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悬疑 > 撞鬼电梯 > 第二百一十八章 快来抓我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二百一十八章 快来抓我

是夜,某一个人烟稀少的小镇上,午夜12点,几个游魂在夜间游荡,飘在半空中,神情呆滞的四处转悠似乎是在寻找着什么,事实上也确实是在寻找着什么。

我穿着一身白色的丧服,满脸惨白,为了效果逼真还在眼角嘴边和鼻子处涂了一点血,伸长了脖子到处飘,“应该是没错呀,据师父所说,午夜12点鬼差便会出来抓人,这小镇上阴气这么重,怎么着也得有七八个鬼差出来吧,怎么如今却一个都不见?”

“难不成是看我们阳寿未尽,所以没来?”

冯雪猜测着,她披着长发,还特意将头发往前梳,一身白色的长袍,看样子到和电视里的贞子有几分相似,边说着边向前飘。

她也是灵魂出体,常人自然是如果灵魂出窍这么久便直接死了,不过赵无芳走时给了我们法器镇住了她的肉身不腐不灭,又给了冯雪一只可以凝魂的镯子,这才让她同我们一样能入地狱,并且不会轻易魂飞魄散。

“那也不应该,我们灵魂出体那便算是死人了,即便肉身不灭还有生气,单单看灵魂也是看不出什么的,除非去阎王殿里查询才能查得出。”赵无极从湖里窜出来,青面獠牙,浑身湿漉漉的,全身水肿,像是被泡了许久,他所扮演的便是倒霉的落水鬼。

“那有没有什么办法把他们招出来,我这样吊着累得很呀!”

张正义一直在翻白眼,语气带着万分的委屈,只见它吊在一棵大树上,勾着脖子,眼睛瞪大,舌头伸得老长,一边说话还一边往下滴口水,那模样着实是有些恶心人,我同情的过去拍了拍他的头,“委屈你了,只是估计还得再等一会儿,要是还见不到他们的话,就得想别的办法把他们引出来了。”

我们并未入过地狱,所以不知里面的规则,而地狱也不是什么时候都能够开的,也不是什么鬼魂都会抓进去的,就比如在谢家村遇到的那几个鬼魂,不就没有被抓走吗?

原因无他,只因无天时地利人和,也是因为他们许多并非大恶之人,这才没有被带走。

“我时间可没记错,今日确实是至阴,而且夜半本就来阴气就重,所以鬼差一定会在今天出现,只是没来抓我们,恐怕…...是非得让我们作恶,还能见得到他们了。”

赵无极话音刚落,忽然之间打钟声响起,这小镇格外偏远,带了些以前的气息,例如这半夜的敲钟人的活,就保留了下来,说什么,“三更夜半,小心火烛”。

我们对视一眼,瞬间有了个想法。

那敲钟人正惯例在半夜敲钟,打算敲完这一圈便回家舒舒服服休息,不想前面突然飘出一个白色的鬼冲他撕牙咧嘴。

“啊!”他吓得尖叫两声连连倒退,并未靠着墙壁,却是被一女鬼掐住了脖子,觉得呼吸难受,头昂起,瞪大眼睛一看,一吊死鬼悬在半空之中,冲他阴森的一笑。

敲钟人瞬间就浑身抽搐了起来,眼里带着深深的恐惧,张开嘴连连尖叫,用足了力气想要逃跑,冯雪哪可能真的掐死他,见状便松了手,却不想敲钟人刚抬腿,脚腕就被一只冰凉的手给擒住了。

他低头一看,只见一浑身湿哒哒的水鬼正冒着青烟鬼气,苍白的手抓住他一点点顺着腿部往上爬,

“救…救命!啊!”他白眼一翻,嘴仍然是张大的,身子却已经软了下来,扑通一下倒在了地上。

冯雪收回了对他恐吓的表情,蹲下身子搭在他脖颈的脉搏上,顿了一会儿之后淡声道:“没事,只是晕了,没有大碍。”

我松了口气,双手合十道:“对不住对不住。”

然后在周围望了一圈,“没晕就好,只是好像这样也不顶用,鬼差并没有出现。”

“要不把他拎起来再吓一回?”

“要真把他吓死了怎么办?”

“这倒也是...…”

张正义撇了撇嘴,也是一声叹气,却正在此时,听见几声铃铛声传来,我们精神一振,往那发声处看,却见巷子的尽头,几名穿着与古代衙役服相似服装的男子走了过来,身上冒着浓烈的阴气,胸前还写了一个大大的‘差’字,手上拿着长长的铁链,帽子上还挂着两个铃铛,边走边叮叮的作响。

赵无极眯了眯眼睛,无声对我们说道:“鬼差”这俩字儿,

没有半分的害怕,我们甚至还开始欣喜了,连忙乖乖的站在一排,那几名鬼差走到我们面前冷冷的一望,“逝者已逝,在此作乱,罪无可恕。”

“鬼差大人,我们不是有意的,我们只是死了没事干,这才出来与这小兄弟玩一玩。”

我装作一副狗腿子的模样,准备上前揪一揪那鬼差的衣服假意的劝他放过我,那鬼差果真是不留情面,一甩袖子将我甩到了地上,“事到如今,还不知悔改,来人,将他们抓走。”

然后就特别帅气的一个转身,我心里当然万分的欣喜,只是还要装出一副很不愿意的模样挣扎了几下才被他们烤上,手背在身后比了个‘耶’!

