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现言 > 听说陆之汣,爱我很多年 > 第714章 何故染风尘(七十九)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714章 何故染风尘(七十九)

紧接着,身后响起一阵疯狂的快门声。

刚才的记者蜂拥而至。

陈紫染知道,她这一刻的狼狈,全部都被拍了下来。

一切发生得太快,她根本连反应的时间都没用。

等到彻底回过神,她人已经在警车上。

没过多久,车子停了下来。

警察将她带下了车。

进门前,她仰头看了一下警察厅的门牌。

这不是她第一次进jing察局。

文璃这个女人,她果然还是掉以轻心了。

警察将陈紫染带到了审讯室。

因为陈紫染身份特殊,jing察厅也不敢太怠慢,直接指派了分厅长谭申来做陈紫染的审讯工作。

陈紫染安静的坐着,看着坐在自己对面谭申。

“姓名。”

“陈紫染。”

“性别。”

“女。”

“年龄。”

“二十四。”

……

常规的审问问题,陈紫染都清楚,很配合的就做了回答。

谭申抬眸看了陈紫染一眼,心想也不愧是长官夫人,遇事倒是挺冷静的。

“知不知道今为什么带你过来?”

“不知道。”

虽然陈紫染已经猜到了七八分,但太多细节她都不清楚,她认真看着谭申,眼神里也想寻求一个答案。

“陈姐,是这样的,今晚上我们突然接到报案,报案人称有人几个人陌生人忽然出现在他一个多星期前的婚礼上,那些人不仅破坏他的婚礼现场,还动手将他打成了重伤,现在有足够的证据证明就是你在背后故意唆使。”

谭申口中的报案人,很明显就是周承修。

陈紫染抓着自己的膝盖。

周承修的事情是她让阮哲去处理,阮哲最善于处理这种事情,她不相信阮哲会给留下什么把柄。

她看着谭申:“我太清楚谭警官所的事情。”

谭申放下面前的笔录:“周承修这个人陈姐应该不陌生吧?”

“有过一面之缘。”

谭申站起来,走到陈紫染面前。

“虽然周承修已经有未婚妻,但却和风非絮保持着恋人关系,一个多星期以前,你去了中心商业区的一家婚纱店试婚纱,但你不是一个人去的,你故意带着风非絮一起。在那家婚纱店里,周承修有未婚妻的事实被当场戳破,风非絮直接往他身上泼了一杯热咖啡。从婚纱店回来之后,你实在是咽不下这一口气,你一边带着风非絮去了云城,一边又安排人在风城故意破坏周承修的婚礼现场,周承修的婚礼被破坏后,在一家酒吧里,你让人将他打成重伤。陈姐,我得没错吧?”

陈紫染低着头,一言不发,她没想到,他们会将事情了解的如此清楚。

所以文璃就是故意等着看,陈紫染最风光的时候被jing察套上镣铐。

过了一会儿,陈紫染终于抬起头:“所以刚刚那些话,就是谭jing官所谓的证据?”

谭申的眼眸一眯,没想到陈紫染竟然会反应这么快。

“证据自然是有,所以陈姐这是拒不认罪?”

陈紫染听着他的话,心里终于有了几分把握,她淡笑着张口:“刚刚你的话,全部都是你个饶臆测,我为什么要认罪?”

谭申蔑笑:“臆测?殴打周承修的人已经被抓到,他们已经全部招认了指使他们的人。陈姐,我知道你身份特殊,殴打周承修一事到目前为止,尚有回旋的余地,如果闹到对簿公堂,无论对于你还是对于长官都是不利的。”

谭申的这番话,终于起了些作用。

陈紫染眼里闪过一抹异色,因为谭申的话,听起来像是规劝,实际上是威胁。

她轻轻抓着自己的手指,她知道,这将是一场博弈。

而阮哲,是她唯一可以依靠的胜算。

良久。

她在心里深深吸了一口气,终于下了决定。

她抬眸看着谭申。

谭申抱着双臂,对陈紫染的答案,似乎胸有成竹。

“谭jing官。”陈紫染轻声问道。

“你刚刚的抓到的殴打周承修的人,你他们已经全部招认了幕后主使,所以,你还没告诉我,那个幕后主使的人,究竟是谁?”

陈紫染的话,现在不是谭申意料之中的。

“我该提醒你的都提醒过了,奉劝你不要……”

“我问的是幕后主使者是谁!谭Jing官,麻烦你告诉我!”陈紫染厉声打断谭申。

谭申看着陈紫染,胸中忽然就生气一抹怒意。

陈紫染也看着他,丝毫不惧。

最终,谭申先收回了视线,她走回了位置上。

“他们招认的人,确实不是你,但是,陈姐,有些事情只要是做过,就不可能没有留下痕迹。”

陈紫染冷笑,这种狐假虎威的话还真当她是三岁孩子呢。

“如果没有充足的证据,你们最多可以拘留我二十四时。”

谭申看着她,忽然笑了:“看来陈姐是挺有经验的。”

陈紫染挑着眉梢:“谭警官别费力气了,与其跟我周旋,还不如多花精力去审那几个抓到的人,也许时间长了,他们会招认出更多的内幕消息呢?”

谭申收起笑容,轻轻扬了手。

然后审讯室的门被打开。

有另外的jing察走进来给陈紫染解开潦子上的禁锢,然后把她带出了审讯室,关到了拘留室。

拘留室还关这另外三个人,虽然彼此都相互不认识,但是很快就有人认出了陈紫染。

“你是……长官夫人?”一个人声问道。

陈紫染淡笑着了一句:“不是,你认错人了。”

然后兀自走到角落里坐下,闭上眼睛。

那个人一脸狐疑地看着陈紫染,真的是很像,但也没敢再继续问。

时间一分一秒的走过,拘留室外的jing察已经开始换夜班。

陈紫染靠着墙,抱着双臂,她的其实已经饿到一种境界。

-本来就没吃什么饭,原本打算晚宴过后让管家弄点好吃的夜宵,没想到直接就来了jing察厅。

陈紫染睁开眼睛看着墙上的时钟,已经快凌晨一点了,竟然还没有人来救她,她甚至都开始怀疑,风非奕是不是被文璃给暗算了。

不过追根究底,都怪风亦珩这个人太会招惹女人,找什么人不好,非要找文璃这种肚鸡肠的疯女人……

就这样,陈紫染饿着肚子,在jing察厅度过了一整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