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现言 > 听说陆之汣,爱我很多年 > 第450章 反正我钱多,不怕输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450章 反正我钱多,不怕输

陈紫染早上因为文晴晴催着,般不到便到了公司。

她以为自己来的算早的了,却没想到除了一个堵在路上的赵睿,其他人都已经到了公司。

会议室里。

沈苌正和宁择西和何夕确认最后的招标方案,见陈紫染来了,三个人都抬起头来看着她

陈紫染将自己的手里负责的部分方案直接朝三个人给丢了过去。

然后摊手:“这已经是我能来的最早的时间了。”

沈苌无奈的摇头,好的七点就过来整合方案,因为离招标案没剩多少时间,而他们的附加协议却仍然有部分数据测算没有完成。

“明我们就要出发去海城,你做好今加班到深夜的准备。”沈苌瞥了她一样。

“知道啦,你要知道为了你我这几连裴骏桀都没见过好吗!”

沈苌嘴角挑起一抹笑:“你放心,以后我不会亏待你的。”

陈紫染还没来得及高兴,却被沈苌扔过来一个U盘。

“这里面的数据再核算一次。”

陈紫染瞪着眼睛看着她:“沈苌,你真的是要把我压榨成干儿吗?”

沈苌自己的U盘里装的数据量都是成倍的!

“不然你和我换换?”沈苌拿着手里那一叠厚厚的纸,笑得有些故意。

陈紫染忙把U盘收了进去:“还是算了吧。”

“我去办公室用电脑,你们继续。”完便拿着咖啡出了会议室。

沈苌低头正要继续,手机却响了。

是盛岚打来的。

“沈苌,我要的东西那么难查?需要这么长时间。”

沈苌愣了一下,终于想起来上次盛岚让她查一下俱乐部名单的事情,只怪这几要忙的事情太多,这件事直接被她抛之脑后了。

“不好意思,忘了。”

盛岚悟无语了,她废了好大力气才查到的那家俱乐部,结果她竟然能忘记了。

“你这几究竟都在忙什么?旦诚的招标案?”

“嗯。”

盛岚忽然笑了:“沈苌,不是我打击你,旦诚集团的招标案历年都是远通和瑞成的盘中肉,你现在想要从他们嘴里夺肉,心别把自己搭了进去,我劝你还是好好先经营个几年,等时机成熟了再想着和他们竞争的事情。”

“谢谢你的提醒,不过我这个人就喜欢迎难而上,虎口夺肉才够刺激。”

盛岚勾着嘴角笑:“现在行业内对于你们几家竞争旦诚材料供应商的事情,还特意开了赌局。”

“赔率怎么算?”沈苌问道。

“赌远通赢的,1赔2,赌瑞成集团赢的,一赔三。”

“赌然金融赢呢?”

盛岚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你还真是对自己有信心,赌然金融赢的,1赔10”

“哪里可以买?”一赔十的赔率,连沈苌都连自己都有点动心了。

“……”

盛岚真是很搞不明白沈苌这个人脑回路。

“你买了谁赢?”沈苌又问道。

“当然是远通了!虽然赔率低,但是稳妥。”

“这可不一定。”

盛岚有些没反应过来“什么意思?”

“我给你个建议,多买入几手然金融赢,对冲一下你买远通赢聊亏损。”

电话那头,盛岚沉默了半晌,对于忍不住吼了一句:“沈苌,你当我是傻子吗!”

“信不信随你,我这边还有事情要忙,东西我会尽快帮你查到。”

沈苌淡淡完挂羚话。

和盛岚通完电话,沈苌在在自己包了翻了好久才翻到那张高尔夫俱乐部名片,拿出手机拍了一张发给陆之汣。

“可以帮我查一下这家高尔夫俱乐部的成员名单吗?”

“好。”

只是只不过是才过了半个时,陆之汣便把完整的会员名单发到了她手机上。

沈苌大概看了一下,并没有许卿月的名字,于是直接转发给了盛岚。

发完之后,又重新给陆之汣发了信息。

“那个……我明晚上要去海城,你是知道的吧?”这个事情沈苌之前没有告诉他。

“嗯。”

沈苌之前并没有和陆之汣过她要提前去海城,不过陆之汣应该也猜的出来的。

“陆之汣,有人和我赌然金融赢的赔率是一比十,你我要不要也买点?”

还以为陆之汣会给她回一个好,结果过了好久,发来的却是:“在赌局上能赢的大概率都是庄家。”

沈苌语塞,她承认陆之汣的很有道理。

“但是你可以买。”

沈苌刚要沾沾自喜。

“反正我钱多,不怕输。”

“……”

----

第二的下午,然金融一行人,沈苌、陈紫染、宁择西、文晴晴、何夕、赵睿和方昱便从云城出发往海城。

对于方昱能参与招标案,公司的其他人都很震惊,虽然方昱在之前的盛石化的直销中成绩是最好的,但是作为一个新人,收到如此重任难免让人侧目,不过人是沈苌亲自指定的,大家自然也没了意见。

一行七个人开了两辆车,从云城出发,因为是下班高峰,所以整整开了三个时候才到了海城的酒店。

文晴晴定的酒店是离旦诚很近的一家四星级,步行只需要几分钟。

这一晚上,因为连续忙了快一周的时间,再最后一次做了简短的核对会议之后,大家就各回各的房间早早休息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信心十足,沈苌睡得特别好。

但陈紫染却相反,在牀上翻滚了快一个时后,她终于还是爬了起来。

沈苌正在另外一张牀上睡得香甜,陈紫染摸着黑批了一件大外衣服从房间出来。

本来想要出去逛逛,但是忽然想起来这片区域好像有个不错的酒吧,所以就决定去坐坐喝几杯。

陈紫染从酒店出来后直接走到隔壁一栋建筑,找到电梯厅直接就上了十七楼。

海城是她外婆家,她也算从玩儿到大,所以她海城的了解根本不亚于云城,这间酒吧她也忘了什么时候来过,但是她就清楚的记得路。

门口的保安看着陈紫染裹着一件黑色的饿大衣,脚上还穿着酒店的拖鞋,不由皱起了眉头。

陈紫染目不斜视,径直走到吧台坐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