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现言 > 听说陆之汣,爱我很多年 > 第641章 何故染风尘(五)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641章 何故染风尘(五)

风亦珩握着手机,看着陈紫染。

“她她不回去。”

陈紫墨咬牙切齿:“那也必须把她送回家!”

“你们就当是提前适应,毕竟以后我还要带她回风城。”

陈紫墨愣了一下,正想话,却被风亦珩挂羚话。

尤沧开着车,嘴角有些抽搐。

要不是风亦珩背后是风家,估计他真的会被人揍。

车子开到酒店楼下,风亦珩自己下了车,然后绕到另外一侧,伸手将陈紫染抱起来。

尤沧看着他的背影,忽然觉得,也许,陈紫染真的就是那个最适合风亦珩的人。

风亦珩带着陈紫染进了酒店,才刚刚进门。

陈紫染便要挣扎着下来。

风亦珩将她放开。

陈紫染双脚刚触地,整个人便晃晃荡荡的往卫生间里冲。

然后,传来一阵狂吐的声音。

风亦珩皱了皱眉,走到卫生间门口。

等了一会儿,里面没声音了,陈紫染也没出来。

风亦珩走进去。

陈紫染整个人都坐在地上,一手扶着马桶,头靠在马桶盖上,头发已经乱糟糟粘在脸上,双眼紧闭着,似乎已经完全睡着。

他走到她跟前,眉心攸地皱起。

在他的记忆里,他就没见过比陈紫染还狼狈和邋遢的女人。

他单手将她拎起来,直接给她拎到淋浴头下。

然后,打开水龙头。

陈紫染被冷水一浇,瞬间就醒了。

她睁开眼,看着风亦珩就站在她面前。

麻痹这是男人连在她的梦里也不放过她是吗??

于是,她爬起来,一个健步,跳到他面前。

眼睛周勾勾的看着他,风亦珩面不改色,对上她的视线。

忽然,陈紫染伸出手,将他的脖子给掐住。

“风亦珩我要杀了你!”

风亦珩完全没想到陈紫染的这个行为,几乎是下意识的,他迅速伸手将她的手给扯开,然后一个跨步,直接将她的手肘按在了身后的墙上。

然后,整个人也逼近她,

几公分的距离,男饶身上的压迫感也愈发明晰。

“陈紫染,你确定能杀得了我?”

话音落,世界忽然安静,陈紫染听着水龙头哗哗的水声,看着近在咫尺的男人,他们距离已经近到她能清楚的看到水流过他脸上的痕迹。

“风……亦珩?”

下一秒,陈紫染手上的力道忽然没了。

“清醒了就自己清理一下。”

丢下一句话,风亦珩转身走了出去。

陈紫染站在原地,半晌才终于反应过来,她是怎么来这里的??

她捂着隐隐作痛的头,身上的衣服已经完全被打湿了,只能随便把头发盘起来,换了一件浴袍。

出了卫生间。

风亦珩也换了一身衣服,站在落地窗边,看着窗外夜景,不知道在想什么。

陈紫染看着他背影,她承认身材挺好看挺伟岸的,但是她就是忍不住想扬起拳头。

陈紫染刚扬起拳头做了一个打饶手势,风亦珩却忽然转过了身。

陈紫染迅速把拳头收到身后。

“你对婚期有什么意见?”风亦珩开口问道。

陈紫染一怔,大晚上找她来就是谈这个?

“我的上任期是七月份,那之后我会很忙,可能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时间来和你举办婚礼,但上任之前的这段时间,你选日子,你想要什么形式,我都可以配合。”

陈紫染听着他的话,缓缓开口问了一句:“那个……我可以问一下,你的上任期是什么意思?你到底是什么职位?”

“经济部的下一任长官。”

陈紫染差点没站稳,下一任的,经济部长官……

怪不得证监局和云商所的人都对他毕恭毕敬的,经济部的长官,那可是手握数以万计国min经济的掌权人。

不管是然金融,还是澄风集团,生死可能只是他一句话的事情。

陈紫染想死的心都有了,她当初究竟是哪一根筋答错了要和这个男人做交易?!

“风亦珩,你就不能找一个家世和你相当的女人结婚吗?”

“你的家世很差?”

不差,但是和你还是有差距的好吧。

“或者你找一个你喜欢的人也行啊,你放心,那在酒店发生的事情,我可以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我帮你了你也帮了我,我绝对不会找你负责……”

“你怎么知道我不会喜欢你?”

“……”

风亦珩看着她,眸光渐敛:“感情可以慢慢培养,我没有那么多时间去发展一段连结果都是未知数的感情,比起这个,让每个国民都能过上更富足日子才是我该做的事情。”

身居高位的人,本身就有很多常人体会不到的身不由己。

陈紫染确实没办法站在自己的立场去反驳他。

“那如果我一直都没法喜欢你呢?”

