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现言 > 腹黑萌宝:大牌妈咪不二嫁 > 第542章 番外 之开学的闹剧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542章 番外 之开学的闹剧

每天看着邻居家的朋友穿着校服在司机或者家人的护送下上学、放学的情景发呆,即使是看到有孩子因为什么原因哭闹着、耍赖着说不要去学校的时候家长们苦恼的表情,她也觉得是幸福的。

这才是正常人家该有的生活啊!纵然是烦恼也透着一股甜蜜的生活气息。哪像她的家啊!

她心里的苦闷无处诉,所以在欧笑笑打电话过来的时候大吐苦水。

欧笑笑问她怎么了。她顿时把那天开学发生的闹剧竹筒倒豆的说了出来。

话说开学那天,别的孩子上课的时候都是乖乖坐在下面听课的,诺一呢?只在那下面安安静静坐了不到一分钟,然后就想好奇宝宝一样对上课的老师提出一推稀奇古怪的问题,把老师问得哑口无言不说,还很嚣张的跑到讲台上面去,将自己问得老师哑口无言的问题做了一一解答,那叫一个有理有据。

发展到最后,学生和老师的角『色』转化,他在讲堂上站了一天,而老师们像学生一样坐在下面听课,还老老实实的架着眼镜做笔记。

这样的情景让来接学生的家长看见了是什么样的感想?会不会严重怀疑学校老师的教学水平和师资力量?纵然老师们大喊着受益匪浅,强烈建议把诺一留下来,学校也不敢啊!

所以,很客气、很委婉的像林允儿表示以诺一的水平,该市已经没有任何一家学校能在学术方面教导诺一了。

于是,诺一意犹未尽的回来了,事后他对林允儿说:妈咪,我觉得其实上学也挺有趣的,因为可以给那些老师们上课!

林允儿……

思颜……不说也罢!她那是去上学的啊?她是到学校里深度挖掘美容美发的商业前景的,让女孩子们排着队让她剪头发。这孩子的确有着敏锐的时尚嗅觉没错,可是她毕竟还是一个不到六岁的孩子,脑子里想的东西不一定能通过双手实现出来,结果可想而知,女孩子们养了好几年的头发被剪成后超现实主义风格。

家长们碍于龙家和帝家的势力不敢找罪魁祸首的麻烦,不代表不敢找学校的麻烦。

能在那所贵族学校里上学的孩子,家世即使比不上龙家和帝家,但也不是一般人家,人家不要钱,只要说法。

学校能让孩子们一夜间把头发重新长出来?这当然是不可能的,最后只能向委婉的提出,思颜这孩子留在这所普通的贵族学校里太埋没了,她的时尚触觉应该大力挖掘和培养,还是把她送到国际顶尖的时尚学校去吧。

客气恭维的话说了一大堆,其实意思就是:俺们着庙,容不下这尊发佛啊!

好吧!这俩兄妹回来了。

林允儿只能把希望寄托在香袖和吉米身上,毕竟这俩孩子可比诺一和思颜这双混世魔王乖巧多了。

可是呢?

香袖和吉米很乖,并不代表别的孩子就安分守己。孩子们正都正是多动爱闹的年纪。课堂上,一个爱好恶作剧的男孩把乖宝宝香袖的长辫子绑在了椅子靠背上。

香袖也不是没有察觉到身后同学的动作,可是妈咪说过,上学要听老师的话,要乖,老师不让动的时候就不能『乱』动。所以她就一直这么乖乖巧巧的坐了一堂课的时间。

当老师宣布“下课”,香袖站起身来要去找隔壁班的诺一,刚一动,长辫子被椅背重重一扯,头发剧痛,她就“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耐心等待了大半节课的男孩看到自己的恶作剧成功把前面乖巧可爱的女同学弄哭了,开心兴奋的跳起来,绕着哇哇大哭的香袖拍着巴掌。

“哦哦,笨蛋爱哭鬼哭咯!哦哦,笨蛋爱哭鬼哭咯!”

香袖抽抽搭搭的一手『揉』着眼睛反驳:“我……呜呜……我不是爱哭鬼”,一手想要解开被绑在椅背上的辫子。

“你就是爱哭鬼,你就是爱哭鬼!”男孩不依不饶地逗她,还伸手打掉香袖快要解开辫子的手。“不许解开,你要是解开了,我还给你绑上。”

一听这个,香袖哭得更大声了。“我要告诉老师。”妈咪说了,在学校来遇到什么难题都可以找老师解决。

男孩一定都不怕。“你不但是爱哭鬼,还是个爱打报告的马屁精,什么事都要找老师。你去找啊,去找啊。”男孩做鬼脸。“我才不怕老师呢,我才不怕老师呢!”

边说还边去扯香袖的头发,把她原本绑的漂漂亮亮的长辫子给扯的『乱』七八糟。“去啊去啊,你去告诉老师啊!哈哈哈,笨蛋爱哭鬼!”

看着香袖哭得伤心的样子,他觉得很有趣,特别是那白白嫩嫩的脸蛋,因为哭泣和气恼涨得红苹果般,让他是手指有些痒痒,想要伸手去掐,心里这么想着,手就伸了出去。

可他的手指还没碰到香袖的脸,就被一只斜『插』过来的手半道截住了。

转头看着手的主人,就看到了吉米天使般的脸。

“你干什么?”男孩甩了甩手,没甩开,不由得气愤得大喊。“你个娘娘腔,快放开我!”

