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仙侠 > 元始诸天 > 第345章 君臣心迹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

踏!踏!踏!

宽大的门扉徐徐打开,闻渊明不疾不徐的踏入殿中,脚步一如以往的稳健。

进入凌烟阁后,闻渊明神色如常,一身麒麟黑袍,径直俯首叩拜,道:“老臣闻渊明,见过摄政君!”

这时已是入夜,此时的司子期,正襟危坐于君位上,长案上摆放着几摞厚厚的奏本,空旷的殿中唯有几盏宫灯,几粒黄豆大的烛光幽幽跳动。

闻渊明微微抬头,撇了一眼高坐的荀少彧,尤其看着荀少彧举止神态,眸光蓦然一缩。

此时的荀少彧神态像极了文侯,甚至让老太师一度恍如见着文侯一般,其不自觉的气魄神采,令让人心头凛然甚重。

荀少彧伏案翻阅着一卷卷奏本,逐字逐句仔细看着,眉头紧紧的锁住,不时点头亦或摇头,沉闷翻阅着一卷又一卷奏本。身旁笔架上挂着一支朱批玉笔,笔尖一点朱红圆润,在笔架上微微晃动着。

看着闻渊明俯首称臣,荀少彧嘴角上扬一角,正身舒展了一下身子骨,道:“嗯……原来是老太师来了,赐座,”

“诺!”一名内侍步伐轻盈,自殿外一晃而入,手中端着一张太师紫檀椅,简直就如端着一根稻草,每一步都如扎根了一般,将太师椅稳稳放置在左侧。

这名内侍赫然是一位武道入骨的高手,行走坐卧皆是武道神髓。

闻渊明再度叩首,对内侍的武道身法视若无睹,垂头沉声道:“老臣,谢过摄政君,”

罢,闻渊明直接起身,稳稳的坐在太师椅上,腰间珠玉佩环轻声颤响,每一步的踏下,都压得石板微微悲鸣。

此时的荀少彧,固然没有君侯之名,却是摄政吕国朝野,有着一方君侯之实,只等着殷子帝敕一至,就能真正名正言顺。

而且荀少彧武道修为通彻地,仅凭自身实力就能生生打杀三尊武圣人,在武力上超越了历代君侯,仅在荀氏初祖之下。

故此对于荀少彧,闻渊明在礼仪言行上,都与对待昔时的文侯一般无二,在礼数上俨然将荀少彧当作真正的君侯。

“来啊!”荀少彧思量了一下,开口呼唤了一声。

顿时就有几名内侍涌入殿中,一个个形若猛虎,动如狡兔,落入殿中等着荀少彧的命令。

“在,”

只见,这些内侍神容不失刚阳,一个个筋骨粗壮,都是踏入武道极深的人物,每一步都犹若风雷之势,动作间极为的骇人。

荀少彧缓缓道:“百丈之内,禁声!”

“诺,”

内侍们轰然应声,一个个转身踏出门扉,只是三两息时间,就四散了开来。

这些内侍出了凌烟阁,一个个站在门前凌烟阁百丈之外,一双虎目炯炯有神,巡视着周匝。

荀少彧合上手中奏本,将奏本放在一旁,道:“老太师深夜来此,想必是知道了白日时,吾与几位上卿的庭议了?”

本来荀少彧还想试探一下闻渊明,但细细想来又有些索然无味。毕竟身处在他现今的位置上,除非有着人神魔当面,荀少彧话大可直来直去,用不着藏着掖着。

闻渊明面色平静,也不惊讶荀少彧的坦诚,轻声道:“摄政君起用老臣,是对老臣的信任,老臣经历五朝君侯,为吕国沥干百余载心血。如今吕国再度需要老臣,老臣就是披荆斩棘,粉身碎骨又如何!”

这时的闻渊明,已然深谙荀少彧的心思,纵然西北局势必须要用到他,也只有他才能率领十余万大军,在子帝批之前,彻底平定西北大局,维持吕国的基本秩序。

然而,这时候的吕国需要闻渊明,却不代表非他不可。荀太常虽然没有宝药傍身,伤势至今未愈。但荀少彧不惜代价之下,未必不会得手几株宝药。

闻渊明更应该谨言慎行,若是闻渊明在此时居功自傲,哪怕荀少彧看似不在意,但若想要领兵一方,却是再也不可能了。

而西北的动乱时局,无疑是一个难得的机会,一个与荀少彧消除以往心中芥蒂,再度进入吕国中枢的机会。

“粉身碎骨?”荀少彧似笑非笑的看着闻渊明,道:“以老太师的本事,公子则、公子央二人何以为患?”

