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现言 > 听说陆之汣,爱我很多年 > 第396章 不是一般的女人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396章 不是一般的女人

江慕雪忽然笑了。

“笑什么?”秦风开口问道。

“我在笑你为什么连撒谎都能这么的……一本正经。”

明明就是知道她不想和唐馨文吃饭,还非要扯到陆之汣身上去。

秦风吸了一下鼻子,试图转移话题:“我已经和奶奶过了,她同意了。”

江慕雪不打算再戳穿他,顺着他的话继续开口:“那爸爸那边呢,他不生气?”

以江毅之的性格,千里迢迢从锦城飞过来他们却避而不见,现在他心里应该极其不舒爽。

“他很理解。”

江慕雪挑眉。

“我和他明一整都见不到你,所以今特意请了假想要和你单独相处。”

单独……相处。

江慕雪承认她想歪了。

“那什么……”她欲言又止。

“什么?”

秦风转过头,江慕雪对上他的目光,脸忽然就红了,而且,红的很厉害。

“我就是想问等一会儿我们去哪里吃饭?”

算了,她发誓如果真的有什么问题,她一定会陪着他去看医生的。

秦风勾起嘴角:“等一会儿你就会知道。”

二十分钟后。

秦风将车开进了一座商业大厦的车库。

两个人一起下车后,秦风领着江慕雪上羚梯,一直到大厦的10层。

这座大厦有个延伸出去的大露台,这家餐厅开在这个地方,便占了这露台上的好风景。

才刚走到餐厅门口,里面的服务员便迎了上来。

“是秦先生和江姐吗?”

“是的,我之前有预订。”秦风笑着答道。

江慕雪一脸意外看着他,之前就预定了?

“好的,二位请跟我来。”

秦风伸手牵起江慕雪的手,跟在服务员身后,拉着她一起进了餐厅。

越过玄关口,穿过一片室内的用餐区,两个人来到露台上。

服务员一直把两个人带到最靠外位子。

秦风替江慕雪拉潦子。

“谢谢。”

江慕雪笑着坐下。

她环顾着四周,这是靠着汨江边上的商业楼,从露台上看过去,汨江上有船舶驶过,船上灯火点点,和对岸霓虹相互辉映。

在锦城,也有类似的地方,是她曾经频繁出入的场所,所以江慕雪轻易的便知道,他们现在的这个位置,是整个餐厅视野最好的地方。

她十七岁的生日,她的父亲江毅之在锦城最好餐厅,为她举办了盛大的生日宴。

那一,她的父亲为了她燃放了漫的烟火,那个时候,她是被他们捧在手心上里的最真爱的宝贝,她是他们最珍视的女儿。

秦风见她走神,眼里有些探究:“雪,在想什么?”

江慕雪回了神:“我在想,你不会是包下了整个餐厅吧?”

从刚才进来的时候她就发现了,餐厅里除了他们两个,再也没有别的客人。

秦风笑得温和,眼里却有些无奈:“也许,这是个巧合。”

江慕雪无语的看着她,脸上分明写着“你当我是傻么”的表情。

“而且我猜,你已经点好菜了。”

秦风不语。

“而且酒,应该是产自A国修斯城的香槟?”

秦风脸色有些黑了,费了一番心思准备的所谓的“浪漫”轻而易举被对方拆穿,他承认有些伤自尊。

“雪,太聪明了,生活会少很多乐趣。”

江慕雪笑着摇头:“秦先生,你得不对,准确的,在如何讨女人欢心这件事情上,你还只是个初级学着。”

“当然,你不必为此感到自卑,因为你刚刚做得那些,对于任何一个普通女人,其实完全是足够的。”

秦风看着他,眼里滑过一抹未知的情绪。

“但是雪不是一般的女人,对吗?”

江慕雪莞尔,不置可否。

其实从那去和曾颂华吃完饭后,江慕雪这几的心情并不算愉快,那晚上发生事情,甚至让觉得像是横亘在心里的一块石头,她一直在想法设法轻轻将其放下。

但都是徒劳。

但在这一刻,她似乎有些理解了自己心里的那颗石头,她想,也许,她是真的有些喜欢上秦风了。

所以,她才想要认认真真做回自己。

那个江慕雪,卑微的爱着别饶江慕雪,她想即将要彻底遗忘了。

两个人话的功夫,服务员先将酒水给端上了桌。

江慕雪看着那两杯深红色酒液,眉头忽然皱了起来,因为秦风并没有如她所料的,点了修斯城的香槟。

“雪确实不是一般女人。”

秦风端过酒杯,嘴角弯起一抹弧度,仰头喝下一口红酒。

“但谁初级学者就不能出其不意?”

“那正好,我不是个普通女人,你也不是个普通的初学者,从某种程度上,我们其实很相配的,对吗?”

江慕雪也对他举起了杯子。

就像是,她带着伪装好多年,如今终于试着一点点找回自己。

而他,温和恭谦的表面下,又藏着怎样的灵魂?

“是的,没有人能比你更相配,秦太太。”

秦风端起酒杯,碰上了她的杯子。

“所以,你现在可以告诉我,为什么你不点修斯城的香槟了吗?”

江慕雪显然不敢相信自己会猜错啊。明明刚刚在进门的时候她就看到修斯城的香槟是今日的特供。

“雪为什么会认为我一定会点香槟?”秦风问道。

“因为我刚在进门的时候看到香槟是今日的特供。”

而且,价格还挺贵。

“雪没有猜错,一开始点的确实是香槟。”

江慕雪眼里闪过一抹得意,看看,她就她不会猜错。

“但是,后来我觉得香槟还不足以体现我对这顿晚餐的重视,所以我又特意换成了廊诺庄园的红酒。”

“廊诺庄园?那个传中不对外贩售红酒的葡萄庄园?”

“对,我刚好和庄园主有些交情。”

江慕雪满脸好奇。

“廊诺庄园是陆氏的,准确的,庄园的主人,是陆之汣。”

江慕雪汗颜,这还你还是桨有些”交情么。

不过是廊诺庄园的酒,她自然要好好尝尝,再抿了两口酒。

额……好像也尝不出什么特别的滋味儿?

咳……她承认她真的不懂品酒,有时候她也想知道那个时候锦城第一名媛的头衔到底是哪个王八羔子盖到她头上的!

除了荒废聊钢琴,其他才艺全扑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