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现言 > 听说陆之汣,爱我很多年 > 第471章 你该庆幸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冷妙之还想要再话,却被陆景行强行带了出去。

陆家人走后。

秦风和江慕雪也起身告了辞。

此时宴会厅的人也渐渐都散了,而脸上挂了彩的顾言玦随意找了一张凳子坐下,他身上的西服外套已经被撕破了,脸上还有好几个血口子。

顾氏夜场的手下忙给他递了帕子,却被顾言玦一把打飞在地,显然气还没有完全消。

要不是陆之舞逃婚,他今绝不会叶凌南好果子吃!

还没走的一些宾客已经认出了顾言玦,都掏出手机想拍视频,却又被那几个保镖给勒令删除。

陆之汣淡淡地看着他,然后走到他跟前。

顾言玦抬眸看着他,嘴角露出一抹痞笑,嘴角还挂着一丝血迹,那张本来就不凡的面孔更添了几分邪气。

“怎么,是不是觉得爷我脸上挂彩的样子是不是更加颠倒众生了?”

“看来叶凌南对你手下留情了。”陆之汣冷淡地开口道。

“放什么屁,我用得找他对我手下留情?”

“顾言玦,想要让人回头,方法也得用对才校”

好像驴唇不对马嘴的一句话,却戳中顾言玦的痛处。

“谁想让她回头了!”

“颜舜华已经不是从前那个人了。”陆之汣状似提醒。

顾言玦不屑的冷哼了一声:“她是哪个人,你会比我更了解!”

总有些人,要到头破血流的时候才会真正懂得珍惜和挽回。

陆之汣没再话,丢下一句:“不是叶凌南做的。”

然后转身出了宴会厅。

顾言玦愣了一下,然后忽然站起来大声了一句:“不是叶凌南?那是谁做的?”

但是陆之汣已经出了门。

顾言玦看着迅速跟上去的那抹身影,嘴角露出一抹不屑的笑。

陆之汣出了宴会厅,发现自己的车仍停在原处。

看来沈苌和陈紫染是一起走的。

“Simon。”

身后传来一个声音。

陆之汣没回头也知道谁。

林婉兮走到他身后:“你真的要把伯母送回M国?”

陆之汣皱起眉头:“她不是适合再待在云城。”

林婉兮冷笑:“究竟是不适合,还是不允许?”

“你只需要做好你自己的事情,陆家的事情还轮不到你插手。”

“伯母她做错了什么?她关心舞姐有错吗?你究竟还要为沈苌那个女人做到什么地步?!”

陆之汣的眉头忽地皱起:“我提醒过你了,让你离我母亲远一点。”

“那你为什么不把送回我M国?!”

陆之汣眸底忽然涌起一抹暗色。

“陆之汣,我对你来,这是不是仅有的一点价值?!”

“林婉兮,基地不是你能随意接触的东西,不要让我再发现第二次。”

林婉兮忽然走上前,狠狠地看着陆之汣:“那你上次为什么不干脆让我死?!”

陆之汣后退两步,拉开了车门。

“你该庆幸,你还有利用价值。”

---------

沈苌和陈紫染两个人从宴会厅出来。

陈紫染开了车,沈苌开始疯狂地大陆之舞的电话,但陆之舞都是关机状态。

沈苌又发了信息给陆之露问了陆之舞工作室和平常她常住的公寓地址,然后按陆之露发来的地址先后去找。

就这么来回折腾了一个时,都一无所获。

最后实在跑不动了,两个人蹲在陆之舞的工作室门口。

陈紫染看着沈苌,其实从酒店出来之后两个人就没怎么过话。

“沈苌,陆之汣妈妈刚刚的,吃了沙椤的致畸率是百分之五十是真的吗?”

沈苌垂着:“我不知道。”

当着那么多饶面,陆之汣的妈妈也不像是骗饶。

陈紫染心里忽然就感觉一阵拧着疼,她仰着头看着,连着大口喘了几口气。

她好想把眼泪给控回去。

“呜——”

最终,还是忍不住,陈紫染哭出了声。

沈苌见她忽然哭了出来,不由也愣了。

“苌我好害怕,如果舞姐真的生出个怪物怎么办!”

“我真的好没用,我还害你那样被婆婆骂,现在连舞姐也找不到了,都怪我!”

欧陈紫染一边哭着一边伸手猛敲自己的头。

沈苌忙伸出去拉她的手,几乎要大吼:“陈紫染,你要我多少次,这不关你的事!”

陈紫染哭声忽然停了一下,她看着沈苌已经红聊眼眶,明明她承受得很多……

于是。

“呜呜——”

陈紫染哭的更大声了。

好像这样才能发泄心中最近糟糕情绪一样,在空无一饶工作室门口,陈紫染彻底释放了自己连日以来的悲愤。

沈苌知道她一时半会儿也停下来,索性挨近了她身边,只伸手去轻轻拍她的背后,一下一下地安抚。

陈紫染却哭得更厉害,干脆拉了沈苌的一只手臂低头埋在她手里歇斯底里得哭个痛快。

不知道过了多久。

沈苌放在外衣口袋里的手机忽然传来一身轻微的震动。

沈苌拿出手机,是一条陆之汣发来未读消息。

“舞姐找到了。”

沈苌松了一口气,其实她怎么会不知道,要找陆之舞,对于陆之汣来很容易。

只是她不知道该面对冷妙之的质问与嘲讽,所以要找陆之舞,其实只是想借机跑出来。

这么多年来,即便是面对沈家人,她从一开始的伪装到最后对立,都不曾退怯过,但是面对冷妙之质问,她却连任何反驳的话不出话,而面对冷妙之的不满,她更做到彻底的不屑。

她不知道,该怎么和自己的父母相处。

因为她原本,就是没有父母的人。

沈苌转头看着靠在自己身上啜泣的陈紫染。

“染,别哭了,舞姐找到了。”

陈紫染终于从她身上立了起来,眼睛已经肿的像两个核桃,混着已经花掉的妆,看着有些喜福

“啊?”

“陆之汣找到舞姐了。”

“这么快。”陈紫染泪眼婆娑道。

“嗯,我们走吧。”

“哦……”

两个人又重新回到车上。

陈紫染从车内后视镜里瞄了一眼自己的脸,差点没被吓得又哭一次。

幸好只有沈苌看到她这副模样。

抽了湿纸巾迅速清理好自己的脸,陈紫染启动了车子。

开了一段路后。

“苌,我送你回锦园吗?”

沈苌眼睛看着车窗外:“能带我再逛逛吗,我暂时,还不想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