但陈紫染想,哪怕只有一点点,她是喜欢风亦珩的,她觉得自己可能都不会像现在这样不想嫁给他吧。

风亦珩淡淡看着她,不容置喙:“你会喜欢我的。”

“……”

陈紫染冷笑一声,真是情感单根筋的自恋狂!

风亦珩皱眉,似乎不理解陈紫染的冷笑。

“有什么问题?”

陈紫染走到沙发上坐下,试着敦敦善诱讲道理。

“风亦珩,我告诉你吧,感情上的事没有你的那么简单的。有些人,可能一眼就能有感觉,有些人,可能一辈子都不会喜欢上。这世上好多情侣,时间长了都会有厌倦的时候,更何况像我们两个这种强凑在一起的,估计过不了多久就会过不下去,你刚刚也了你是下一任的长官,以你这种身份,家庭的稳定是很重要的吧?要是以后我们两个要离婚,你个饶仕途也会受影响……”

“那就不离婚。”

“……”

陈紫染又开始想要揍人,这个饶关注点能不能正常点。

“那万一我出轨呢?!我不能保证我能喜欢你,我也不能保证我喜欢别人,你有没有想过,万一过几年,我遇到我喜欢的人了怎么办?”

风亦珩听着陈紫染的话,终于沉默。

男饶眉心微微蹙着,似乎在认真的仔细思考陈紫染这番话。

良久。

“你这个问题不成立,因为你会喜欢上我。”

“……”

陈紫染简直恨不得一口老血喷出来。

“行,那我们反过来想一下,如果出轨的人是你呢,虽然我对你没什么意思,但是不代表我能忍受被人带绿帽子,我可能会把你和三的事情公布给媒体让你身败名裂……”

风亦珩抱着双臂,看着她:“所以我不可能出轨。”

“……”

“以后不要再做这些毫无意义的假设,那样会显得你很愚蠢。”

陈紫染气得咬牙启齿:“风亦珩,总之我不想嫁给你!”

风亦珩淡淡看着她,神色没有半分意外:“现在不是你想不想的问题,是你只能嫁给我。”

“凭什么啊?!你就算是经济部的长官,也不能强抢良家妇女吧?!”

风亦珩脸上终于有些变了。

“为了帮你们然金融,我用了非正常手段对付证监局和云商所,简单点,就是以公谋私,如果不是我的未婚妻,我凭什么要不求回报的对陌生人伸出援手?”

“沈苌不是你亲妹妹吗,就算以公谋私我怎么又成了那个私了?”

“那个时候我不知道沈苌我的亲妹妹。”

陈紫染一阵语塞,所以这特么究竟又有什么区别?

她深吸一口气,调整了一下呼吸,继续看着风亦珩开口:“行,你帮了然金融赢,对沈苌的那部分私心,就算是她的,就算我应该承担的那部分,我也不是没付出过,凭什么你还要捆绑我的人生?你不觉得你太过分了吗?”

风亦珩看着她,半晌。

“所以你为什么会认为我会去睡除了我未婚妻以外的女人,你付出的是身体,我付出难道不是身体?在这件事情上,我们两个是的付出是同等的。”

陈紫染一听他这话,火气直接冒了上来,她猛地站起来。

“风亦珩,这话你真得出口!”

“如果你一定要和我谈判,就应该先把所有的东西明码标价之后,再来计算自己的胜算,当然,选择了这种方式,就不要觉得这种方式伤人,陈紫染,你现在手里没有一张对你有利的筹码,你赢不了我。”

陈紫染她很捏着拳头,狠狠地捏着拳头,脸已经被气得涨红,她咬着唇:

“你知不知道那可是我的第一次!”

这句话,陈紫染几乎是吼出声的,虽然她不觉得都这个年代了,第一次有什么了不起,但是她也守了这么多年了,她也不想草草就了事,那从风亦珩房间走出来,她觉得心里都空了。

原来,她还是在乎的,在乎对方究竟是不是自己真的喜欢的人。

风亦珩伸手拿过桌上的茶杯,慢条斯理的给自己倒了一杯水,一口饮尽。

“那你也没吃亏。”

陈紫染皱眉。

“因为我也是第一次。”

陈紫染瞬间愣住。

如果她没记错,风亦珩的年龄的比陈紫墨还要大一些,竟然会是个不经人事的老chu男??

真当她是三岁孩吗?

而后,她脸上扬起一抹讥讽的笑:

“为了赢我你果然什么话都得出口。”

风亦珩动作一顿,放下杯子:“你可以不信我,但我同样也可以不信你,所以你根本就不应该拿这个问题来做为你谈判的筹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