地狱分为上九层和下九层,每一层都不尽相同,生前做了恶事的人会根据情况送往不同的地狱,而正常人则是经过孟婆桥从新投胎,所以每当有鬼魂被抓入地狱,便会先入阎王殿翻账,而阎王殿所处的位置并非九层中的任何一层,而是之上的平层。

这两条路都不能走,否则一入阎王殿就能查出我们阳寿未尽,所以必须想办法找到第一层地狱的入口,一层一层的往下走。

这我们也早有方案,穿过了层层的门,看见了一座大城,鬼差牵着我们往里走,一路上还有许多被锁链扣着根本不服气,还在嚷嚷大叫的鬼魂被其他鬼差扣着,相比之下我们可是安分多了。

正当我考虑需不需要作假大叫几句,挣扎几下时,鬼差停了下来,他稍稍做了一个法,面前便出现了一扇很低调的金属大门,而这门上刻着三个大字,地狱门。

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地狱门呀!

怪不得我翻了那么多书籍都找不到位置,原来是需要鬼差做法,再拿出贴身的令牌,才能让门打开的。

看着鬼差将门打开,我正想开口,那鬼差却是在我身后一推,将我推了进去,站住了脚,我第一时间扶住了在旁边落下的冯雪,然后环顾四周,只见这像是荒郊野岭,白色的雾气浓厚的像是雾霾,正前方,依稀可见一城池丝毫不扭捏做作的立在前头,所有人都落了下来,鬼差依然抓着链子在最前头,冷声道,“跟我走。”

我看了一眼赵无极,他冲我点了点头,然后扬声道:“鬼差大人请等一下,小的还有话想要对您们说。”

来这一路我们理清楚走在最前面那名蓝色衣裳的鬼差应当是领头的,于是这话也是对他说的,那鬼才没想到还真停下来抱住双膝,转过身那副表情就好像知道我们要做什么一样。

想来也是毕竟被鬼差抓走的人这么多,大家也都不是傻的,知道该贿赂贿赂,看这样子这名鬼差被贿赂还不是一回两回了。

这倒是让我们一时间有些拿不定主意,真怕他不收,反而节外生枝,可要不这么干能怎样?既然都已经来了这里,不这么干估计就真的错过最好的时机了。

于是赵无极脸上换上了一副谄媚的笑容,从腰间拿出一个葫芦,夸张道:“这是人间最好的美酒,已存了许多年,放在以前那都是皇上才能喝的东西,如今市场上价格也是极其昂贵,我留在身边一直不舍得喝,如今死了更加是不舍得喝,所以拿来孝敬孝敬您老人家,还望入了城之后能宽宏大量,让我早登极乐。”

这俨然是一副给领导送东西求照顾求上位的模样呀!

我们自然也开始行动,一副你怎么可以喝他的酒,而不让我们送礼的委屈模样。

我连忙从怀里掏出已经准备好的一大叠冥币,“小小心意,不成敬意。”然后便塞进了那鬼差的手中。

鬼差一手拿着酒葫芦,一手拿着冥币,张嘴正想说什么时,冯雪眼疾手快,从怀里掏出了一把镜子,那镜子一看便不是凡品,溺了些许灵气,这是我们在赵无芳留下来的东西里挑挑拣拣出来最不中用的一个,只是虽不中用,但好歹也是个法器,它的能力是可以将恶鬼收进去,类似于锁灵囊一样的东西,只是比锁灵囊更加的坚固,并且还自带惩罚模式,当然我在里头布了阵法,所以这枚铜镜的功能又再多了一个。

“这宝镜是我前些年在一道士手上买下来的,道士极爱这宝器,若非我救了他一命,他也不愿将这东西卖给我,小女子不求什么,只是一见便觉得我们有缘,所以借花献佛将这宝镜送给您了,还希望能与大人交个朋友,以后多多提携。”

这意思就是让进了城中好好照顾一类的话。

张正义也不甘示弱,将自己脖子上临时挂上去的那枚玉佩拿了下来,说道:“这是我家的全家之宝,我自杀时也将它带在身上,若非这宝贝一直护着我的魂魄,我怕是早已魂飞魄散了,如今还请您笑纳,以后还望多多照顾,在下感激不尽,”

“好说好说。”

鬼差眼中已被我们送上来的东西迷了眼睛,笑眯眯的接过张正义的玉佩和冯雪手上的铜镜,还顺手在冯雪那白皙漂亮的手上摸了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