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历史 > 朕要当始皇帝 > 第一百六十三章 说书人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一百六十三章 说书人

听闻尹天雪回来,虞姬特意前去照顾,朱源一个人闲着无聊,决定在外面逛逛。

从天蛟剑中获取的那一点多国运已经被朱源兑换成了积分,考虑到上一次龙且等人的情况,朱源这一次没有用来召唤,而是全部投入到了道具召唤。

行走在大街上,因为有御剑山庄的存在,整座城里几乎没有乞丐存在,不想朱源一路上经过的那些地方,不少农民因为生活不下去,只能拖家带口背井离乡。

这些流民可以说是动乱的根源,若是掌控不好,极有可能被有心人煽动,引起祸事。

好在大明对比早有准备,这些流民统一被送往剑南,朱源听说剑南正在进行大开发,可谓是一日三变,而剑南知府的名字也让朱源有些熟悉,长孙无忌,也就是他那个未过门妻子的哥哥。

“这个世界还真是奇怪,明明已经出现过唐朝,现在却又出现了李渊李世民还有长孙无忌他们,这其中是否存在某些关联?”

朱源心中疑惑,这个大明,他真的是看不清,总觉得有哪里怪怪的,但具体有什么不对朱源又说不出来,仿佛有一层薄雾始终将他笼罩,让他看不清真相。

“话说当今天子,当真是不世出之雄主,不过二八,立东厂,除奸逆监察百官,任贤臣,荡平剑南叛乱,亲御驾,斩蒙古十万雄师……”

路过一间酒店,看到里面人影幢幢,还有传出来的说书声,朱源心中生出一丝好奇,挤了进去。

只见一名满头白发苍苍,手里拿着两尺长的旱烟,穿着蓝布长衫的老者,正端坐在中间。

还有一个想必是他的孙女儿,梳着两条又黑又亮的大辫子,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却比辫子还要黑,还要亮。

不少客人就盯在那大辫子姑娘身上了,辫子姑娘倒也大方得很,一点也不在乎,手里拿着惊堂木,在老人停顿的时候落下去。

“有意思。”

虽然朱承德在众目睽睽之下被天雷击中死亡,但大明一直没有承认朱承德的死讯,透露出来的风声也只说的是失踪,不过这些都被人当做大明皇室为了稳定朝局才这样做。

朱源也是这样想到,现在听到有人说起朱承德,心中也起了兴趣,当即上了二楼,居高临下,听起这名老人说书。

“爷爷,你再说一点皇上的事情吧。”辫子姑娘缠着老者,不依不饶的说道。

一旁的客人不愿意了,开口道:“小姑娘,皇上那是真龙天子,我们这些老百姓怎么能妄论天子?还是说点别的好了。”

其他人也赞同道。

“既然客人都这么说了,那么我就说另一个人吧。”

“大将军龙治你们该知道吧?”

一名富户笑道:“这世上怎么还会有人不知道大将军?”

“那我就给你们说一下大将军吧,前些日子你们知道大将军在做什么吗?”

小姑娘道:“他在做什么啊?”

大将军龙治虽然没有隐藏自己的行踪,但想要知道他的行踪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毕竟大将军龙治这一次巡游天下可是为了清理天下的那些蛀虫,现在听到这个消息,众人心中都生出了一丝好奇。

“前些日子,出现了一个金钱帮,号称金钱落地,人头不保,帮主上官金虹更是兵器榜上有名的高手,此外还有诸多高手都为其笼络到手下,心甘情愿地为其所用。”

小姑娘道:“这么说,这个金钱帮岂不是天下无敌了?”

老者喝了口茶说道:“金钱帮起初隐於江湖,鲜有听闻,却于一夜之间以不世枭雄之姿席卷武林,意图吞并江湖中所有的其它门派,独霸武林,但就在金钱帮将要成功的那一天,他们遇上了一个人。”

小姑娘问出了众人心中共同的疑问:“那是谁?”

“大将军龙治!”

顿时,一片吸气声响起。

就连一直不曾开口的朱源也为金钱帮上官金虹默哀了三秒。

这就好比想要一统全国黑道的黑道帮派刚刚出门就碰到了军方一号大佬,其性质和十里坡剑神一出门撞上拜月,勇士刚出新手村就碰上大魔王一样。

想要当皇帝,现在的大明是他最大的阻碍,朱源自然不介意给大明添堵,若是金钱帮不出事,等其发展壮大起来,肯定能削弱大明的实力,不像现在这样,刚刚起事就被扑灭。

小姑娘继续说道:“大将军能够覆灭金钱帮,那么肯定是大英雄,大英豪了?”

老人摇了摇头道:“大忠似奸,大奸似忠,大将军是好是坏,自有后人评说,我等小民哪有知道评论。”

听到老人的话,原本还有些担心的人顿时放下心来,本来还以为这老头不懂进退,现在看来还是还是知道得失嘛。

“爷爷,你说这天下以后会变成什么样?”

听到小姑娘的话,不少人的心再一次紧绷。

老人手上的旱烟杆在桌面上轻轻一点笑道:“只要天子存在一日,这大明江山便牢不可破。”

不少人赞同的点了点头,朱承德登基的时间虽然短暂,但短短一年时间也给天下带来了巨大变化。

三大党派被打压,帝党崛起,同时清查官吏,扶持工商,短短时间,就给大明带来了活力。

再加上御驾亲征,覆灭蒙古十万大军和蒙古可汗,消息传到大明,不知道树立起多大的威望,若不是朱承德突然“驾崩”,面对如此雄才大略的帝王,没有任何人敢生出反心,就算是朱源心里也不敢说自己能够成功,最大的可能还是自己前往大明外重新建立国家。

“不过,敢这么议论天下大势,这人不是傻瓜就是在钓鱼,那么你是前者还是后者?”

老人耳角微动,再讲述了几个故事,就带着孙女离开了这里,望着这两道身影,朱源放下杯中热茶,消失在原地。

“咳咳。”

一处小巷,老人捂着嘴咳嗽了两声,一旁的小姑娘扶着老人,脸上带着担忧之色。

“莫非是我猜错了?”

直到老人回到家中,朱源才出现在这里,望着大门,眼中闪烁不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