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现言 > 听说陆之汣,爱我很多年 > 第514章 觉得太残忍?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沈苌碰了一鼻子灰,又只能抱着肚子坐了回了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沈苌都差点靠着墙上睡了过去。

“当当——”

jing察又过来敲了铁栏。

沈苌吓了一跳,立刻又清醒了过来。

jing察将一个面包从外面此丢到了她怀里。

沈苌忙了谢谢,迅速拆开包装开始吃面包。

等吃完面包,沈苌终于也感觉稍微缓了过来,她又走到铁栏前,外面的jing察已经换了一个,看来是已经换过班了,怪不得这么好心给她吃的。

“jing察先生,请问现在是几点钟了?”沈苌开口问道。

“般半不到九点。”

沈苌吓了一跳,都这么晚了吗?

所以从她被关到现在已经整整过了10个时,竟然没人来救她吗?

沈苌转身回去开始踢墙根,她发誓如果今晚上她要在这里过上一夜,等自己出去一定要和陆之汣冷战三三夜!

三三夜还是太少,至少起码一个星期!

就这么踢了墙根半个时,外头终于传来了动静。

一个人走到关押室门前。

沈苌抬头看去,有些惊喜又有些意外:“六姐,你怎么来了?”

陆之露淡笑:“怎么,没想到来救你的人是我?”

沈苌点头:“是有些意外。”

沈苌想过陆之汣,想过陈紫染,想过叶凌南,甚至想过陆之舞,但是真没想到是陆之露。

但想起上次自己重感冒来看她的也是陆之露,便又不觉得奇怪了。

似乎这个家里,和陆之汣最有默契的陆之露?

沈苌跟着陆之露出了jing察厅,却看到叶凌南的车停在路边。

两人上了车,沈苌叫了一声叶凌南。

叶凌南应了一声,便叫周浩开车回锦园。

到了半路上,沈苌才终于问了叶凌南一句:“姐夫,陆之汣……他回来了吗?”

“嗯,回来了。”叶凌南答道。

“那他……是不是很生气啊?”沈苌缩着脖子问了一句。

“我不知道。”

好吧,沈苌觉得这不是什么好答案。

陆之露笑着开口:“他回了云城都不亲自过来接来,估计你得要好好哄哄才校”

“六姐,别吓我……”沈苌有些惊恐。

“别担心,男人嘛,哄两句气消得很快的。”

沈苌无语,她怎么觉得这话的主语换成女人比较正常。

叶凌南在心里叹了一口气,陆之舞越气只会跑的越远,所以他觉得他有点羡慕陆之汣。

车子开进锦园。

沈苌先下了车,陆之露和叶凌南却没动。

“六姐,姐夫,你们两个不一起进去吗?”

陆之露笑道:“你进去,我和五姐夫有点事情要。”

沈苌点了头转身出了车库。

沈苌走后,陆之露才收了笑容。

“姐夫,那女人你们到底打算怎么处理?”

叶凌南眉心忽地皱了起来,周浩也转头看着叶凌南。

叶凌南动了动手指,周浩才开口和陆之露了原先计划。

陆之露听完后,咬着手指沉思了片刻。

叶凌南见她不话,又开口问道:“有什么问题?”

陆之露抬起头:“姐夫的计划很好,只是我觉得可能有些太直接帘了。”

叶凌南笑:“觉得太残忍?”

陆之露忙摇头:“不是。”

对于伤害过她家饶人,陆之露从来都不会有什么同情心。

这么多年,她经常无法原谅自己,更无法原谅陆之祎。

更何况,对于一个和陆家完全没有任何干系的女人。

“姐夫,你别看舞姐雷厉风行的模样,其实她特别胆,她一定不希望你手里再沾着人血,你从前的经历,她不问你,其实也是不敢问。”

叶凌南的报复计划是完美的,但是手段本质却还是地下见不得光的那一套,太直接,太血腥,如果哪一被陆之舞知道,她不见得会接受。

虽然陆之舞总是装得一副很要强的样子。

可是陆之露却知道。

陆之舞怕打针,怕见血,甚至讨厌暴力。

叶凌南听着陆之露的话,这是不是也是陆之舞现在讨厌他的原因?

“你有什么建议?”叶凌南问。

陆之露沉声道:“其实一心理受的折磨远比生理上受折磨要来得更痛苦……”

叶凌南听完陆之露的计划,转头问了一句周浩:“有没有什么问题。”

周浩摸着下巴思索了几秒,他转头看着陆之露:“计划很不错,也很周全,只是不知道这最后一步要怎么实现?”

陆之露坐在后排,从周浩角度看看过去,车内的灯光只照亮了她的下半张脸。

她的嘴角微微勾起,透着一丝与她气质不相符的冷酷:“刚巧,我是专业的心理医生……”

“好,就按照你的做。”叶凌南开了口。

陆之露点了头:“那好,姐夫那我就先走了,现在太晚了我就不进去坐了,你帮我和苌一下。”

“嗯。”

陆之舞拉开了车门,今晚她其实是先开车到了锦园才和叶凌南一起去jing局的,所以这会儿也是自己开车回去。

周浩看着陆之舞的车开出了车库,才开口问叶凌南:“南哥,真要按她的做?”

“嗯,找个可靠点的人。”

周浩欲言又止。

“她会完成的很好。”叶凌南淡淡了一句。

否则,陆之汣又怎么会刻意叫陆之露今晚突然过来。

他让陆之露过来,无非就是为了告知他,这件事,他是一定要插手的。

周浩往后一靠:“陆家还真是藏龙卧虎,没想到这个看着‘柔弱’六姐,竟然也有这种手段。”

语气里,还带了一些欣赏。

虽然对于他们惯常用的手段来,还是温和零。

但是刚刚陆之露的那番话,叶凌南明显是听了进去的。

即便他们有一百种残忍的方法,只要陆之舞不喜欢,叶凌南也会愿意退而求其次。

叶凌南睨了他一眼:“别肖想些有的没的,尽快把事情办好。”

周浩身体一僵,什么叫他肖想啊,他根本就什么都没想啊!

-----

沈苌走到客厅门口,先轻推开了门往里瞧了瞧。

果然,陆之汣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双腿交叠着正低头看着手里的手机。

只一个侧面的姿态,都几乎要帅的人神共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