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仙侠 > 元始诸天 > 第343章 举荐一人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

五品神兵!

石镜踏入第五品之列的刹那,一股磅礴的气息突然涌动,荀少彧衣衫在气息鼓荡间猎猎作响。

“壤心!”

他清秀的面庞上,带着一抹冷峻刚毅,周身气机压得四周墙壁轰轰作响,作为肉身成圣之境的大高手,自身一道气机就可压塌虚空。

尤其是如今,在石镜晋升第五品之时,溢散开来的地道韵,让荀少彧一颗道心沉浸其郑臻达圆满大成之境的灵神,汲取着石境中的地道韵,终于向前迈出了一步,真正踏入了人之域的关键半步。

就这一半步,不知让多少修行人困顿至死,多少资绝世道豪杰英雄,化为一具具枯骨腐朽。

所谓人之道,微妙精深,物之始终也!

如同一点种子生根发芽,一股生机勃勃自肉身中孕育,直到最后的瓜熟蒂落,得到最后的收获。在荀少彧的眼中,看着整个地都恍若灵动了起来,只见万物生长消亡,无一不是生机演变之象。

荀少彧低声吟诵,道:“无人之体,无人之气,无人之神,却得人之心焉!”

此时的荀少彧,一身气血精元肉身修行,并未有多少精进,但整个人却有焕然一新之福

以人之心观摩地之道,得到的也是人之理、人之妙,具有种种不可思议之妙,是为人自然妙法之道。

一朝勘破壤心,荀少彧自身修为或许并无明显变化,但蝼蚁之身已然具备苍龙之性矣!

铛——

荀少彧一指倏然弹出,指尖迸发一缕力道,打在了静室的铁门上。千斤玄铁门轰然炸响,在刚强指力汇聚如针芒,撞在了玄铁大门上的一刹那。几乎整座静室都在这一指落下时,震成了无数的铁粉,卷着散落的铁屑呼啸汹涌。

“修为肉身并无变化,但吾自身的战力……或许已然超脱了武圣人之道的范畴!”

…………

青杀口,可谓三浦门户,内外汇聚数十万大军,喊杀沸腾震。

大司马南公错亲自率着二十万玄铁精骑,与青杀口驻守大军鏖战,血气刚阳照耀着这一三浦雄关。

二十万玄铁骑兵组成钢铁洪流,一名名身披黑甲的骑兵,胯下战马踏蹄铮铮,大军杀伐锐气滔,震的四方乱颤悲鸣。

战场上血肉四溅横飞,恍若血肉磨盘一般吞噬着生命,致使哭叫哀嚎声此起彼伏。一名名兵甲战卒伏尸血泊。披着护甲的战马悲凉长嘶,一缕缕刀光浮现重重森冷,无数的战靴踏着昔日袍泽的血水,迎着青杀口关隘奋勇冲杀在前。

常云光身着甲胄,腰间配着一柄青钢剑,矗立于青杀口上,目睹着下方惨烈的战况。尤其望着一如钢铁洪流一般的骑兵,他的眸光微微闪动了一下。

“司马大人,司马大人!”

一员先大将大声疾呼而来,其战甲衣袍上满是渗透着的血水。在左右两名甲兵搀扶下,艰难的来到常云光身前。

这一位先大将一身衣甲,几乎都让血水浸泡了一遍。任他先武道的修行,仍是免不得受伤,一大片殷红血迹,在胸前极为的显眼。

看着这位大将,常云光蓦然大怒,厉色道:“大胆,本将让尔等驻守西门,无有军中大令,尔便敢擅离职守?”

如今的常云光今非昔比,自从荀少彧成为摄政君以来,麾下部属皆是委以重职。常云光作为荀少彧心腹重臣,更是直接接替了公愚昭的司马之位,位列吕国六上卿之一,成为吕国权利核心中的一员。

现今又被委以重任驻守青杀口,掌握一地生杀大权,可谓是一方重臣,一举一动莫不威严凛然,双目炯炯犹如一尊雷神睁目,煌煌威势摄人心魄。

然而,这一员先大将毫不畏惧,直视着常云光,神容悲戚之极,哀声道:“大人,西门告急,西门告急啊!!”

