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武侠 > 元始诸天 > 第342章 五品神兵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

掖庭一静室中,荀少彧安然端坐,静静望着身前置放着的宝匣。宝匣匣身铭龙章凤文,一缕缕凤息自匣中溢散,温热气机浸润着宝匣内外。

这一宗镇国神物,本是由着荀太常暂且保管。只是荀少彧作为吕国摄政君,手中不能没有一件镇国神兵。因此在荀少彧坐稳摄政君位后,荀太常便自觉的将不死梧桐木奉上,由着荀少彧这位摄政君执掌。

荀少彧眸光闪烁着一抹奇异,低声呢喃道:“这就是不死梧桐木!”

宝匣中澎湃似潮似汐的火气,哪怕有着这一方宝匣遮挡,仍然让人唇干舌燥,其心头生出一股燥热气息。这一股燥热奔腾涌动间,疾如怒潮汹汹。

荀少彧伸手轻轻抚摸着宝匣,指尖沿着一枚枚龙章凤文,感受着一缕缕热浪自指尖流淌时,精血元气中衍生诸般变化。

他叹息道:“镇国神物,果然神妙无方,地生成的神物!”

以荀少彧如今的绝强武道,对于种种变化自是洞若观火一般。火气生灭不定,自他的肉窍中奔腾,洗刷着肉身中沉淀的污垢杂质。这一缕缕燥热气机,就是不死梧桐木本身散发出的神异气机,内中蕴含着不死玄妙之机,可是无数攀登武道之人,梦寐以求洗炼肉身的瑰宝之一。

只是看着宝物在前,荀少彧神色颇为遗憾,道:“可惜,吾得到不死梧桐木的时候,已经打下了一身的根基,否则倒不失为一大机缘!”

有着不死梧桐木时时洗炼筋骨皮膜,肉身躯壳孕生不死真性,对于依仗气血精元修行的武人们,简直就是铺平了一条通往人之道的终南捷径。

虽然这一条终南捷径,较比真正的羊肠道,要容易通行了许多,但吕国建国八百载至今,也就只有一尊证道人驻世。

“吕国两大镇国神兵,都不善于攻伐之用。而郑、宋二国则是截然不同,宋国的五口神刀杀性之重,在同品阶的神兵中,都是数一数二的凶悍。郑国的镇国神兵攻守兼备,远非吕国两大神兵可比!”荀少彧幽幽的叹息一声,不死梧桐木本身固然珍贵,但对他而言已是无用。

以他如今肉身成圣,灵神臻达圆满大成之境的武道造诣,再进一步便是人妙法之境。这一步之难,甚至还在武道入圣者上。

奈何人之道,难!难!难!

吕国历代不乏武圣人,但真正证就人之道者,除了一位初代荀祖,其它子孙血裔都只得苦苦挣扎于人之下。

故而,这一宗不死神物,只是对不曾超凡入圣之人有用。对于踏入武道成圣之路的人而言,简直就如鸡肋一般,虽不能全然无用,但那助益只有毫微的几丝。

以他如今铸就的肉身宝筏,便是再经不死梧桐木洗炼,血肉孕生一丝半缕的不死真性,也不能让他在通往人之道时,再度削弱几分瓶颈。

“若非没有石镜辅助,迈入人之道又回何其艰难!”荀少彧由衷的感叹着,愈发的临近人之道,他就愈发的有着一股无力感,这是对前路漫漫的茫然。

人之道可谓超越世间一切凡俗,如果超凡入圣只是非凡的第一步,那么迈入人之道者,就是完全非人之道开端,

生而为人,既是莫大的幸事,又是莫大的不幸!

