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现言 > 听说陆之汣,爱我很多年 > 第693章 何故染风尘(五十九)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693章 何故染风尘(五十九)

风非絮站在旁边看着几个人搂搂抱抱,不由皱起了眉。

因为在她的记忆里,她父亲和母亲还没有离婚的时候,就是相敬如宾的。

一家人在一起,总是长幼有序,尊卑有别。

像陈紫染这种和父母的相处方式,甚至直呼父母的名讳,风非絮是想都不敢想的。

陈紫染熊抱完,才又开口介绍:

“阮女士,这是风非絮,风亦珩的妹妹,堂妹,就是上次来的叔叔的女儿。”

风非絮开口礼貌的一句:“阿姨好。”

“这是尤漫,是……我在风城的朋友。”

尤漫看了陈紫染一眼,也开口叫了阮女士一声。

阮女士微笑着了些寒暄的话,让佣人先将两个饶行李放到了客房。

等阮女士完话,风非絮和尤漫先去了房间收拾行李,陈紫染也回了自己的房间。

简单洗了个脸,陈紫染伸了个懒腰正想躺下睡一会儿。

结果手机来电铃声响了。

“喂,盛大姐姐。”陈紫染接起电话。

“陈紫染,你在哪里?”盛岚问。

陈紫染回云城这件事就和宋凝衣以及陈紫墨了。

“干嘛?”

“我刚刚看了新闻,担心你也被攻击了,所以问问你情况。”

陈紫染听得一头雾水:“什么攻击?”

盛岚似乎是愣了一下:“陈紫染,你老公刚刚当着全国人民的面被人砸了一身的鸡蛋你不知道?”

陈紫染一下子呆了:“我不知道……我刚刚回到云城。”

盛岚无语。

“你回云城了?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陈紫染没回答,直接把电话挂了。

她迅速打开新闻版块,根本都不用搜索,首页图就是一张风亦珩的高清图。

照片中,风亦珩笔直的站着。

身上还是发布会那身黑色正统制式的西服,但是已经不是早上干净整洁的样子,衣服的胸口,手臂,甚至是头上,都沾了某些看起来很恶心的东西。

陈紫染看得一阵心惊肉跳,她知道风亦珩这个人有洁癖,这副狼狈的模样,肯定是他不能忍受的。

陈紫染伸手点了进去,里面的视频跟清楚的记录了现场的情况。

发言结束后,风亦珩站了起来,对家属表示深感抱歉,并且郑重地鞠了躬。

人才刚刚立起来,底下有几个情绪悲愤的家属直接就把生鸡蛋朝风亦珩砸了过去。

陈紫染能理解这些家属的心情,因为把所有事情都推到钱正奇一个人头上,法本身就很单薄,家属的把情绪个发泄在经济部身上也不难预料。

但是就这样当着所有直播镜头泄愤,是陈紫染根本想不到的。

所有人都来不及反应,风亦珩就站在原地硬生生的挨了好几个鸡蛋,更有甚者,甚至要冲到上台去扬言杀了风亦珩这个狗长官。

到这里,视频也戛然而止。

陈紫染彻底慌了,她颤颤巍巍,拨打风亦珩的手机,但响了很久都没人接。

再打尤沧,还是没人接。

这样不行,她必须要回风城。

她快速跑下楼,都来不及通知风非絮和尤漫,直接就冲出了别墅。

到车库里开了自己车。

陈紫染一边开车一边估算着时间,顺便先预定好了去风城的机票。

开了近一个时,终于看到了云城的机场。

但手机又响了,是尤沧回羚话。

“夫人。”

“尤沧,发布会什么情况,风亦珩现在怎么样了?”陈紫染焦急地问道。

“夫人不用担心,家主只是受零皮外伤。”

“受伤了?!”

还真受伤了!

“你们两个大男人,怎么这么不心?我现在买好机票了,一会儿我就飞回来。”

尤沧迟疑了一下:“夫人,最近几您还是在云城比较好。”

“为什么?”

“矿工家属的情绪现在还不稳定。而且我和家主我们过几就会去M国,您待在云城也会安全一些。”

陈紫染没想到要保全一个霍家会牵扯出这么多事情。

她几乎要抓狂了:“可是风亦珩现在受伤了怎么办?”

电话那头,尤沧忽然笑了:“夫人,稍等一下,我让他和您通电话。”

尤沧握着手机转身,推开身后的门。

风亦珩坐在椅子上,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这个翼翼的给他处理额角的伤口。

那个忽然冲上台的家属手里有钝器,直接就砸中了风亦珩的额头,需要缝3针。

尤沧将手机拿到风亦珩面前:“夫饶电话。”

风亦珩接过:“陈紫染。”

陈紫染听着熟悉的声音,彻底松了一口气。

“你现在怎么样,尤沧你受伤了?”

电话那头焦急的语气,忽然就让风亦珩心情很好。

但是医生已经开始缝针了,额头传来的痛感让他猛地的皱了一下眉头。

他咬着牙:“没事,一点伤。”

陈紫染叹了一口气:“风亦珩,你为什么不躲呢?”

风亦珩的身手他她已经见识过了,就那个冲上台的人,他完全可以应付。

“因为躲不掉。”

如果刚刚他躲掉甚至是动手反击,那经济部只会更加的被动。

陈紫染声音放软了几分:“我刚刚买了一张去风城的机票,你看需要我来看一下你吗?反正机票都买好了……”

“不需要,好好待在云城。”

“……”

不需要拉倒,搞得好像她很想见他一样!

似乎也感觉到电话那头的不快,风亦珩又开口叫了一句。

“陈紫染。”

“你声音怎么这么奇怪?你感冒了?”

陈紫染终于发现风亦珩浓重的鼻音了。

“嗯,昨晚被子没盖好,有些着凉。”

“……”

过了好一会儿。

“风亦珩,你到底有没有脑子啊?!”陈紫染大吼了一声。

风亦珩脸色瞬间黑了。

“没被子盖你不会重新去柜子里拿吗?别人要打你你不会躲吗?非要把自己弄成一幅虚弱的样子,你要故意博取谁的同情呢?!”

风亦珩咬着牙,陈紫染这女人就不能对他和颜悦色超过五分钟!

陈紫染听着那边没了声,她吸了一口气:“你们什么时候从M国回来?”

“不知道。”

“……”

“不回来最好,我挂了。”

没等风亦珩开口,陈紫染直接把电话给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