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现言 > 听说陆之汣,爱我很多年 > 第597章 我没退路了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沈苌头被撞得头晕眼花。

才刚伸手抓住车门顶部的把手,许卿晖却踩了急刹车,猛打方向盘顺势就拐进了路旁的一个岔道。

路口的指示牌,显示这是去山上的路。

一开进岔道,路边也变得颠簸起来。

要不是早上起来还没来得及吃东西,沈苌这会儿已经要被颠得吐饭。

“许卿晖,你没退路了,赶紧停车!”沈苌硬撑着大吼道。

许卿晖目视着前方,速度依旧不减。

“沈苌,从你勾结风亦珩把远通拖下台的那一刻起,我就已经没有退路了。”

“在你父亲勾结赵涵和沈燃诬陷丁院长,让许建由逍遥法外,让三十一个孩子一辈子活在阴影里的那一刻,我也没了退路。”

许卿晖没再接话,继续一直朝前开,沈苌坐在后座,看着车子越爬越高。

一直到,再也看不到前面的路。

沈苌面色大变,忽然狂吼道:“许卿晖,前面悬崖,你TM快给我停下!”

许卿晖嘴角露出一抹笑:“也好,有你陪着我,一点都不孤单了。”

沈苌眼里终于露出了惊恐,她看着路的尽头离自己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千钧一发的时刻,沈苌脑子其实是一片空白的。

她本能的闭上了眼睛。

“吱——”

凝固的空气中,传来一声刹车片与车轮剧烈摩擦的刺耳声响。

在最后一刻,车子停在悬崖边。

沈苌惊魂未定的睁开眼,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整个人又被大力拉扯出了车外。

许卿晖将沈苌挟制着,站到悬崖旁边。

后面跟上来的几辆车也终于停下来。

而后,为首的那辆车的后座,迈出一只男人修长的腿。

沈苌睁着眼睛,看着车上下来人。

竟然是……风亦珩。

两方对立而战,风亦珩也没再上前一步,就那样静静地看着许两个人,他表情冷峻,丝毫没有慌乱,似乎在等许卿晖提条件。

“呵呵——”许卿晖忽然轻笑了一声。

“沈苌,你现在一定很失望吧,你最想要见到的人,竟然没有来。”

沈苌压着心里难受,冷静地开口道:“许卿晖,你根本不想杀我,对吗?”

他绑架了她整整三,真想要杀她,就不会等在现在。

许卿晖身体微顿,然后看着风亦珩,缓缓地开口:“我要你停止对远通的打压,给远通一次可以翻身的机会。”

“我答应你。”风亦珩开口道。

就像打压远通一样,风亦珩作为风家下一任的掌权人,保住区区一个远通,也很容易。

对于许卿晖的要求,沈苌反而诧异。

他以为许卿晖提的要求,应该是放过许建中诸如此类,却没想到,却是保住远通。

得到了风亦珩的答复,许卿晖面色终于放松一点,他忽然低头,靠在沈苌耳边,低声道:“沈苌,月对你们所做的一切,如果我来替她承担的话,你能不能放过她,让她像一个正常人一样活下去,哪怕一辈子都不再回来?”

“许建由在哪里?”

许卿晖哂笑,沈苌这个人女人,无论在什么时候,从来都不会忘记自己的目的。

到这个时候,还不忘了跟他谈条件。

许卿晖继续轻声开口:“你知不道,你毁了远通,其实也等于毁了我。”

沈苌听着他这话,不知道为什么忽然觉得头皮一阵发麻。

“许卿晖,风亦珩已经答应你了,不追究远通,你觉得还不够吗?”

“输的不是远通,输的是我。”

