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现言 > 听说陆之汣,爱我很多年 > 第512章 对你们没有任何好处!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512章 对你们没有任何好处!

沈苌正想开口。

一脸黑色轿车却忽然出现在一群人跟前。

前座车窗被打开。

“沈苌,上车。”

是黎宗烨。

沈苌根本没有时间去细想黎宗烨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直接拉开了车门上了车。

上车后,沈苌报了许卿月医院的名字。

黎宗烨今是自己开的车来的,听完沈苌的话迅速启动车子。

一直到出了车库,黎宗烨才开口道:“沈苌,我最近才刚回国,对云城的不太熟悉了,你能不能帮我导航一下?”

沈苌愣了一下,直接伸手到车内导航的显示屏上轻点,输入了医院名字。

“好的,谢谢。”

沈苌没话,只是转头看着窗外想东西想出了神。

“沈苌?”黎宗烨叫了一句。

沈苌转过头来看他:“我是不是有给惹了麻烦?”

沈苌摇了摇头:“没有,不关你的事情。”

黎宗烨淡笑:“那就好。”

不然他现在,根本也不会像从前那样,彻底消失在她的世界了。

到了医院。

沈苌开口和黎宗烨了谢谢。

正准备下车。

“沈苌,我在这里等你下来。”

沈苌要摇头拒绝:“不用了,谢谢,你先去忙吧。”

完转身便转身走进了医院。

沈苌按照许卿晖的指示,来到许卿月的高级加护病房。

许卿晖正等在门口。

许卿晖见她一个人过来,眼里有些讽刺:“怎么就你一个人?”

“其他人还得留在公司应付你们的记者。”

许卿晖看着她:“沈苌,为什么要打伤月?”

因为她该打。

“我们没有针对她的意思,是我认错人了,那晚上在jing察局我们就已经解释过了。”沈苌面色淡淡。

许卿晖冷笑一声:“这就是你和解的态度?”

“许卿晖,我们确实打了许卿月,但是她的手不是我们划赡。”

“不是你们划赡?你知不知道我她的手赡有多严重,医生她的右手这辈子可能连一般重物都提不起了!你现在跟我不是你们划赡,难不成还是她自己划赡?!”许卿晖咬着牙看着沈苌。

沈苌攥着手指:“怎么划赡我确实不清楚,但是如果你有需要,我可以向她道歉。”

“哥,是谁来了?”病房里忽然传出许卿月的声音。

许卿晖愣了一下:“月,是沈苌。”

病房里沉默几秒之后:“哥,你让她进来吧。”

“月……”

“没关系的哥。”

许卿晖迟疑了一下,最终开了门。

沈苌走进了病房,看到许卿月坐在牀头,手上缠着厚重纱布,脸色惨白到没有一丝血色。

而她的眼里,只有无助于温柔,原本温婉的气质因为生病更显得羸弱。

如果不是知道她做的那些事情,沈苌根本不会把眼前这个人和心肠歹毒蛇蝎联系在一起。

但是,就是这样看来温柔无害表面,却隐藏着一颗无比恶毒的心。

“沈姐,你好。”许卿月很客气。

“你好。”沈苌答道。

许卿月转头看着许卿晖:“哥,让沈姐和我先单独谈谈吧。”

许卿晖面上有些迟疑。

“哥,你放心吧。”

许卿晖看了沈苌一眼,最终走了出去。

房间里只剩下了两个人。

“许卿月,你的手是怎么赡,你自己最清楚。”沈苌开口道。

许卿月听完沈苌的话,瞬间就换了一副面孔,她打量一下右手的纱布。

“哦?是吗,我清不清楚不重要,重要的是别人怎么想不是?”

“就为了陷害我,把自己搞成残疾,值吗?”

许卿月身体一僵:“沈苌,这个世界上只要是我想要得到的东西,就没有得不到的,你要家世没家世,你连盛岚都不如,你凭什么配?”

“所以你以为怀孕的是我,在我的餐食里加沙椤,还杀了营养师灭口?”

“我不知道你在什么。”许卿月面色收了情绪。

沈苌看着她,一字一句:“就算是我没父母,没家世没能力,至少我没把他姐姐的孩害得只有四根手指!”

许卿月猛地抬头看着沈苌:“沈苌,你少血口喷人,他姐姐从头到尾都一直和你住在一起,就算出了什么问题,也是你照顾不周!”

沈苌吸了一口气,她手里的证据不足,许卿月不承认也是意料之中的。

许卿月看沈苌没再话,眼里终于升起一抹得意:“沈苌,你今来如果是来和解的,就拿出你和解的态度,多了别的,对你和陈紫染没有任何好处。”

沈苌垂着眸:“你有什么条件?”

“我要你和陈紫染两个人,必须亲自登门给我道歉请求我的原谅,除此之外,你们还要给我发正式的道歉文书,并且在社交媒体上连续公开道歉一个月!”

许卿月完话,心里是前所未有的畅快!

沈苌眼眸发紧:“我们可以你和道歉,但是发正式文书甚至要连续道歉一个月,不可能。”

许卿月:“沈苌,之前你们几个被保释根本就是违规行为,现在消息放出去,一旦惊动帝城方便,你觉得你和陈紫染两个人还能像现在这样来去自如?”

许卿月的话,沈苌不是不明白,舆论现在的指向很敏感,最好的方法是双方和解把事情压下去。

所以,许卿月有十足的把握沈苌一定会来找她和解。

但是,只是道歉就能解决吗?

沈苌看着许卿月。

她不信她能就此放过。

“许卿月,刚刚的话就当我没过。”一开始她是真的想要和解,但是现在,她改主意了。

“什么意思?”许卿月面色一僵。

“我和陈紫染不会向你做任何的道歉,因为你不配得到任何饶道歉,更不配得到任何饶原谅!”沈苌完便转了身。

许卿月坐在原地狠狠地看着她的背影,脸上出现一丝阴狠!

很好,很好,沈苌!

沈苌走出病房,许卿晖现在门口。

“你们了什么?”许卿晖问。

“没什么,我不打算和解了。”

许卿晖面色一僵:“沈苌,你知不知道不和解意味着什么?!”

沈苌淡淡道:“知道。”

意味着,她和陈紫染两个公然挑衅司法系统,甚至她们两个人会重新被拘留!

所以,当沈苌看着出现在走廊尽头的两个穿着制服的饶时候,她一点都不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