吉米的五官精致得堪称完美,身后还有一双天使的翅膀,所以敢出现在学校就被老师和同学们成为天使,吸引了绝大部分人的注意力,这本来就让一向是众人焦点的男孩不爽了,现在看他居然敢来阻止自己,更是气得哇哇大叫。“你在不放开我,我就揍你了!”

男孩和吉米一般高,但身板比吉米长得要壮实些,还有着丰富的打架经验,自认为一拳头就能把看起来斯文纤细的娘娘腔揍趴下,让他痛苦求饶,所以嘴里叫骂得厉害,脸上可一点怕的表情都没有。

吉米听到他的话,只是皱了皱眉头,抓住男孩的手并没有松开,反而伸出另一只手,很轻松的就帮香袖把绑在椅背上的辫子给解开了,拍拍她的肩膀。“去找诺一吧!”

辫子被解开,香袖虽然还在抽泣,但已经不哭了,只是脸上还沾着泪水。

她起身走了几步,又停下来。

吉米见她不走,有些奇怪。“怎么不去?”她不是最喜欢粘着诺一吗?分班的时候没能和诺一分在一个班级,还郁闷了好一会儿。

香袖想了想,摇摇头,盯着吉米握住男孩手腕的手,声开口:“妈咪说,在学校里,不能和同学打架!”

原来她是担心自己把这男孩揍了啊?

吉米笑笑。“放心,我不会打他的。”

当了透明人好一会儿的男孩一听这话,又叫嚣起来。“打我?就你这胳膊腿还想打爷?我一只手就能把你打得满地找牙!”

一向打扁幼儿园无敌手的男孩此时才反应过来,自己的手还被他看不上眼的“娘娘腔”吉米握住,挣了好几下都没有挣开,心里觉得有些不对劲,但也没有多想,索『性』也不挣扎,而是握起拳头朝吉米好看得让他讨厌的脸挥去。

原本只是男孩戏弄香袖的恶作剧,所以旁边围观的同学们只是站在不远处围观,此刻见男孩真的动手了,也都惊呼起来,有些退后着生怕被打倒,有的急急跑去报告老师。

班级教室里也『乱』糟糟闹起来。

男孩原本以为自己挥出去的拳头肯定能把吉米打趴下,眼见余光看着纷纷走避的同学们,脸上『露』出志得意满的笑容。

可是下一刻,他的笑容就在脸上僵住了。

吉米居然轻轻松松抬手就把他的拳头拦了下来。

短暂『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后,他心里的第一反应不是害怕,而是愤怒,恼羞成怒!

“你个娘娘腔,你敢反抗!”

这话出口,吉米『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妈咪说学校里不能打架!”否则这嚣张的混蛋连动手的机会都没有。“所以,我不打你!你不是说我妹妹是爱哭鬼吗?那意思你不是咯!”

他嘴角的笑意扩大。

男孩被他突然冒出来的话给弄懵了,本能的挺了挺胸脯。“爷是男子汉大丈夫,从来不哭!”

“那好!”吉米裂开嘴巴,『露』出雪白牙齿。“希望你能说到做到。”

什么意思?

男孩没有反应过来,就被他拉得踉跄地朝窗口走去,感觉手腕一紧,他整个人就冲出了打开的窗口。

“哇!跳楼了!吉米拉着金天宇跳楼了!”学生们被吓得尖叫起来。

被学生们找来的老师也正好看到这一幕,双脚瞬时间都发软差点跪在地上。

这里可是七楼啊!跳下去还能活命吗?

能在这里上学的可都不是一般人家的孩子,就在她的管辖下出了事,身为班主任,她绝对推托不开责任。她似乎已经能看到自己惨淡得没有丝毫希望的未来了。

跌跌撞撞朝窗口跑去,香袖拉着她的手轻声安慰。“老师不用担心,吉米只是想吓吓那同学而已。”

有这么吓人的吗?老师刚想甩开香袖的手。

就听围在窗边的学生惊呼。“哇哇,好厉害!吉米真的会飞,他真的是天使!”

老师顺着学生们的视线看去,果然看见一个身后展开翅膀的男孩手里拖着另一个男孩在低空滑翔,嘴里还冷冷的说。“你不是从来不哭吗?”

男孩被吓得鼻涕眼泪一起流,哪里还说得出话来。只是一个劲的哭。

注意一看,他的裤裆都湿了,有不明『液』体正朝下滴落。

底下被几个教学主任簇拥着路过的校长大人抹了一把脸。“怎么?下雨了吗?”

就因为这场“雨”,所以乖宝宝香袖和吉米也被劝退了。

欧笑笑在电话里笑得差点岔气。“你家这几个活宝可太有意思了!生活如此精彩,你居然还抱怨?不像我,被帝兰斯管得想坐牢似的。”

林允儿再才想起问她。“你打电话来给我,不是为了聊天吧!”

随着欧笑笑的肚子慢慢凸起,帝兰斯的紧张也在升级,已经发展到限制她打电话的地步了,说是手机有辐『射』。

“当然不是啦。本姐是正式通知你,我要结婚了,婚礼就在本周日,你准备好大红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