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现言 > 霍爷强宠 > 第一百二十一章 我痒。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一百二十一章 我痒。

“你怎么不穿衣服啊!”,叶棉害羞,面红耳赤道,眼神四处瞟,卷翘浓密的睫『毛』不听话地扑闪着,小手卷成拳头,握拳抵在霍霆南有力的胸肌上。

“呵呵。”,霍霆南低下头,嘴角微勾,邪魅一笑,“我们不是要洗澡吗老婆?”,霍霆南故意将目光意味深长地停留在叶棉的胸口处,c城的天气比较凉快,叶棉穿的是一条v领吊带裙外加薄开衫,开衫现在已经成了摆设,早就随着霍霆南的动作滑下叶棉的嫩肩,裙摆也卷到了大腿根部。

“谁要和你一起洗啊,我们分开洗!”叶棉这会儿害羞,没状态欣赏霍霆南的美貌,握成拳的小手毫不留情地向霍霆南的面部攻击而去,遮住霍霆南的丹凤眼,隔绝那双能看透一切的鹰眸。

霍霆南心情正好,不和叶棉计较,这么多年来,除了她叶棉,还就没有人的手可以接触他的脸。

霍霆南没有回复叶棉,凭着感觉抱着叶棉进了浴室,大手一边熟练地解着叶棉身上的不成衣服的衣服,不论叶棉怎么挣扎,他就是无动于衷。霍霆南抱着身无一物的叶棉俩人一起进了浴池,叶棉直接坐在了霍霆南的身上,这姿势,很是暧昧,叶棉的脸红得能滴出血来。

霍霆南伸出一只大掌,还没使劲,就将叶棉的小手从自己的脸上转移到胸肌上,睁开双眸,双眸腻得叶棉不敢直视,含情脉脉道:“你先帮我洗还是我先帮你?”

叶棉不禁吞了吞口水,低声嘟哝道:“不能自己洗嘛...”

“不能!”,霍霆南决绝道,叶棉吓了一跳还以为霍霆南听不到呢,大脑一慌,小手没忍住抓紧了霍霆南。

“嘶!”,霍霆南忍不住吸了口气,叶棉后知后觉,察觉到手中有异样,干笑着,缓缓低下头,“啊!”,叶棉赶紧松开手,好死不死,她刚刚抓住了霍霆南的点点,叶棉捂脸,眼睛透过指缝偷看着霍霆南的脸『色』,她从来没有主动碰过霍霆南身上的敏感器官啊。

“别叫了。”,霍霆南轻声开口,“那么多次了你要学会习惯。”

叶棉一听更是无地自容,小手从脸上移到浴池底,借力推着自己的身子向浴池的另一头移动。

“嘶。”,这一摩擦,又引得霍霆南倒吸一口冷气,“再不乖等下就不留情了。”,霍霆南无奈,只能装生气吓唬她。

还是这招有效,叶棉确实不敢轻举妄动了,霍霆南含笑,挤了些沐浴『乳』在长着老茧的手掌上,『揉』出泡泡,大掌贴上叶棉的脖颈,“我自己洗吧。”,叶棉不习惯这样,很是尴尬。

“我来。”,霍霆南一口回绝,大掌继续往下,连脚趾也不放过,叶棉真想拍自己让自己清醒点,怎么感觉有人帮自己洗澡还挺舒服的呢,都想闭上眼睛好好睡一觉了。

“舒服吗?”,霍霆南温柔地低声道,声音很是磁『性』,让人不由自主地受他蛊『惑』。“嗯。”,叶棉轻哼。

“呵呵。”,霍霆南从鼻孔里发出一声满意的闷笑。

霍霆南洗得也是细致,洗完澡又洗头,每个地方都不放过,叶棉洗头洗澡花了一个半小时,霍霆南光溜溜地直接从浴池里站起来,从柜子上取下刚刚自己给她准备的睡裙和底裤。

“出来吧。”,霍霆南这一句,叶棉惊得瞌睡虫全跑了,“衣服我还是自己穿吧,你太辛苦了,赶紧洗澡吧。”,叶棉扭捏道。

“全身都被我『摸』过了看过了,不差这个。”,霍霆南挑眉,不着一物的健壮的身躯,光脚站在地板上,拿着女『性』睡裙和底裤,看戏般的看着坐在浴池里的叶棉。

叶棉想想也是,一咬牙,一鼓作气,成功从浴池里站起来,细长的双腿迈出,霍霆南这才满意地一笑,替她换上底裤和睡裙,叶棉全程大脑不在线。

“好了。”,霍霆南恶趣味地拍了拍叶棉挺翘有弹『性』的屁股。

“噢噢,那你赶紧洗,我先出去。”,叶棉松了一口气,感觉自己终于解放了,落荒而逃。身后的霍霆南宠溺一笑,站在喷头下开始解决自己。

逃跑成功的叶棉,坐在床角大脑不受控制回想着刚刚的画面,“别想了别想了。”,叶棉赶紧摆摆头,强迫自己淡定,可是效果好像不是很明显。

“诶,桌上怎么有酒?”,叶棉纳闷,“正好,醉了睡觉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叶棉快步走到桌旁,拿着红酒就往嘴里猛灌,霍霆南出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的画面,酒已喝了大半,小脸蛋涨得通红,站都站不太稳,也幸亏霍霆南洗澡得快,不然再晚出来,叶棉怕是醉得不省人事了。

