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现言 > 听说陆之汣,爱我很多年 > 第469章 未婚妻被踢爆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陈紫染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很明显那个方向,陆之汣是最显眼的一个。

女融六感总是没来由的准确,即便沈苌半个字都没有和陈紫提过,但凭着刚刚林婉兮和冷妙之一同走进来的模样,陈紫染大概感觉到了林婉兮这个女饶特殊。

“林姐。”听着刚刚秦风叫她林姐,陈紫染开口了一句。

林婉兮收回视线,目光转向陈紫染。

“就算看上一万遍,不是你的就始终不是你的。”陈紫染嚼着棒棒糖,眼里有些不屑。

林婉兮眼里闪过一丝难看的神色:“你就是沈苌的那个朋友?”

“没错,我陈紫染行不改名坐不改姓,就是沈最好朋友。”

林婉兮看着陈紫染,忽然就冷笑了一声。

陈紫染抬眼看着她:“你笑什么?”

“果然什么样的人就交什么样的朋友!”

林婉兮话中带刺,陈紫染也不甘示弱。

“你这话我很同意。”陈紫染意有所指:“人以群分,毕竟我和沈苌都不会惦记别饶老公。”

一句话,犹如刺中了林婉兮的心窝子。

林婉兮攥紧拳头,狠狠地压下怒气,然后吐出一句:“我还要替冷伯母跟你声谢谢呢。”

陈紫染挑眉。

“要不是你和沈苌没脑子,给舞姐重新换了营养师,舞姐还不可能‘修养’得这么好!”

陈紫染立刻就听出来她话中讥讽,脸色立刻拉了下来,音调也高了几分:“你什么意思?你谁没脑子?”

林婉兮看着陈紫染被气到,嘴角挑起了一抹冷笑。

两个人之间的氛围忽然就剑拔弩张。

林婉兮正准备答话,却被秦风抢了先:“林姐,今是五姐婚礼。”

林婉兮转头看着秦风,见他嘴角虽笑着,但眼里已经有很明显警告和提醒。

江慕雪也顺势拿了手机递到陈紫染的面前:“染,我去A国拍了好多好有趣的照片,你要不要看?”

陈紫染忙接过手机回答:“啊?真的吗,我要看。”

虽然心里很不爽,但是她也犯不着和林婉兮计较,反正左右不过就是沈苌手下败将,而且一想到林婉兮心心念念的男人都被她好闺蜜睡,她心里立马平衡了不少。

陈紫染和江慕雪两个人头贴着头看了一会儿照片,宴会厅内的灯光渐渐暗了下来。

婚礼仪式的时间快到了。

因为陆之舞怀着孕,所以这场婚礼走了极简易的流程,连接亲的形制都省了,就是怕累着陆之舞,所以基本上走完证婚仪式就能结束。

“砰——”

灯光才刚刚暗下来,主持的司仪都还没来得及上台,宴会厅的大门却忽然被人大力推开,因为声音很大,场中的人都纷纷回头。

只见顾言玦一个人气急败坏走了进来。

边走边打量着四周大声吼道:“叶凌南,你子给老子滚出来!”

“叶凌南呢,马上给老子滚出来!”

沈苌和陆之汣对视了一眼,然后站了起来走了出去。

两个人走到顾言玦跟前。

顾言玦虽然穿着正式的衣服,但是衬衣的扣子却扣错了两颗,额头出的汗几乎都要冻成了冰,显然来得很着急。

陆之汣皱起眉头:“爷爷也在,你吵嚷什么?”

顾言玦看了一眼不远处陆家长辈,陆耀戎很很明显在瞪着他,顾言玦声音终于稍稍了一点:“陆之汣,你确定你真的要把舞姐嫁给叶凌南这种人?!”

沈苌看着顾言玦情绪激动,也奇怪的问一句:“顾少,发生什么事了?”

顾言玦看了沈苌一眼,没一句话,扭头又去了男方宾客区,显然去找叶凌南去了。

没一会儿,男方宾客区那边便开始吵嚷起来。

沈苌看着顾言玦反常的举动,一脸莫名地转头看着陆之汣:“叶凌南是怎么了?”

“不清楚。”

沈苌更蒙了:“那要不要让人去安抚一下?”

毕竟婚礼仪式马上就要开始了。

“不用,让叶凌南自己处理。”

“哦……”

没多久,叶凌南也终于从门外进了门。

顾言玦见他出现,一个健步冲到他面前捏着他的衣领质问道:“叶凌南,你,是不是你干的!”

叶凌南皱着眉:“我不知道你在什么。”

顾言玦声音高了几分:“不知道?能把我和颜舜华婚约透露给媒体的,除了你还能有谁?!”

这边陈紫染一听顾言玦和颜舜华的婚约被泄露给媒体了,立刻就拿了自己的手机打开网页。

“我靠!!!”陈紫染倒吸了一口冷气。

整个网络现在都因为顾言玦的未婚妻被踢爆给爆掉了!

娱乐圈第一流量的未婚妻,这是什么概念?!!

陈紫染抖着手,迅速点进颜舜华的微博,看到平时只有几百条的评论区,现在显示的竟然是三十六万!

虽然能看见评论数目,但是点进去却显示服务器繁忙,显然服务器已经瘫痪掉了!

“不是我做的。”叶凌南拿开顾言玦的手。

顾言玦显然已经气到极点:“叶凌南,我看你之前那副想娶舞姐的模样,我还敬你是条汉子,没想到你竟然是两面派,一面装成负责到底的样子,一面又在私底下搞动作伺机报复,你特么就是个孬种,你把老子害成这副模样,还是娶舞姐,你做梦去吧!”

“我结不结婚,你了不算!”

顾言玦瞠目咬牙:“爷我偏偏还就了算!你今想结婚,门儿都没有!”

叶凌南给手下使了个眼色,两个人便要上前先将顾言玦拿下,他今是不可能让任何破坏婚礼的。

顾言玦退了两步,门外也进来几个带着连线耳麦的彪形大汉走到他身边和叶凌南对峙。

“叶凌南,你以为就你叶家有人,动粗我顾言玦从来没在怕的!”

叶凌南见顾言玦竟然带了人,低声狠狠了一句:“顾言玦,我今只想结婚,不想和你动粗!”

“你以为老子TM想和你动粗?!”

本来顾言玦今开开心心也是要来参加婚礼的人,谁知道他和颜舜华婚约事情忽然就被踢爆,他连衣服都没换好就直接奔了过来,上次他和叶凌南结下了梁子,这件事除了叶凌南他根本就想不到还有第二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