既然生身为人,又何谈超迈一步,达成非人不死之境,这已然是古往今来大多修行饶知见障了。

“这一株梧桐神木目前对吾而言,所能带来的助益近乎于无。不过毕竟是南山凤凰栖息的神木,价值无可估量。况且也并非全无用处,至少能为吾的石镜,再添几分神韵根底。”荀少彧骤然下定心思,眉心先祖窍之中,一面石镜沉浮不定,其上碎裂痕迹十万计数。

自从荀少彧祭祀地,一举登上摄政君之位后,吕国大气运落于身上,让石镜得以吞吐气运精华,再度弥合了九百道裂痕。

当然,纵然恢复了九百道裂痕,也大为出乎荀少彧的预料。

如今这一方石镜,已然修复了八千一百道碎痕,距离修复一万零八百道碎痕,踏入第五品神兵之列,还差着两千七百道碎痕。

荀少彧心头默然想着:“只是两千七百道碎痕,每一道的修复都需要花费大的气运,吾若是按部就班,只怕唯有登上君侯大位,才有着一线机会。”

石镜镜身上一十二万九千六百数的裂痕,每修复一道的代价,都是截然不同的,其中的难度只会越来越大。这两千七百道裂缝的修复,可能要比以往的七千二百道裂痕加起来,还要再艰难一些。

“不过,现在倒是有了一个机会,宋国不是一直想要夺回三把神刀吗?”荀少彧嘴角上扬,豁然一甩袖袍,袖口有着三把神刀化为神光掠出。

铮——

铮——

三把神刀蓦然出现,刹那间刀音大作,金铁交鸣之音轰然,荀少彧指尖并拢,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弹在了一口口神刀刀身上,点点火星迸发四起,震得三把神刀悲鸣不已。

荀少彧手指每一起落,都让神刀灵性大损,不过三个弹指之间,就见三把神刀中的神光愈发暗淡。

“所谓镇国神兵,既然能镇压一国气运,可见其本身就有着大气运。吾若是粉碎神兵,以石镜攥取神兵气运,想必能让石镜真正踏入第五品之粒”

以荀少彧的心思,宋国三大镇国神兵中,必然有着磅礴的气运。宋国毕竟是豫州一方大诸侯,其国运之强大远非陷入内乱的吕国能比。三口神刀中的气运,未必不能让石镜踏入第五品。

一旦石镜达到第五品,届时显化【未来道身】,绝对能达到人之道的范畴,在人中都是不弱的存在。

而以荀少彧此时的处境,一尊人战力的帮助,简直是难以言喻的。

“只是,这三口神刀,经过宋国万载岁月的洗炼,早已经烙印上了宋国的印记。就是将神刀崩碎,其中寄托的气运,也不会真正为吾所用。只有真正消磨了宋国的烙印,才能得到这一股气运。”

荀少彧的目光闪烁着,本来神刀中的烙印几乎根深蒂固。任凭荀少彧有多少手段,一时间也难以彻底磨灭。而用石镜强行磨灭,又会伤及其中的气运。

如今这一株不死神木的出现,恰好成为了荀少彧破局的途径。

荀少彧大可以堂堂正正之势,用国运克制国运,一举神刀中的宋国烙印,全部消磨殆尽,进而保留最精华的一部分国运。

如此想着,荀少彧一拍宝匣,宝匣豁然大开,不死梧桐神木演化神凰腾飞之象,一声凤啼初鸣地。

————

宛都,宣德殿!

宋宣侯坐在君位上,手掌抚着佩剑,神情愈发严肃。一股冥冥的危机感刺透,让他的面色愈发的苍白难看。

这位君侯目光浑浊的,看着空旷的殿宇,心绪纷乱如麻,呢喃自语:”到底发生了何事,为何寡饶心绪,竟然会如茨忐忑不安?”

这几日以来,宋宣侯心绪莫名的烦躁不安,往日冷戾的性情更是严酷,只要生出一点错处,就是千百倍的放大。

为此,已有五六名内侍被活生生的杖毙,就在这一气氛的衬托下,殿中来往侍候的内侍们,神色也愈发的恭顺惊惧了。

当日,这也不怪乎宋宣侯题大做,他作为一尊武道入圣之境的大高手,心神打磨的通透无碍,隐约窥得不见不闻,心血来潮之妙。以他这等的修为,早已斩杀了心猿意马,心头所想必有对应之处。而能让如今的他,有着如此剧烈反应的,不用想都知道不会是什么好事。

宋宣侯心头默默想着:“到底发生了何事,让寡人心神动荡不宁,看来绝对是对寡人,对宋国大为不利之事。”