闻渊明肃声道:“摄政君太过高看老臣了,公愚昭八九宝体不坏不磨,紫霄雷刀霸道刚强,可谓武圣人中的第一流人物,若是只有公愚昭一人,老臣自有把握降伏。只是公子央身后的郑国两大耆老,都是惊动地的大高手,一旦两人联手之下,老臣也未必能全身而退。”

“毕竟,那是三大武圣人啊……而且都是武圣人级数中的棘手人物,想要将其彻底的平定,绝非一时之功可成。”

荀少彧沉默了片刻,幽幽道:“老太师此言……不失枢臣风范,难得!难得啊!”

对于西北的乱局,荀少彧从未看在眼里,看似此时的吕国西北,烽烟四起战乱不休,致使他投鼠忌器不得施为。

其实,他若是能亲自上阵,以他心关圆满的修行,具备一丝人异象之妙,再有闻渊明从旁压阵,轻而易举就能击破公子则、公子央的大军,稳定吕国四方的时局。

只是谁也不是蠢人,郑国、宋国不会坐视公子则、公子央被杀,如此一个削弱吕国的机会,就摆在他们的面前,他们要是再不能把握住,也不会有今时今日的煊赫威势了。

宋国几十万大军兵临青杀口,如下山猛虎强攻青杀口。又有郑国十数万大军火上浇油,驻扎在南关一带,窥伺着吕国大地,随时都有可能南下,饮马三浦大地。

在这般情况下,荀少彧既不能轻动,更不能不动。尤其西北的局势,两国的兵锋锐气,都让荀少彧不得不束手束脚,不能完全的放手一搏,在最短时间内平定西北的动乱。

故此,闻渊明直接开口,问道:“摄政君,让老臣坐镇西北,不知摄政君是想让老臣,几时平定公子则、公子央?”

“几时?”荀少彧毫不犹豫道:“自然是越快越好,他们二人为祸甚巨,本来吾吕国经过蛮人之祸,就已是元气大损,如今又经过这一场闹剧,吾吕国在豫州诸侯,乃至于在下诸侯之中,还有什么大国威严?”

在荀少彧的心中,西北的局势固然重要,却算不得是头等大事。青杀口一带徘徊的二十万宋军,才是真正的心腹大患。

但吕国真正能战的十几万大军,都陷在了西北的战争泥潭中,想要摆脱这个泥潭,就必须将公子则、公子央彻底击溃。如此才能让荀少彧放心的挥师北上,进而兵援青杀口。

闻渊明挼了挼白须,道:“摄政君,西北可不好打,老臣现在可是孤掌难鸣,独木难支。想要顺利的拿下西北,北上与宋、郑会战,可并不容易。”

荀少彧轻声一笑,道:“这当然不容易,可是以老太师之能,难道就真的一点余地都没有?”

“毕竟,老太师出身道门上清宫,是道门一等一的大势力,其源头甚至是道祖一炁化三清之一的上清灵宝大尊,背景可是通聊。”

闻渊明在听到荀少彧提及‘上清宫’时,一点就通透,神容第一次变化,面色阴晴不定,道:“以摄政君的意思?”

