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现言 > 你是我不可名状的欢喜 > 第231章 她是缺爱到什么地步?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231章 她是缺爱到什么地步?

晚上,工作结束之后,秦夜给小丫头发消息,问晚上要不要一起吃饭?

小丫头没有回。

果然生气了吗?秦夜看着一条消息都没有手机页面,深深的叹了口气。

“秦先生,发生什么事情了吗?如果有我可以帮忙的,请尽管说。”身为秦夜的助理,却一直让秦先生给他当司机,苏洛很过意不去,见秦先生皱着眉头,看着手机,一直叹气,主动开口问。

秦夜动作迟缓的无精打采的转头看了一眼苏洛,静默了两分钟之后,而后缓缓的又将头转了过去,目光是死一般的寂静。

什么啊,刚刚,是否定他的意思吧,是认为他帮不上的意思吧?苏洛想着,一下子就变得气鼓鼓的,脸上是不服气的表情,身为男人的自尊在叫嚣着。

“秦先生,您说到底是什么事情,我发誓我绝对能帮上你,如果帮不上您的话,我就……我就继续再给您做三个月的助理。”苏洛咬牙道,眸子都是非做到不可的决心。

“你这是想让我再给你免费做三个月的免费司机吗?”秦夜对苏洛气势汹汹的发言没什么反应,默然的回道。

苏洛一下子就被堵得无话可说,低下头,垂头丧气。

秦夜也不想打击苏洛的,但是这个问题对于他来说都棘手到不知道该怎么做才是最好的选择,更不要刚刚进入社会的苏洛了。

“我们先去吃晚饭吧。”秦夜再次深深的叹了口气,站直身体,转身勉强打起精神上了车,往附近一家前天吃过,感觉还不错的饭店开过去。

一路上,都非常安静,无论是苏洛还是秦先生都一言不发,各自思考着自己的事情。

而另一边,梨白在梨氏府邸吃着孙妈精心烹饪的事物,却味同嚼蜡,脸色看上去很是难看。

“梨儿,你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吗?”梨年看着梨白可以称之为黑成碳的脸,犹豫了半响,最终还是问了出来。

自从那日和梨儿关系亲近之后,梨先生就每天都回梨氏府邸,和梨白共进晚餐,虽然几乎没什么交谈。

“啊,嗯,没什么事情的。”梨白听到声音,猛地抬头看向梨年,黑而亮的眸子有很明显的吃惊,但在看到梨年疑问甚至可以说带着三分关心的神情,梨白眼中的惊讶消失,低垂下眸子,轻轻的摇了摇头,回道,声音很是低沉,情绪低落。

这哪里是没事的样子?梨年皱眉,梨儿还是不愿意和他这个父亲分享心事,他还以为他和梨儿很时亲近了呢。

梨白没有注意到在她说完话之后,梨年些微失落的情绪。

一顿饭就在这种有些奇怪的氛围中结局。

梨白吃完饭这一次没有直接进入书房,而是直接站起身,往外走。

“小姐,您这是要外出吗?让孙叔送你去吧。”孙妈看到梨白往外走,马上迎过去问。

梨白听到声音,停下脚步,转头看向孙妈,轻轻的摇了摇头:“不出去,只是在院子里散散步,消消食,不用跟来,我想一个人。”

梨白说完就直接转过头,往外走,她只是告知孙妈,没有丝毫征寻孙妈意见的意思。

这一幕都收进了梨年的眸中,但梨年也没有开口说什么,只是在目送梨白出了门之后,低头继续吃饭。

出了门之后,梨白和刚刚对孙妈说的不一样,根本不是散步,因为她根本无心欣赏周围的花草树木,她走着走着,就直接跑了起来,而且速度极快,如同在跑800一般。

在跑了很长一段路之后,额头还有脸上都有汗滴下来的时候,梨白停了下来,弯着腰,手撑着膝盖,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心脏,感觉好难受,就像被什么堵住了一样,她知道她为什么这样,但是却不知道如何解决这个问题。

应该说,这个不是她能解决的,问题出在秦先生身上,想要解决的话,只有让秦先生做出改变。

但是一个人的本性怎么可能是那么容易改变的,更何况秦先生已经以那种生存方式生存了二十二年,已经成为习惯,和呼吸一样自然的习惯。

她不认为自己有那么大的魅力,能够让秦先生为她心甘情愿的改变。

这种事情就像是让一个十分爱喝酒的人戒酒,让一个特别爱抽烟的人戒烟一样,十分艰难。

那么该怎么办?秦先生不改变的话,只能她来适应吗?

那种事情,怎么可能做到,如果是不喜欢的人,他有多少绯闻,甚至是有脚踏好几只船又和她有什么关系。

但是啊,就因为是秦先生,是她在乎的人,她才如此在意,她才无法忍受,她才嫉妒的感觉要疯了一样。

情感是这样的吗?没有意识到自己喜欢那个人的时候,那个人做什么事情,自己都可以无波无澜,镇定从容,但是,一旦意识到自己喜欢那个人的时候,一旦承认自己喜欢那个人的时间,感情就像是被打开了水阀的堤坝,瞬间汹涌而至,再也收不住,再也无法做到镇定自若,无动于衷。

总感觉,好可怕,好可怕,就算是当时喜欢荣先生的时候,她都从未体会到这种感觉。

为什么对方是秦先生的时候,她的反应就这么大。

仅仅只是绯闻就感觉自己要疯了,而当时荣先生拒绝她的时候,她只是愣了几分钟,就直接接受了,内心虽然很震惊,很伤心,但完全还可以自控,而现在却是失控的状态。

不是的,也许是她错了。

梨白慢慢的站至身体,走到旁边的椅子上,靠在椅子的后靠背上,仰头看着天空想。

或许真的是她错了,她太容易将喜欢上一个人了,太容易就将人放在心里了。

荣先生那时候,一次救命之恩,她就念了整整十二年。

而现在秦先生的时候,仅仅相处了不到四个月,她就和秦先生签订了非彼此不可的协议。

她是缺爱到什么地步了,怎么见人就直接扑上去了呢?

呵,她果然还是个孩子啊,果然一点都不成熟啊,无论是荣先生的事情还是秦先生的事情,她的反应都太过幼稚,都太不成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