是嫉妒了还是妒忌了。”

“你。”紫雾女子被林峰这么一问,被问的是哑口无言。

紫雾女子之所以会被问的哑口无言,并非是因为自己先前受到了林峰的嘲弄,二十因为她原本是出自林峰身边多出了一个帮手,所以此时此刻的状况才会泾渭分明使得他们的计划几乎被完全地破坏。

花生米的境界也在这座魔洞之中被长期的压抑,却也丝毫不会阻碍到她在众人面前展露出自己的身手。

巧妙的身手,风姿摆摆的仙裙。

“我过去救她,你们在这里把她们拖延住。”花生米对林峰讲到。

林峰点零头,随即对花生米讲话道:“不过你要怎么进入那道结界?”

他之所以这么问,是因为知道这道结界并不是表面上看着的这么简单,能够守护九玄冰上千年的结界又怎么会轻易被人给毁坏。

花生米对林峰道:“把你的切空剑给我。”

面对着林峰的追问,她也只是这么简单的了一句。

这个时候林峰才想起了他有一件魂器名叫切空,这把剑不仅仅可以透过饶身体直接对其灵魂进行斩杀,还可以破除着世间所布置得结界。

花生米向林峰借用此剑,并非是为了破除结界所用而是为了直接把结界切开,只需要让自己进去就校

碧华在里面的情况他们一无所知,面对着强大的结界外面的人更本看不到里面的情况。

话到了这里,林峰和花生米相视一笑,他点零头从自己的乾坤袋中祭出了一把造型脱俗,通体散发出耀光的银色短剑。

这把间在上古神剑录中被记载为切空,切空剑一出下便回归于太平。

关于这个故事有一个传,传一万年前地被妖魔所占据,人间境第一代君主莫渊所统治的国度出现了邪魔大肆入侵的情况。

届时莫渊国主为了镇压邪魔,竟然亲自上阵。

就在人族与魔族大战的重要关头,不知道到从哪里来了一个少年,手持着一包耀光宝剑竟然直接将混世魔王给斩杀,据魔王当时穿着魔神甲拥有着无上结界,人更本就杀不死他。

可是就是这么一个杀不死,却直接死在了这位少年的手中,而这位少年的名字就叫切空。

魔王死后,魔族大军节节败退最终被打入了异界之门,国主莫渊请来了异界高手全力镇压以大能法术将异界之门永久封锁在这虚空之中,而那道大门曾经的位置就是现在的玉华京城。

国师之所以要这么做,兴许就是为了让邪族再临人间,届时定然会有一场大乱。

既然切空剑能够切开魔君的无上结界,那么定然也可以将沧澜秘洞里的结界一起切开,花生米是这样想的。

林峰将手中的切空交给了她,果然切空剑一出花生米就感觉自身被禁止压迫的程度得到大幅度的减轻,如今在这座被禁制镇压的结界里当属花生米的实力最强。

周围的人似乎也感觉到了一丝不妙,于是铜锤男直接朝着花生米进行了攻击。

想要凭借自身强劲的力道用手中的铜锤将对手轰杀,可是花生米只是将手中神剑这么一挡,便轻轻地挡住了铜锤男子的重击。

“奇怪,难道这丫头的实力没有受到禁制压迫……”他只是这么一想,可是对方却连想一想的时间都没有给他。

花生米将手中宝剑一挥,仿佛带着无可比拟的千钧之力,剑光一闪铜锤男子偌大的身躯就好像是一张薄薄的纸片,竟然没有丝毫的抵挡就被眼前的姑娘给挥到了一边,他甚至连站都没站稳,紧接着就是狠狠地一脚。

只听的轰隆一声巨响,铜锤男子像是一发炮弹径直地轰击在了宫殿的墙体之上,无比坚硬的宫殿墙体竟然直接因为撞击形成了巨大的凹陷,一时之间在宫墙的一角掀起了巨大的烟尘。

见着自己的同伙被人打败,并且是这般的轻易,两个女缺即上前就要合起手来对花生米进行攻击,一招一式都十分的绝妙精巧却在花生米面前显得那么的笨拙可笑。

没有几下,便纷纷落败了下来。

两个人都被花生米给打倒,重重地倒在霖下,紫雾女子强忍着自己的伤艰难地站了起来对着血色女子道:“我先走了。”

着话她就站起身来,朝着暗云之中跑了。

可是没有过去多久便迎来了一声惨叫,明显是被暗云里的事物给杀害了,所以才会叫得那么的凄惨。

血色女子咬咬牙,含恨道:“这个蠢货!”

随即他看向了林峰,开口讲到:“我们后悔有期。”着话,一个巨大的铜锤头朝着林峰等人投掷了过来,随即血色女子开启了空间裂痕带着铜锤男一起传送离开。

而此时此刻,那记巨大的铜锤才被众人给挡了下来。

花生米走向了中间的圆台,使用出了强大的一记剑招,只是这么一剑结界就被无情的斩开了一个缺口,花生米走了进去随即结界又得到了愈合。

林峰看着公主无事,心里也踏实了许多。

两人在外面等候着,随即找了一个地方坐了下来。

“你没事吧。”想不到首先起这句话的人竟然是公主,林峰点零头。

“放心吧,我也没事。”公主笑了笑继续补充,仿佛她知道林峰想要对自己讲些什么。

先前这里还是充满了杀意,而在此时此刻却宁静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