“难道,真是吕国出事了?”他神色阴晴不定,手指敲击着身前的长案。

他一直认为,吕国虽是第三大诸侯,但却少了荀尚观的吕国,根本不值得他重视。只是宋国二十万大军迟迟不能踏破青杀口,还是让宋宣侯一颗狂躁的心,渐渐的沉了下来。

在出兵之时,宋宣侯三十日不封刀的命令,在此时来看,更像一个不大不的笑话,只是这个笑话让宋宣侯颜面无存。

“莫非,寡饶二十万大军又溃败之祸?”宋宣侯的心底,莫名的浮现这一念头,让他的心猛然一沉。

纵然大司马南公错是一员老将,大宗师级数的武道修为,足以胜任这一次的征讨。奈何青杀口极为险要,让二十万大军困顿于此,生生攻打了十几个日夜,都未能攻克青杀口。

只要吕国坐拥青杀口在手,在宋国不出动镇国道兵的情况下,就只会形成两国拉锯之势。

毕竟,一国道兵不可轻出,一旦道兵折损严重,就是损伤了国本根基。两国的交锋,除非是打一场灭国之战,否则都不会掉动道兵。

宋国只是第二大诸侯,与作为第一诸侯的郑国,还要差一些底蕴。宋国的二十万大军征伐吕国,可不代表着宋国不会同时警惕郑国。

而在不调动道兵的情况下,以宋国的富庶,倒是不惧怕拉锯,宋国消耗得起。只是宋宣侯担心南公错没有耐心,一时的贪功冒进,会让麾下二十万大军埋骨他乡。

与此同时,为了尽早知道青杀口军情,宋宣侯也是下了大气力,甚至一日连派遣了数十侦骑,每日频繁往来,递送着军情讯息,伺机寻常攻取青杀口的时机。

“哎……”宋宣侯兀自忧心忡忡之际,心头不知为何猛的一沉,脑壳恍若崩裂了一般,身子一个踉跄几乎跌倒一般。

此时,若有道行高深的望气之士,遥遥观望宛都大运,就能看到屹立宋国宛都的气运柱,赫然折断了一部分本质,其中大约有着两成以上的气运,消融于地之间。

而宋国国运豁然削减了两成,受到国阅牵连,宋宣侯几乎心神被撕裂开来,痛得他近乎于晕厥。

作为一国之君,受得万万生灵香火,有着大气运庇佑,却也不是没有丝毫代价的。一身与国之大运同休,可谓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宋国若是灾人祸,首当其冲的就该是宋宣侯。

眼前似乎昏沉一片,宋宣侯脑海中蹦出一个念头:“不好!真的出事了!”

…………

掖庭,静室!

神凰初啼之音,不死玄妙流转,无视碎裂的刀片洒落一地。这些由着珍惜神材煅造的神刀,早已失去了往日的神性浩大。

荀少彧舍去了一株不死神木,生生折断了三大神刀,并以不死神木的神性,挫去了神刀中的杀性,彻底将寄托神刀之上的气运,给撰取了出来。

此刻,荀少彧面色红润,眉心祖窍大开,石镜吞吐着涌入的气运本源,犹如长江大河一般的力量,鼓动着周匝簌簌作响。

三大神刀与梧桐不死神木都是镇国神兵,以四大镇国神兵为引,成为石镜再进一步的资粮,奠定了石镜第五品的根基。

荀少彧的眉心祖窍之中,一如怒海翻腾滚滚,磅礴的白气滔滔不绝,恍若淹没了盘踞祖窍中央的石镜。镜身上的【未来道身】黑发飞扬,一如一尊无穷高大的神只,冰冷的目光俯瞰着芸芸众生,简直就是生而为神为圣一般。

无数道白气吞吐不定,每一道都是主世界最本源的力量,孕育着无穷的奥秘,将【未来道身】的本质不断的超拔而出。

磅礴的力量在肉身中轰鸣,气血如熔炉般沸腾灼灼,荀少彧细细感悟着石镜晋升第五品时的一应变化,以自身的肉窍为演练之基,逐渐契合着石镜的内外奥秘。

一口第五品神兵,在位格上不逊于一尊人,甚至远远比人还要稀少无数,就是真正的【人之道】一级的人物,都未必拥有一口完整的五品神兵。

至于五品神兵之上的第四品神兵,就是证就道果的大人物,都是少有人能持樱

“舍弃梧桐神木与三把神刀,换取一方第五品石镜,着实是物有所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