“吾西门五千守军,血战五日五夜不眠不休,如今只剩八百老卒驻守,随时都可能被攻破啊!末将请大人三思,再行调拨一千兵甲驻守,只用吾西门八百老卒,着实难挡宋国大军。”

“一千兵甲?”几乎是声声啼血,看着神容悲戚颓废的大将,常云光眉头倏然一挑,神色自若的念叨着。

这些时日以来,不乏有大将负伤前来讨要兵甲辎重,便是比眼前大将更凄惨的,常云光也不是没有见过,但常云光从未松过一次口。

但是常云光自身并非是全无心肝,他也曾动了一些恻隐之心。只是青杀口外的二十万宋军,带给常云光的压力,甚至是带给吕国的压力。都让常云光不能为了所谓的恻隐之念,将吕国大局置之不顾。

现今的时势,已让常云光竭力支撑,若非青杀口险要之极,是一方易守难攻之地,具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任凭宋国大军昼夜攻坚之下,在短期内难以真正破关而入。

正所谓慈不掌兵,吕国战略方向是以’攘外必先安内‘为主,常云光当前驻守青杀口的目的,就是为了掣肘二十万宋军,让宋国大军无法南下。

值此关键时刻,为了维持整个吕国的战略部署,区区千八百甲兵的生死,已然是微不足为道。

常云光沉声道:“摄政君一共就给了吾两万兵甲,让吾驻守青杀口,严备宋国大军侵入。足足两万兵甲,尔等三门就分去了一万五千甲,还有五千甲兵留作后备。”

“这后备的五千甲兵,非危及时刻不得轻用,西门此时尚有八百老卒,还不到危急存亡的时候,用不上后备兵甲。”

常云光不留丝毫情面,让这一员先大将面色愈发惨淡。

这一位先大将字字啼血,哭道:“大人,不能啊,您不能啊……八百老卒已是油尽灯枯,西门将士几近折损殆尽,再无兵甲支援,西门难守啊!!”

常云光面露怒色,道:“难守?难守也要守。东、西、北三门,就你西门难?其它二门是怎么撑的,你就给吾怎么撑下来。”

青杀口有着三门,分别是东、西、北三座门户,每一座门户都有着五千兵甲驻守,足足一万五千大军。

二十万宋军攻伐青杀口,青杀口区区一万五千兵甲,只能勉强强守各自门户。便是再加上五千后备之士,在二十万大军的冲杀攻势下,仍是螳臂当车一般。

因此,如何用好两万甲兵,守住摇摇欲坠的青杀口,就是常云光当前最大的难题。

常云光面色冰冷,道:“擅离职守,本该取尔项上首级,以此警示三军。只是如今正值用人之际,吾最后给你一次机会,给吾把他拉回去。”

两名甲兵默不作声,立即上前数步,拉着这位大将就要退去。

这一员大将挣扎着,悲呼道:“司马大人,司马大人,兄弟们确实扛不住了,确实扛不住了啊!!”

“就是扛不住,吾常云光宁可殉国于此,也不会后退一步。”

常云光面色冰冷,重重的一挥衣甲,看着关隘下涌动的宋甲,手掌按在腰间佩剑剑柄上,眸光流动着丝丝冷意。

…………

掖庭,凌烟阁!

荀少彧一身锦袍,稳稳端坐在君位上,似如羊脂白玉一般的肌肤上,隐约透露着玉质光泽。

自他道心一举踏入人之后,虽然真正的修为依然只是肉身成圣,但举止气度简直就似脱胎换骨了一般,神态当中透露着一丝丝超然之态。

人之道中的体、气、身、心四关,荀少彧只完满了心关,距离人四关完满之境,实现生命本质的最终一跃,还有着不的差距。

“摄政君,如今西北乱局未定,公子则、公子央二人联手,致使吾十万大军,在此牵制之下动弹不得。而郑国、宋国趁此间隙,以大军叩吾青杀口、南两大关隘。”

身为六卿重臣之一,司寇孟子非沉声谏言,道:“青杀口、南两大关隘,固然易守难攻,占据地势地利,但两国近乎四十万大军,吾吕国又要如何能挡?”

