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现言 > 听说陆之汣,爱我很多年 > 第478章 自己把自己一步步拖入地狱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478章 自己把自己一步步拖入地狱

而让他无路可退,原本才是沈羽真正目的。

“大哥,你从心底里讨厌我妈的原因,还有沈苌吧?”

所以对于王兰的死,他除了错愕,再也没有别的情绪。

“但是你从来都没有问过,我妈为什么讨厌沈苌为什么对她那么苛刻?”

沈羽缓缓走到他跟前,仰头看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

“我今就告诉你,因为我妈沈苌不知廉耻,她勾引我爸,所以她才那么讨厌沈苌,才会恨不得将沈苌赶出沈家……”

沈越脸色忽然变了,他紧紧地握紧拳头:“你什么?”

沈羽眼里满是嘲讽,连声调也陡然增高了几分:

“我如果我告诉你,沈淼侵害的那些人里面,也包括沈苌呢?!”

沈越狠狠地看着她,几乎用了全身力气才压住怒气:“你又想耍什么手段?”

沈羽忽然笑了,笑的有些癫狂。

“我过了大哥,我也要让你常常被亲人背叛的滋味,你今在法庭上用尽全力维护的人,就是一个十恶不赦令人发指的罪犯!”

“你在谎,沈苌怎么可能被二叔……”

“我有没有撒谎,你自己亲自去和他求证不就知道了?”

沈羽话刚完,沈越便忽然转身出了公寓。

沈羽看着他的背影,脸上终于露出一副满意的冷笑。

从今晚开始,沈越内心所受折磨,将是以往的百倍。

------

云东区看守所。

一审后沈淼的暂时关押地,因为犯人提出继续上诉,所以还不能押送至监狱。

沈越一路风驰电掣来到看守所门口,出示了自己身份证明之后,沈越顺利见到了沈淼。

沈淼见沈越这么快就来见自己情绪也有些激动。

“越,你来了,赶紧准备材料,我要继续上诉!”

沈越走到羁押椅旁,语气冰寒:“二叔,我有个事情要问你。”

沈淼抬头看着他:“有什么想问的,你。”

沈越吸了一口气,一句话好像:“沈苌还在沈家的时候,你有没有对她做过什么过分的事情。”

沈淼看着他表情冰寒,眼神有些闪躲:“好好的,怎么突然问起这个。”

“回答我!”沈越声音猛然提高。

“没有,怎么会呢,那时候沈苌才多大啊,后来她上大学也出去了,再回来不是又和我们断绝关系了嘛……”沈淼摊手道。

沈越忽然躬身,伸手掐住他的后脖子:“那为什么羽跟我,你侵犯的那些人里,也包括沈苌!”

沈淼眼里闪过一丝错愕,随后又咬牙切齿恶狠狠道:“羽?沈羽这个不孝女!我就知道王兰这个女人生不出什么好货色,我都这样了,不想着怎么救我出去,竟然还落井下石诬赖我!”

“王兰已经死了。”沈越淡淡道。

沈淼愣了一秒,随后大笑:“哈哈,这个女人终于死了!这个女人就和沈苌一样下贱,明面上对我恭敬,私底下就会存心和我作对!”

沈越听着他的谩骂,另一只手已经不受控制的握成了拳头。

但一只手仍然搭在他的肩膀,语气里带了威胁:“二叔,你要知道,现在只有我能救你出来,我问你什么,你一定要如实回答,否则,我不保证你二审不会比现在判得很多!”

沈淼听完他的话,忽然脸上露出一副猥琐的笑:“越,你别跟我你也喜欢沈苌这个sao货?”

沈越抿着唇,未答。

“你放心,那个sao货骨头太硬,二叔吃了好几次都没吃到,她现在还算干净,不过你享用完了也别忘了二叔我……越……你……”

沈越手上的力道陡然收紧,他将沈淼的咽喉紧紧勒住,阻止了他接下来的话。

因为手脚都被制住,沈淼几乎无法反抗。

一直到差点窒息而死,沈越才终于放开了他。

沈淼已经面如土色,猛咳几声,张嘴大口的吸着空气:“咳……咳……越,你刚刚这是要掐死我……咳……”

沈越颤着声音:“二叔,你可知道,她在沈家的时候,还在上中学……”

沈淼见沈越眼眶发红,也知道他动了怒气。

“越,你放心,刚刚二叔那是气话,你既然这么喜欢那个sao……沈苌,二叔绝不会对她有什么非分之想,刚刚二叔那都是开玩笑的。”

沈越闭上了眼睛,直起了身子,缓缓地站了起来转了身。

沈淼看着他走了,咬牙切齿的嘀咕了一句:“果然是个sao货,勾引完一个又一个,等我出去,看我想办法好好把sao货rou躏死!”

话音刚落,探监室的门又忽然被大力推开。

沈越站在门口,眼里已经是暴怒。

他快步走到沈淼身边,扬起拳头,一下子就打在了沈淼的脑袋上。

沈淼脑袋几乎痛到要晕过去,嘴角也流出了温热的血液:“越,你……”

话未完。

沈越又是抬手一拳,这一下,沈淼终于被打晕了过去。

但是沈越显然不打算停手,又继续一拳打在沈淼都脑袋。

一直到外面的警察从监视器看到这边的情况赶了过来。

警察费了好大的劲才把沈越给拉开。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做!”

沈越大吼着,情绪几乎已经要崩溃!

这一刻,沈越终于知道,他早上在离开庭审现场之前,沈苌脸上的那抹笑。

她是在看着他,如何自己把自己一步步拖入地狱!

-------

翌日。

沈苌才刚到公司,宋凝衣便从外面冲了进了。

她看着办公室里陈紫染还没到,直接对沈苌开口:“沈总,昨晚上沈淼在看守所被人打进医院了。”

沈苌皱着眉头:“谁打的?”

“是沈越。”宋凝衣低声道。

沈越?

沈苌有些不解,昨沈越明明才刚发声明要替沈淼辩护到底,怎么又会突然把沈越打进医院?

“继续盯着沈淼那边的情况,有问题随时和我。”

“嗯。”宋凝衣点头答道。

两个才刚完话,文晴晴便来敲了门。

“沈总,秦正的叶经理来了。”

沈苌和宋凝衣对视一眼,虽然是然金融最大的投资方,其实沈苌和叶灵溪接洽并不多,一直都是陈紫墨在接洽。

所以对于叶灵溪亲自上门,沈苌也有些是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