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N次元 > 快穿:请不要作死 > 军阀的心尖宠61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贺远行目光在在场的人身上扫了一圈,掷地有声的嗓音响了起来,他说:“今日我请客,大家听得开心。”

其他人先是怔楞了一瞬间,然后讪讪的笑了起来,他们其实一点都不想捧场,只想赶紧的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但是贺三爷都发话了,他们哪个人敢驳了他的面子。

梵洛眼睛发亮,目光灼灼的盯着贺远行,一点也没有觉得此时的贺远行吓人,只觉得他霸气极了。

他轻轻的抿了抿嘴,在心里给贺远行比了一个大拇指,觉得贺远行就是他身前最坚硬的盾牌,可以保护他一辈子。

贺远行今天马不停蹄的赶回来,此时将事情处理完了,有一些累了,但是他要是现在走了,估计这戏园里的人也就都一溜烟的走了。

贺远行拉着梵洛一起,在中间的一张空桌上坐了下来,他挥了挥手,台上的人便开始继续唱戏。

对于戏园的人来说,他们已经见惯了贺远行对梵洛宠溺的模样,心里对他虽然仍然怀有敬畏之情,但却少了几分的畏意。

梵洛瞥了一眼把他的戏园当成自己家的贺远行,戳了戳他的胳膊,贺远行挑眉看向梵洛。

梵洛眼睛亮晶晶的,嘴角稍稍上扬起一抹细微的小弧度,语气调侃的说:“三爷,你这样借花献佛啊,拿着我的人,请客?”

梵洛哼哼唧唧的,理直气壮极了!

心里竟然有一瞬间升起了一种自己是纵容贺远行肆意妄为的金主大人的模样。

贺远行被梵洛这副傲娇的小模样逗笑了,脸上的严肃神色消失的一干二净,剩下的都是宠溺,他抬手轻轻刮了刮梵洛的鼻尖,笑着问道:“那我能有这个吃软饭的荣幸吗?”

梵洛笑着瞥了贺远行一眼,给了他一个‘你真是荣幸极了’的眼神,笑弯了眉眼。

周围的客人虽然被贺远行给强行留在了戏园里,但是他们哪里还有心思听戏啊,都生怕一个不小心,被贺远行一起给迁罪了。

但是,眼前的这一幕,着实是让他们跌破了眼镜。

听听叱咤风云的贺三爷,刚才说的都是些什么话啊,吃软饭?!!!

不过,这也让他们明白了,知道了梵洛在贺远行心目中的重要程度,三爷只怕是把人给宠到了骨子里,才会这般的纵容吧。

若是放在平时,梵洛在大庭广众之下,或许不会和贺远行如此的笑闹,但是他刚才被江爷差点带走了,虽然有惊无险,但还是心有余悸了一些,此时和贺远行多说会话,那心中的后怕仿佛也渐渐的消散了。

月上中天的时候,戏园才散场,贺远行牵着梵洛,一起出了门坐到车上。

梵洛主动的朝贺远行身边靠了靠,头一歪直接的靠在了他的肩上,抿了抿嘴,说:“三爷,事情都处理完了,你以后是不是就不用这么忙了啊?”

梵洛满怀期待,最近这些时日,贺远行先是忙得脚不沾地,后来又出了意外受伤了,直到今天,才算是彻底的闲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