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现言 > 听说陆之汣,爱我很多年 > 第502章 究竟是哪里出了错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502章 究竟是哪里出了错

翌日。

沈苌醒来的时候陆之汣已经不在了,伸手摸了一下被子的温度,应该走了有段时间了。

这个人男人总是不让她送他,之前去M国也是,现在去风城也是。

沈苌在轻叹了一声,按部就班的起床上班。

下楼吃完早餐。

沈苌先给陆之汣发了一条消息:“现在刚吃完早餐,第一次想你。”

然后才启动车子。

到了公司,陈紫染倒是没来,不过宋凝衣已经在了。

“副ting长的选举结果什么时候能出来?”沈苌一边喝着咖啡一边问道。

宋凝衣自然知道沈苌的是什么,默契地答了一句:“早上九点半开始,结果到中午可以出来。”

宋凝衣刚完,陈紫染便风风火火从外面走了进来,沈苌看着她手里拿着饭海

“没吃早餐?”

陈紫染一脸得意:“这是裴骏桀给我送的‘爱心早餐’!”

“……”

等陈紫染吃完早餐,刚好也到了开早例会的时间。

几个人一同起了身一同移步隔壁的会议室,开始一的早会。

同一时间。

教育厅。

今年的省教育厅各要员的选举,直接就放在了云城。

沈燃今是来得最早的,为了这次选举,他甚至特意定做了一套新的西装,虽然这次候选人有十好几个,但是他已经手握了大部分选票,所以整个人都看起来容光焕发。

临近选举时间,投票要员和候选人陆续都到了现场,大部分都和沈燃是老相识,彼此之间都言笑晏晏的寒暄了一番才进了会场。

这次除了副厅长之外,还要选举各区的负责人。

所以副ting长这个职位,放在了最后。

两个时后,各区的负责人基本都已经投票完毕。

副ting长选举是采取投票员投票,最后由上级复核后认命。

投票过程基本没有太大的悬念,最后沈燃以微弱的票数胜出,唱票员确认票数后将选票提交上去,等半个时候上级复核后便会下发任命书。

所以这段时间也是休息时间,大家可以自由走动。

沈燃坐在位子上没动,云城C大的教务主任却走了过来:“沈校长,恭喜啊恭喜。”

沈燃眼里的喜悦已经达到了顶点,却假意谦虚的摆摆手:“吴主任哪儿的话,我现在已经从A大离职,你这称呼可折煞我了。”

吴主任拍了一下自己的头:“哎,瞧我这记性,应该改口您叫沈副厅才对。”

“哎……现在结果还出来,吴主任这话早了。”沈燃嘴上推脱着,但心里却很享受这个称呼。

“沈副厅就不要谦虚了,刚刚的票数您是最高的,等这复核下来,副ting长肯定非您莫属的。”另外一个票数末尾候选人附和道。

“对啊,这票数都这么明显了,沈副厅您就等着走马上任把……”

……

犹如众星捧月一般,沈燃连日以来的焦虑心情终于再短短时间内得到了彻底的缓解。

权利这种东西裹挟着的奉尝虚荣、仰望,就像是沈燃心中永远都戒不掉的瘾,为了满足这个瘾,他可以肝脑涂地不顾一切不择手段。

而现在,副ting长的位置就像一剂强有力针剂,完全满足了他心里渴望。

没多久,教育委员会的要员重新走了进来,手里拿着上级刚刚批复的任命书。

要员走到最前面的主席台上,先走区负责人开始,一个个宣布名字并颁发任命书。

终于,到了副ting长的任命宣读……

“我宣布,云州省教育厅新一任副ting长是——”

沈燃已经准备要从位置上站了起来。

“戴光临!”

那瞬间所有人都愣住,所以新一任的副ting长竟然不是票数最高的沈燃,而是排名第二的戴光临?!

“请戴光临上来领取的你的任命书。”

戴光临本人也很意外,不过还是依言上台领取任命书顺便发了言。

只是短短一点时间,坐在下面的人神色各异,而沈燃的脸色直接惨白到了极点,这究竟,是哪里出了差错!

一直到忍到选举结束,沈燃直接奔向委员长办公室。

“赵委员长,为什么我的票数是最高的,副ting长却是戴光临?”沈燃整个人几乎都已经乒赵委员长的桌上,眼神凶狠的看着他。

赵委员长之前也是沈燃疏通关系之一,此时也只能无奈的看着他:“沈校长,不是我不帮你,选票你确实是最多的,但是上级复核下来的结果就是这样,我也没办法呀!”

沈燃在guan场这些年,虽然已经愤怒到极点,却还是懂得收敛情绪,现下最重要的,是搞清楚哪个环节出了问题。

“委员长,我知道您也是按规章办事,但是我的票数是最多这也是事实,是不是上级在复耗时候出了什么纰漏,还请您指点一二。”

“沈校长,实话我拿到结果的时候也吓了一跳,正常来谁票数最多就是谁,你这个情况我也第一次见到……”

沈燃握着拳头:“赵委员长,听您的儿子最近在申请京大的自主招生?”

赵委员长一脸惊讶的看着他:“沈校长怎么知道?”

“我在A大校长的时候和各个学校的都有不少的交流,京大的副校长和我私交不错,我想您儿子的自主招生考试也许我到能进些绵薄之力。”

赵委员长眼眸微动,权衡了一番之后开口道:“沈校长你是知道的,这个上级复核是需要省厅终审,需要三个不同级别的人都签字盖章才能生效。”

经过赵委员长这么一提点,沈燃也听明白了:“我的问题是出在哪个级别?”

赵委员长摸了摸下巴,用笔点零桌上文件的那个“2”字,意指第二级别。

沈燃皱了眉头:“这个黎老不是……”

“黎老年龄确实是大了,这几年教育系统里的事情确实是不怎么管,但是嘛很不巧,他最的一个儿子最近刚毕业回了国,黎老好像非常有意向让他接班,最近教育系统的好几次大的变动都是卡在了黎老这里……”

“你是怀疑这几次实际都是黎老的儿子做的决策,包括我的?”

沈燃怒意顿起:“真是荒唐!偌大教育系统,竟然让一个毛头子随意搅乱!荒唐!真的太荒唐了!”

“哎,沈校长你别激动,位高权重的老人家想培养个把接班人也是很正常……”

“他要培养接班人就拿我来开刀,究竟还有没有理了!”

“这个也是我个饶猜测……”

“赵委员长,谢谢你了,这件事,我会亲自登门拜访去找黎老问个清楚!”完便抬步出了办公室。

“哎……那沈校长我儿子的事情……”

赵委员长的话没完,门口已经没了沈燃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