“莫非,摄政君是想让老臣,请几位师兄出山辅助,进而打破西北僵局?”老太师惊诧的看着荀少彧,上清宫的势力有多么强大,老太师可是一清二楚。

历代吕国君侯中,不是没有垂涎这一股力量者,但全都让个中复杂的牵扯,给生生的吓退了。

须知,上清宫可不是只付出,不求回报的。内中的干系厉害重大,一旦用了上清宫的力量,成为了佛道争斗的延伸,只怕什么时候死都不知道。

在苦境九州还看不出来什么,有着人王子镇压壤,佛道再大的势力,也能一言定其兴衰。但在九州之外的广袤地,是人神魔、大阿罗汉们称尊作祖。

苦境之外的瑰丽神奇,佛道魔三大源流的彼此争斗,才是主世界真正的一面。

以上清宫的强大势力,若是牵扯上了,根本没有侥幸可言,或许奈何不得壤垂青的殷子,但对付一个诸侯,还是轻而易举的。

正因为如此,哪怕闻渊明是一个直通上清宫门户的捷径,吕国几代的君侯,都没有动过借用上清宫势力的念头。

“没错,老太师出身上清宫,是上清宫在苦境中的寥寥几位行走之一。”荀少彧直言不讳,许诺道:“若是老太师真能请来大地游仙,吾绝不吝惜宝药、神兵赏赐!”

固然其中有利有弊,但作为道门三大先教主之一的道统传承,哪怕只是沾着一丝半点的干系,也足以让寻常的人神魔且敬且畏。

只是荀少彧没有其他的选择,郑、宋二国步步紧逼,吕国自身又内乱难平,除非荀少彧立地成就人,否则这般情况下只能动用盘外眨

荀少彧也不寄期望上清宫,能出几尊人神魔坐镇,他也出不起人神魔这一级数的筹码。只要能引得几位大地游仙帮扶,吕国就能真真正正的喘上一口气。

而只要缓上了一口气,荀少彧就有了证入人之机,肉身不死不坏,具备了全局战略上的意义。

闻渊明面露难色,道:“摄政君既知上清宫,想必也知道借助上清宫势力后的干系,老臣不敢妄言,只是……”

到此处,闻渊明又摇了摇头,似有难言之隐一般,道:“摄政君应该知道,上清宫的力可不好借,老臣虽是上清宫门人,也有好友至交二三人,却不能干涉宗门行事。”

“哈哈哈……”

荀少彧畅然一笑,道:“吾自然不会让上清宗白忙一场,只要能助吾平定吕国,吾愿奉上清宗为国教,可享吾吕国三成气运。”

“摄政君此言当真?”闻渊明再难保持平静,豁然起身道:“此非儿戏事,摄政君切切要考虑清楚了,这可不是事。”

三成的吕国气运,已然可比一个诸侯国的全部气运,对于吕国已经不是伤筋动骨那般简单了。

一国诸侯纵然能掌国之重器,却不见得能掌握一国的所有气运,除了开国君王能掌握八成,其它的后继诸侯至多只能掌握五成,余下的气运由着勋贵大臣们把持,形成一种制衡。

倘若后继诸侯强势,则在五成的基础上,不断的占据份额,打压勋贵大臣们的势力。反之主弱臣强,只要维持住君臣名分,作为国君就能有五成的气运在手。

“三成的气运,摄政君……这可不是儿戏,不能轻易许诺,一旦承诺无法兑现,上清宗人震怒之下,绝对要比共氏之乱造成的损失,还要恐怖百倍千倍。”

看着闻渊明犹自不敢置信的神情,荀少彧不紧不慢,笑道:“为何老太师认为,这就是儿戏之言呢?”

“三层气运虽多,但不如此何以证明吾之心迹?吾不如此何以让上清宗侧目?所谓千金买马骨不外如是,何况吾要买的还不是马骨,而是货真价实的’千里马‘。”

荀少彧抚掌长叹,道:“用三成的国运,扭转吕国的颓势,吾不亏啊!”

先前的佛门罗汉鸠摩罗,就想趁着吕国局势不稳的机会,进入吕国推广佛门的大乘教法,只是被荀少彧一口回绝。

然而此刻,荀少彧却主动将三成国运拱手相让,并心甘情愿的卷入佛道之争的漩涡郑

这除了是时局所迫,不得不引入外援,也是因为上清宗与鸠摩罗二者,完全就不是一个量级,二者的影响力相差悬殊

所谓的大树底下好乘凉,上清宗可是灵宝大尊的道统,哪怕灵宝大尊不重视道统传承,也能让大多数大神通者为之侧目。

而佛门鸠摩罗又是个什么人物,只是佛门二十四诸之一宝光子座下一弟子沙弥罢了。若非有着殷子的帝敕,抬高了鸠摩罗的身价,荀少彧对其看都不会看一眼。

二者摆在一起,荀少彧会作何选择,简直不问可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