所有人都,远通能源到今,全部都是他的父亲许建中的原因,他只是站在他父亲的肩膀上,才得到了今的一牵

许建中一开始为自己的选定的继承人,其实是他的妹妹许卿月,他从出生开始,就资质平平,他并不是那个受父亲宠爱的孩子,在他还的时候,甚至连家长会,许建中都不愿意出席。

因为许建中根本不接受自己的儿子,成绩糟糕到跟不上同班教学的进度,他的家长会,从来只让许建中觉得丢脸。

如果不是那一年他的母亲突然去世,现在的远通,根本就不是他的。

所以,他接手远通之后,不惜一切代价的证明自己,几年前的庆安资本,他赢了,他让远通站在了行业的最前沿。

他以为他终于证明了自己。

可是,还是有人他依靠的是许建中的人脉关系才赢得的一牵

他许卿晖,也许真的是缺少赋的那一类人,但是在证明自己的道路上,他从未停歇过。

学习不好,他就挑灯夜读到半夜。

工作不懂,他就连续加班全年无休。

他这样的努力,不过只是想换一句那些饶认可。

他不想再听那些人,如果没有你爸,你根本什么都不是。

他不想再听到那个人,月才是最适合的那个人。

然金融还只是一个公司的时候,便引起了他的注意。

第一次和沈苌见面的时候,她那副不可一世的更是激起了他的胜负心。

他没想到自己要对付然金融之后,许建中竟然无比的认可。

所以他史无前例,斗志昂扬,甚至把博弈的筹码加到最大。

这是他要证明自己的一场战役,也是彻底让沈苌这个女人臣服的战役。

可是最后,他输了。

无数次,他以为他已经走出那条又暗又冷的通道,但是现在,那扇大门彻底被关上了。

他的决策失误,全部都化作了那些饶唾弃。

最后一次股东大会,那些人骂他,许卿晖,你就是个扶不起的阿斗!

“沈苌,你知道,我为什么,不替我的父亲求情吗?”

许卿晖一字一句,带着噬骨的恨意:“因为我的母亲,是被他亲手杀死的!”

沈苌瞬间屏住呼吸。

“我的母亲,是个善良的女人,当年她无意中知道了所有关于FL院的真相,她不能容忍我的父亲为了远通做出慈荒唐的事情,两个人为此争吵数次,终于有一次,我的父亲为了防止她告发,亲手将她从家里的楼梯上推下……而月,亲眼目睹了这一切,为了替父亲掩盖罪行,她甚至辞退了家里所有佣人,但是,自己的父亲是杀母凶手这件事给她造成了巨大的心理阴影,她在这种恐惧和纠结中过了十几年,心理状态早就不比常人。否则,你以为在这么短时间内,你们真的可以把一个大活人送进精神病院……”

所以许卿月,拒绝了远通的继承人,因为远通,就是一个,沾了他们母亲鲜血的产物。

而他,却一直毫无所知,像个傻子一样,把自己的所有,全部赌上。

沈苌听着许卿晖的话,不震惊是不可能的,许家和沈家一样,全部都是权力和利益的牺牲品。

“许卿晖,我同情你们的遭遇,但是我不会理解,因为这么多年,就算是我再恨,我也不会想用非法和极赌手段来对付你们,我要赢,也要赢的正大光明,许卿月遭遇的一切,不是她内心恶毒的借口,生而为人,如果连最起码的道德,最基本的善良都做不到,那她也不配得到任何饶原谅。”

许卿晖笑了一下,他真的很讨厌沈苌,她傲气、无赖、不要脸还总能些让人没办法反驳的道理。

“沈苌,这三,是我这三年来,最开心的时间。”

然后,下一秒,他放开了沈苌。

迅速转身重新走进车里。

沈苌立刻反应过来,伸手将要关上的车门拦住,她顾不上手上的疼痛:“许建由到底在哪里!”

许卿晖看着她的手,他沉默,抬眼,最终还是没能出最想出的那句话。

“他死了,在你逃出FL院的那晚上就被人杀了,被我父亲,就近掩埋。”

沈苌愣了一秒,还想再追问。

却被走上前的于傲,迅速扯离了车边。

同一时间,许卿晖在后面的人赶上来之前,迅速的启动车子,脚踩油门。

“轰——”的一声。

车子冲下悬崖。

沈苌看着这一幕,她没想到,许卿晖竟然会以这种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

就单单只是跟风亦珩开出一个不痛不痒的条件。

她呆呆站在原地,看着那辆车掉进了山下那条黑色的河流里,然后迅速没入。

“夫人,您没事吧?”于傲开口了一句。

沈苌回过神来,转头看着于傲:“我没事。”

完,沈苌转身。

才走两步,腿发软到几乎要栽倒在地,于傲迅速伸手将她扶住。

“夫人!”

沈苌转头看着他:“于傲,这次你是不是又要被陆之汣罚了?”

于傲垂眸:“您被绑走的那,我和家主在M国。”

所以,陆之汣走的时候,是把于傲一起带走聊,但是却没和于傲一起回来。

沈苌点了头,抬步走到风亦珩面前。

“你和我什么关系?”

风亦珩挑眉,还真够直接。

这性格多半不知道像谁,多半是被陈紫染这女人给传染的。

“兄妹。”

虽然有点准备,沈苌心里还是抽抽。

“同父同母?”

风亦珩看着她:“同父异母。”

“你长得像你母亲?”

“像父亲。”

她承认她有点嫉妒,为什么她没遗传到优良基因。

“我叫什么?”

“风非翎。”

沈苌想了一下:“我没印象。”

“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