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现言 > 你是我不可名状的欢喜 > 第229章 秦先生你说的每一句我都会当真啊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229章 秦先生你说的每一句我都会当真啊

不是坏人吗?秦夜在心里冷哼了一声,小丫头还是太善良了,怎么就那么简简单单的原谅萧佞了呢?

还是说不知道那天差点就绑架了她的人就是萧佞?

大概是不知道吧,否则怎么可能那么简单的原谅萧佞,他现在可是都清楚的记得当时小丫头冲他跑过来,紧紧的转着的他的衣服,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全身颤抖恐惧的模样。

如果小丫头不知道的话,他还是不要让小丫头知道那件事了,他这样做不是为了萧佞,而是为了小丫头,不想要让小丫头再回想起那天的事情,徒增痛苦。

“好,我知道了,只要他老老实实安安分分的话,我就什么都不会做的。”秦夜叹了一口气,道。

听到秦夜的话,梨白放下心来。

“对了,秦先生,刚刚采访的时候,我被问有没有男朋友,我回答说有,但是没有告诉她具体是谁,这样没问题吧。”梨白询问秦夜,声音带着不易察觉的小心翼翼。

只有秦先生,她不想因为自己给秦先生造成困扰。

哦,那个采访的人员很会抓重点嘛,秦夜挑眉,露出笑容,其实就算小丫头直接说出他,他也不会介意的。

说实话,他更希望小丫头可以那样做,但是也只是希望,因为他知道小丫头是绝对不会做出那种事情的。

还有现在特地向他说明询问确认的事情也是,小丫头明明可以自己做决定,不询问他的意见,但是小丫头问了,这说明,小丫头现在在在意他的感受。

小丫头在乎他,他当然是很高兴的,但是另一方面,他又希望小丫头可以更加的任性一点,在他这里不需要那么懂事,可以更加的随意,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他不想成为捆绑住小丫头的绳索,而只想手中有一根和小丫头相连的线,如同放飞风筝一样看着小丫头自由的成长。

“没问题,做的很好。”秦夜再次开口。

“丫头,你现在在办公室吗?”秦夜主动问,他和小丫头珍贵的电话煲,一直在谈无关的人和无聊的事情,好浪费的,和小丫头的电话煲,在秦夜的想象中,明明应该是你侬我侬的酸酸甜甜的恋爱。

“我好想去见你。”没等梨白回答,秦夜说出了重点,再说这句话的时候,秦夜还特地将手机靠近嘴边,让手机传过去的声音更加的真切,带着他的呼吸声。

什么!梨白在瞬间本能的就将手机拿离了耳边。

耳朵,好痒,刚刚那是……秦先生的呼吸声?

天,感觉比和秦先生面对面的时候,秦先生故意在她耳边说话,还要让人紧张,心跳加速,全身都仿佛都不是自己的了。

秦先生,也太会撩人了吧,和秦先生相比,她就像新手一样。

另一边秦夜听了好久都没有听到回答,露出些许疑惑的神情,开口道:“小丫头,还在吗?”

没有回应。

“小丫头,还在吗?”秦夜第二次询问的时候,有了回应。

“嗯,在。”梨白的声音从手机听筒里传出来,但总感觉和之前听到的声音感觉不太一样了。

“小丫头,你现在不会是在开着扩音吧。”秦夜很快就想到了可能是这个原因,询问。

刚刚那句话对小丫头影响这么大吗?真相在现场看看小丫头的反应,不知道小丫头脸红没有,脸红的话脸红到了什么地步?

“秦先生,你怎么知道?你不会在我办公室装了摄像头吧。”梨白一惊,震惊的问,说完就开始抬头转绕四周找摄像头。

秦夜听到梨白的话,噗嗤一声笑出了出来,他家小丫头怎么就这么蠢萌呢,这么简单的事情只要稍微一猜就能猜到了呀。

“装了哟,而且还装的非常的隐秘,你绝对找不到的那种。”秦先生忍不住逗梨白,脸上全是因为梨白反应太出乎他意料而绽开的笑容。

摄像头,这丫头是怎么想到那方面去的,他又不是什么变态跟踪狂,那种事情怎么可能做呢?秦夜觉得十分好笑的摇了摇头。

“秦先生,您这是犯罪,犯罪你知道吗?”梨白是真的信了,很是认真的说,说的声音还真大,很是铿锵有力,就像是想要让秦夜通过她的话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秦先生,你把摄像头放在那里了,快告诉我,你告诉我,我就放过你,不追究这件事了。”梨白忍着怒气道,太阳穴都在突突的跳。

秦先生怎么会和西瑞尔那种恶劣的家伙做一样的事情,梨白感觉好失落,在她心中,秦先生是绝对不会做这种恶劣事情的人。

她真的很讨厌这样啊,被监视,感觉不被信任,也没有丝毫的隐私和自由可言,感觉她就像是生活在笼子里动物一样,一举一动都被看在眼里,真的好讨厌,好厌恶。

虽然没有隔着手机,无法看到梨白的表情,但是听声音,秦夜就听出了梨白好像不太对劲。

他开玩笑是不是开过头了!秦夜突然意识到。

“没有,小丫头,你的房间没有装摄像头,刚刚那个是玩笑,你现在没事吧,对不起,我太得意忘形了,开玩笑开过了。”秦夜马上道歉,承认错误,耳朵和手机贴上,不放过手机传过来的丁点声音,想要确认一下梨白有没有事。

“真的。”梨白的声音听起来似乎带着哽咽。

“真的,千真万确,以后我保证,却对不再开这种玩笑了。”秦夜急忙说,声音很是迫切。

“不许,以后不许再开这种玩笑了,真的不许了,我真的不喜欢,这种恶劣的玩笑,我会当真的,秦先生你说的每一句我都会当真啊。”梨白听到是假的,紧绷着的神经一下子松懈下来,说出的话,都要带上哭腔了。

她真的好害怕的,被监视什么的,真的很可怕的。

秦夜听到梨白的声音,感觉自己的心脏都被揪紧了,难以呼吸,生疼生疼的,他到底都做了什么,竟然让那孩子哭了。

混账,他简直就是大混蛋嘛,秦夜满脸都是懊悔的神情,抬手狠狠的锤了一下他自己的脑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