要知道,这时候的两大关隘,一共只有不到五万兵卒,吕国的大部分兵甲都囤积在西北,用来剿灭公子则、公子央的势力。

几位上卿一级的重臣,面色俱然凝重,心头不住转动着,沉思着破局之法。

随着荀少彧的登位,公子则、公子央看似大势已去,但二人背后站着的郑国、宋国,反而愈发的咄咄逼人,一度让吕国大军兵锋受挫。

如今吕国大部分的军队,都集中在了西北战场上,荀少彧铲除公子则、公子央之心甚为坚定。奈何当今局势下,十几万大军中没有一位真正值得信重的统帅之才。

荀少彧虽不缺一两个冲锋大将之才,却着实缺少一位能起到一锤定音之效的帅才。

“这青杀口、南的邸报是一份接着一份,战况之紧急、激烈,也是一份更胜一份。”

只是看着其间的军情邸报,荀少彧就知道这一战会是如何的激烈残酷,内中简直混杂着无数血泪。

以五万不到的兵甲,生生扛住四十万大军的攻击力度,足以明战场珊瑚的惨烈程度,又会是怎样的触目惊心。

“摄政君,青杀口、南两地军情吃紧,倒是不妨调用新兵补充。只是西北羁绊了吾吕国太多的力量,否则郑国、宋国焉敢如此咄咄相逼?”司徒荀太庸沉声道。

“西北乱局必须尽快平定,不然吕国国力受损严重,日后豫州还有吕国立足之地乎?”

在荀少彧强力统合众臣之心后,麾下臣僚大夫们已经放弃了求和的念头。然而郑、宋二国趁着吕国内乱之际,可是在吕国身上割了不少的肉。

吕国如今没有实力反攻郑、宋国土,但对于攻打青杀口、南的四十万大军。吕国未必没有胃口一并吃下去,狠狠的出上一口恶气。

只可惜豫州与冀州相距甚远,就是有臣僚奉命帝丘请封,来回一趟也要半年有余。而在这段时日内,没有子帝批的威慑,宋国、郑国的野心空前亦膨胀起来。

“青杀口、南两地必须尽力维持,不让郑国、宋国大军侵入三浦之地。而西北乱局必须有一得力之人,有能力平定西北乱象,再回师三浦与郑、宋的几十万大军计较。”

闻言,荀少彧淡淡道:“以司寇之见,历数举朝上下,可有如疵力之人?”

满朝文武大臣中能担当大任的,可谓是屈指可数,能有二三人就是多的了。只是这二三人中,荀少彧又都有忌惮之处,只能是能用其才,却不能尽用。

孟子非毫不犹豫道:“摄政君,满朝文武大臣中,能有此能力者只有一人尔!”

“只要有此人出山,公子则、公子央必败无疑,西北局势稳定在望,凭此饶威望,

看着孟子非的斩钉截铁,荀少彧目光中露出奇异之色,缓缓道:“司寇就如此看重此人,这可不像司寇的性情。”

“臣只是照实而言,胸怀坦坦荡荡,问心无愧自可。”孟子非肃声道,目光澄净明亮。

荀少彧道:“好一个坦坦荡荡,这话……吾信!”

司寇孟子非其人,自身并无多么高深的法力修行,武道只是稀松平常而已,能跻身一国司寇之职,靠的就是自己的刚正耿直。

这一份耿直,在大臣之中极为的难得,面对其它朝臣,荀少彧或许会计较一番利弊。然而孟子非亲自出口的话,荀少彧就不能不重视几分了。

所以第一印象的重要性,至少决定了一个人话时的五分可信度。

孟子非垂头道:“老臣,谢摄政君赞誉,老臣愧不敢当。”

几位重臣的目光同时投注在孟子非的身上,孟子非沉声:“摄政君,想必您不会忘记,那一位名重四朝的耆老……太师闻渊明!”

仿佛这个名字带着一股威慑,在孟子非出这个名字后,荀少彧的脸色骤然一变,几位重臣也纷纷低头,看着脚下沉默不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