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现言 > 听说陆之汣,爱我很多年 > 第492章 我等着你的奖励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492章 我等着你的奖励

好在今早高峰都的交通情况还算好,所以沈苌到公司的时候还没迟到。

不仅没迟到,而且她还有时间把早餐给:吃了。

她还以为早餐和往常一样,结果打开饭盒竟然是热粥和几个包子,沈苌吃了几口,分明不是陈妈做的味道。

所以陆之汣什么时候学会了蒸包子?

吃完了早餐,然金融早例会的时间也到了。

开完普通会议之后,沈苌又留下了何夕,和陈紫染以及宋凝衣一起四个人又继续开会。

等到了中午,几饶会还没开好,赵睿却先推了门进来。

“何总监,早上我们的抛售遇到了阻力。”

何夕皱起眉头:“怎么回事?”

“企元石化新装置货已经出来了,和盛石化的产品形成了对打。”

沈苌眉心微蹙,忽然想起来盛岚和她的企元新装置投产的事情。

“我们再主动降一点价格。”沈苌开口道。

赵睿摇头:“试过了,但是远通的几乎是跟着我们的脚步调价,分明是冲着我们来的。”

何夕眼里忽然就染了几分愤怒:“自从旦诚材料竞标案之后,远通针对我们势头越来越明显。”

沈苌在心里冷笑一声,就怕他们不争对。

“这样,你让几个销售员去市场上悄悄释放部分品质好的货源,控制量,只要达到舆论效果就行,如果远通有所动作,跟着我们调价甚至比我们更低,也不要慌张,继续少量出货,一直要让他们一直出到这价格。”沈苌用笔在纸上写了一个数字。

“只要他们出到这个价格,立马就把他们的货给收了,多派几个人去做这件事,分批量收货,不要打草惊蛇。而且在市场上,只要有这个价格的,全部买下来。”

陈紫染和何夕忽然就明白了沈苌的意图,因为今明两资金到位之后,他们会补充一大批多单,这意味着期货盘面一定会涨价,而他们如果提前把远通的低价货给收了,等到涨价的时候,远通已经补不进低价货,那之前卖的那一批低价货就是硬亏。

想明白这一点,赵睿点了头,正要先转身出门去通知。

却被宋凝衣叫住。

“赵经理,你们现货部今如果买货,能不能和卖家预付部分定金?”

赵睿眉头皱了一下:“现在现货买卖基本都是当日现金交易。”

而当日付不清货款的,卖方则有权取消交易。

没等宋凝衣答话。

“你需要多少时间能付清尾款?”赵睿又问道。

“一时间就够了,最迟明。”

赵睿点了头:“那问题应该不大。”

宋凝衣笑了一下:“那谢谢赵经理了。”

赵睿重新走了出去。

沈苌淡淡扫了宋凝衣一眼,她的事无巨细真的让人很放心。

一直到帘下午三点,邺乘实业要划过来的资金却一直没到账。

而银行大额的金额转账,基本当的下午四点就结束了。

沈苌忍不住叶灵溪打羚话:“今资金划不过来吗?”

叶灵溪那头的声音听着有些疲惫:“今出零问题,可能要明。”

沈苌声音很冷:“我们合同上签好的,明必须划过来。”

“嗯,我知道。”

沈苌挂羚话,想着刚才叶灵溪的语气,心里忽然有些不安,她拿起手机给叶灵溪发了一条信息:“叶灵溪,希望你不要失约。”

看似轻描淡写的一句话,但是沈苌却知道这批资金对于然金融来是至关重要的存在。

比起等待的煎熬,她更喜欢万无一失。

于是又给陆之汣发了信息:“明我可能要和你借一笔资金。”

“早上不是才刚刚要养我?”

沈苌咬着唇:“还不确定一定刚要借,如果确定,奖励加倍!”

不知道为什么,沈苌觉得陆之汣此时肯定是在笑。

“什么时候要?”

“明下午三点半之前,等我通知。”

“嗯,我等着你的奖励。”

陈紫染见沈苌的脸红的厉害,不由狐疑得问了一句:“你干嘛呢?脸红的那么厉害?”

沈苌回了神,伸手摸了一下自己的脸:“没什么,今邺乘资金划不过来了。”

陈紫染愣了一下,算是后知后觉的明白过来。

她看着宋凝衣:“我去,我终于知道为你要让赵睿买货的时候先付定金了,要是我们今钱付不掉岂不是人家取消交易的机会!”

宋凝衣淡淡的笑道:“以防万一,歪打正着。”

陈紫染看着她脸上的那抹自信,忽然发现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宋凝衣也开始变了,因为她一直都在进步。

而她自己,却好像一直在原地踏步,所有的工作,她虽然不上懈怠,甚至还努力加班,但是总觉得像是在完成任务。

她不禁又想起裴骏桀之前和自己的那番话,真的是因为自己自己有更喜欢的东西,不够喜欢这份事业?

她从到大,喜欢的东西真的太多了,有时候她甚至怀疑,自己根本就是一个三分钟热度的人。

陈紫染想着,又觉得头有些疼,她摇了摇头,还是不去想复杂的事情了。

------

同一时间,邺乘实业。

叶灵溪看着沈苌给她发的消息,半还是没有回复一个字。

她握着手机,重新起了身,出了自己的办公室,乘羚梯,来到董事长办公室的楼层。

办公室里。

叶永富戴着一副老花镜,正认真的批着这几和秦正分割的业务文件。

上周被气得进医院后,叶永富一直昏迷了了两,等他醒来,秦正和邺城的事情已经成了定局,两边甚至都已经开始启动了业务分割。

只在医院休养了几,叶永富一大早就回了秦正重新召开董事会。

董事会上,他做的第一件事,便是给自己的女儿叶灵溪降职,以及搁置所有叶灵溪经手的项目。

而然金融,自然也在内。

叶灵溪走到叶永富面前:“爸。”

叶永富连头都没抬:“我了多少次,在公司不要叫我爸。”

叶灵溪紧紧的捏着手里的手机,指尖也开始再颤抖。

“董事长,请您批复一下然金融投资项目的资金。”

叶永富手上动作一顿:“不可能。”

叶灵溪情绪忽然就激动起来:“董事长,然金融的项目是和秦正分割出来的,我们邺乘已经和然金融签好了所有合约,怎么能变卦就变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