“喝了这么多?”,霍霆南略带斥责,“不知道红酒不能这么喝吗?说你傻你还真是傻。”,霍霆南霸道地将叶棉搂紧怀里,从她手中拿过酒,红『色』『液』体慌张地从叶棉的嘴角流下,视觉冲击,霍霆南毫不意外地薄唇轻柔地贴上叶棉的嘴角,舌头将『液』体『舔』干净,叶棉不受控制的身体有些发抖。

“哎呀~你别亲,我痒。”,叶棉已经微醺,放下一身戒备,同霍霆南撒娇。

霍霆南才不会轻易罢手,看她眼神有些『迷』离,薄唇从嘴角移到了粉唇,温柔地辗转反侧,引得叶棉的嘴里不断溢出轻哼声。

一吻毕,霍霆南牵着叶棉站到窗户前,从叶棉的后背伸手环住瘦小的她,窗外是一望无际的大海,月光下沙滩上还有在嬉戏的小孩和年轻人,晚上的海风很是凉快,霍霆南担心叶棉着凉,就更使劲地将她往怀里搂,两人都没有说话,叶棉眼神飘忽地看着窗外的美景,小脸微扬,细手抬起,好像在数天上的星星有几颗,霍霆南举起手中的酒瓶,将叶棉没喝完的红酒一口一口往嘴里送,美酒美人,海边夜景,清风拂面,霍霆南身心得到极度放松和满足。

沙滩上的人们望过来看到的就是这样的一副景象,男帅女美,年轻的女孩靠在俊美的男人胸口上,闭着眼睛做着美梦,而男人爱抚地『摸』了『摸』她的小脸,将她抱起,轻轻地放在白『色』大床上,盖上薄被。

霍霆南将窗户关小点,拉上窗帘也打算上床休息了,这会儿叶棉的手机正好响起来,霍霆南担心手机铃声吵醒她,拿过手机直接挂断。

“堂姐?叶可儿。”,霍霆南心想,霍霆南嗤笑,“看来这女人很不安分。”

人在a市的叶可儿火气更是大了,这小丫头,翅膀硬了?现在连她的电话也敢挂了!叶可儿心里极度扭曲,恶狠狠的给那个熟悉得没有备注的号码发短信:“两天之内把她解决掉!”

天亮了,叶棉是听着海边的笑声醒来的,头还有些疼,身侧是霍霆南安静的睡颜,叶棉心里一甜,侧躺着看着霍霆南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想要带你去...”,叶棉赶紧侧身从床头桌上拿过手机,一看,是maria姐,接起电话,压低声音,“喂。”,一边说,一边转头看霍霆南还没有醒来,才放心地轻呼了一口气,霍霆南因为生物钟很其实早就醒了,只是舍不得起床,所以一直闭着眼休息,还好是没起床,这才让他有机会感受到叶棉的花痴一面。

“嗯,昨晚喝酒了。”,“好,那我收拾下,你让服装组再过半小时来我房间吧。”,叶棉挂掉电话就要起床,双脚刚落地,背后就传来霍霆南早晨的略带沙哑的嗓音,“穿鞋。”

叶棉一惊,快速回头,“你什么时候醒的?”

“刚醒。”,叶棉一听,这才安心,还好刚刚偷偷欣赏他睡颜没被发现。

“你要起了吗?我待会要工作了,化妆师在半个小时就要来了,今天得拍完所有,所以应该比较忙。”,叶棉刚起,还不是很有活力,轻声细语道。

“好,我待会出去一趟。”,霍霆南一边说,一边『裸』着上半身起床,叶棉这次淡定了许多,应该是习惯了,嘴里却还是嘀咕着“这人真是有暴『露』癖!”

“别以为我听不到。”,霍霆南的声音带着笑意,叶棉感觉自己被嘲笑了,啥也不说了,不忘正事,赶紧去另一个洗手间换洗。

出来时桌上已经摆了早点,服装组的员工也已经进来在客厅了,这下叶棉是没打算吃早餐了,迈着步伐要走向客厅,霍霆南一下子就猜中了叶棉心中所想,面『色』严峻地开口:“过来吃。”,叶棉一愣,差点没反应过来这是霍霆南的声音,而后一想,也是,现在有外人在了,又恢复了高冷的模样了。

“我不吃了,人家都来了,拖着时间不好。”,叶棉生怕被霍霆南抓着喂吃的,一溜小跑到客厅。

“久等了,我可以了。”,叶棉歉意地笑笑,化妆师道:“没事,应该的。”,她们哪里敢说什么,这可是未来的霍太太,惹不起的大人物。

叶棉正打算坐下,霍霆南冰冷的声音就在客厅响起:“听话,吃了在开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