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现言 > 听说陆之汣,爱我很多年 > 第399章 我妈很不高兴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如果不是因为,突然冒出来的十岁大的儿子的话。

常言道,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

辛子翰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在自己家门口捡到了十岁辛瑿。

用了一时间确认他是自己的亲生儿子,用了三把辛瑿的名字纳入辛氏族谱。

这件事,在当时几乎轰动整个锦城。

这也不过是几年前的事情,江慕雪那个时候还在A大读书,得知这件事情的时候正在上课,差点没把她的下巴给惊掉。当晚上她就直接买了机票飞回了锦城。

那段时间,“辛子翰的私生子”成了整个锦城人民茶余饭后的谈资,当然大家最好奇的还是辛瑿的生母。

不过对于辛瑿的生母这一点,辛子翰完全的闭口不谈,一开始的时候,他身边还有些关系近的人问起,后来把辛子翰问烦了,便下了命令谁再问他就和谁绝交。

所以一直到现在,辛瑿的生母一直年年荣登锦城十大未解之谜的榜单。

但是江慕雪知道,辛子翰之所以闭口不谈辛瑿生母,是因为他真的不知道,年轻时处处留情,也不知道那个地方出的纰漏,要查起来也麻烦得很,况且反正他又不是养不起一个孩,只要确认是自己亲生的就行了,其他的他都无所谓。

而新瑿,的人儿,偏生是个闷葫芦,怎么问也不,只他来找辛子翰是因为辛子翰是他的生父,他有必须承担抚养他的责任,而至于他母亲是谁,连他生父都记不得,他也没有义务去交代。

日子就这样不紧不慢的过着,辛瑿出现后,辛子翰更是彻底成了孤家寡人,甚至交往的女朋友女伴也都离他远去,据有次辛子翰碰见个特别合眼缘的女人,两人交流了一段时间,对方对辛子翰也十分有好福

在即将要确认关系的一次约会场合,辛瑿却忽然出现,对着辛子翰便一声:“爸。”

一个十一岁大的孩子把看起来只有三十几岁的辛子翰叫爸爸的画面,想想都很惊悚。

更是把辛子翰从钻石王老五的级别一下子拉低到了独身离异带孩的鳏夫level,当场直接就把女方给吓跑了。

不过辛瑿很酷,完全无视辛子翰气得差点掀桌的举动。

冷冷地甩下一句话:“你现在这样和别的女人在一起,我妈很不高兴。”

辛子翰气结,甚至是爆了出口:“我TM哪知道你妈是谁?她算哪根葱啊凭什么管我啊?”

“反正,我不会让她不高兴。”

父子俩的争锋相对,辛子翰最终落了下乘。

这件事,江慕雪也不记得是谁给她听得了,反正她知道的时候足足笑了几。

她这个舅舅啊,终于有个女人来好好治治他了。

不过辛瑿的生母也是很硬气,就这样一直过了几年,根本就没有出现过。

所以这次江慕雪的婚礼,来参加的是辛子翰一家,其实不过就是辛子翰辛瑿父子两个人。

江慕雪到了酒店之后,先被服务员带去了顶层套房,没过多久婚庆公司也派人过来给她介绍了一下第二婚礼流程仪式。

一直到中午的午餐时间,江慕雪才总算见到了辛子翰和辛瑿。

辛子翰是提前来的,江慕雪早已见过,但是辛瑿因为要上学,是今早上才从锦城飞到的云城。

甫一见到辛瑿,连江慕雪都有些吃惊,辛瑿今年已经十三岁刚上初中,个子却已经长得和身高一米七的江慕雪一样高。

他站在辛子翰身边,还穿着学校校服,但俨然已经是个帅气的少年。

但他眉眼,长得简直和辛子翰年轻时如出一辙。

辛子翰现在看起来也不老,两个人站在一起看起来反而更像是兄弟。

见江慕雪出现,辛瑿礼貌的叫了一声:“表姐。”

声音有些沙哑,很明显正处于青春期的变声期。

江慕雪笑着看他,脸上有些慈爱:“瑿,好久不见都长这么高了。”

辛瑿笑笑:“嗯,最近才长高的。”

江慕雪看着他嘴角那抹笑,不由眼皮一跳,她觉得她有一种看到了年轻时那个风流的舅舅辛子翰的错觉。

“瑿,要好好学习。”别太早谈恋爱。

这没出口的后半句,真的是她对生怕这个表弟步她舅舅后尘的担心。

“表姐,我的成绩很好。”辛瑿认真答道。

“雪,舅舅都杵这半了,我都没听你叫我一声。”辛子翰看着江慕雪自顾自地辛瑿着话,故作生气的开口。

“哎,我的好舅舅,这些我都见了你好几次了,难得见一次瑿,你还不允许我和他多会话?”

“那我也是你舅舅,你忘了你时候可是很粘我的!”

江慕雪哭笑不得,那是时候啊我的亲舅,她今年都25了!

三个冉酒店7楼的餐厅坐下,辛子翰点了江慕雪喜欢吃的菜,江慕雪又问了辛瑿喜欢吃什么,辛子翰也皱着眉点了。

江慕雪看着全程无交流的父子两个人,不由在心里叹了一口气。

辛子翰从来没有过做父亲的经验,而辛子翰认亲的时候都已经十岁了,十年的时间缺失,显然让两个人都很难找到最合适的相处方式,所以到现在为止两个人都还有一种不出的别扭。

菜上桌之后。

辛子翰才淡淡的开口。

“雪,你父亲呢?”

“江慕雪低头喝着酒酿圆子,淡淡应声:“应该也在酒店里。”

只是,她还没见过。

“雪,你知道,我一直是不喜欢你父亲。”

“嗯。”

“但是可能我这几年有了儿子,忽然也挺理解你父亲的,他毕竟年纪也大了,你总归要出嫁的,总需要有个人在身边照顾他。”

江慕雪在心里翻了个白眼,这话根本就是给辛瑿听的,辛子翰就是在借着她让辛瑿别老是捣乱他的恋情。

江慕雪面不改色,继续夹着菜:“需要人照顾我可以给他请保姆。”

辛子翰被江慕雪一句话给堵了回来,顿时有些气结,一看坐在旁边的辛瑿也弯着唇角,气更不是不打一出来,立刻给了他冷脸色:“好好吃着饭呢,你又笑什么?”

辛瑿看看都不看他,直接看着江慕雪:“我觉得表姐得很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