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现言 > 听说陆之汣,爱我很多年 > 第394章 秦风,好好对江小姐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394章 秦风,好好对江小姐

“咚咚——”

车窗忽然被敲响。

沈苌抬起了头,看着车外的身影,不由有些愣。

几秒之后,她拉开车门下了车。

“陆之汣,你怎么会下来?”沈苌站在她面前,仰头看着他。

陆之汣凝视着她:“因为等不到你上去。”

沈苌淡笑了一下,其实她确实想一会儿直接走来着,她也不知道刚才自己为什么就冲出来了,她好像有好多话要问他,但后来,又觉得没有意义。

她不得不承认,她可以在所有人面前趾高气扬目空一切,她可以所有人都质疑她的时候,出那句,只愿长配地久。

但只除了陆之汣在面前,这个人男人太强大太耀眼,耀眼到让她自卑。

“陆之汣,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

好到,让她没法拒绝,好到,让她接受得不那么坦然。

陆之汣墨色的眸子里闪烁着某种未知的光芒,他看着沈苌,缓缓开口。

“你值得。”

她值得,没有人能比陆之汣更知道。

沈苌有些哽咽:“陆之汣,谢谢你。”

谢谢你让我爱的人是你。

陆之汣嘴角终于挑起一抹笑容:“其实然金融也有秦风需要利用的东西,从某种程度上,你们算是合作双赢,所以,不要有那么重的心里负担。”

一句话,将沈苌的感动的泪水瞬间给憋了回去。

沈苌无语的看着他,从什么时候起,陆之汣也变了??

“这个利用,是不是和叶灵溪有关?”

陆之汣挑眉看着她,默认。

“雪会受伤吗?”

“我不关心。”

沈苌脸色拉了下来:“雪是我的朋友,如果秦风不能好好对她,我一定不会坐视不管。”

陆之汣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他想他有些无法理解女人之间这种突然的友谊,只不过有一点他很清楚,如果江慕雪有什么不好,沈苌一定会因为同仇敌忾而迁怒于他。

所以,他还是很有必要敲打一下秦风的。

沈苌完话直接转身要回车里,却被陆之汣拉住。

“去哪里?”

“回公司。”

陆之汣没话,但是手也没松开。

“我专门从顶层下来见你,你就没有一点表示?”

“什么表示?”

陆之汣逼近她,脸上很明显写着某种“求吻”的意味。

沈苌扬着下巴冷哼了一声:“你对我隐瞒了秦风和秦正的关系,我没生你的气,算是扯平了,而且,又不是我叫你下来的”

趁陆之汣因为她这神一般的逻辑而愣神的间隙,沈苌扯开了他的手,回到车里,踩了油门出了车库。

陆之汣站在原地,一直到车子消失在自己的视野,才又转身回了顶楼。

因为陆之汣是听秦风汇报工作的时候突然出了门,所以回来的时候秦风还依然顶楼等着他。

见陆之汣没出去多久又回来,脸色,还不怎么好。

秦风心里有些巍巍然。

“陆总,上次那个有漏洞的企划案,我已经重新让他们改过了……”

“秦风,你是后结婚?”

“是的,陆总。”

“今就先到这儿,你先回去,明也不用来了。”

“啊?”

“工作是做不完的,多花点时间陪妻子。”

秦风默了,所以刚刚陆之汣去见沈苌,两个人是了什么?

“好,谢谢陆总。”

秦风将桌上的东西收起,转了身正要出门。

“秦风,好好对江姐。”

秦风脚步顿住,他回过头看着陆之汣,他的目光已经落在了面前的文件上。

这是陆之汣,第二次,和他这句话。

“我会的。”

这是秦风,第一次,认真的回答。

秦风将工作文件放回总助办后,便直接关羚脑出了陆达集团。

到地下车库取了车,直接往了别墅的方向开。

别墅的装修是前两的才竣工的,秦风一直都还没有来得及去看。

而且别墅离江慕雪上班的地方近,想着看完别墅后可以等着她下班。

半个时后,秦风将车开进了别墅的停车位。

大门是指纹密码锁,只录入他和江慕雪两个人指纹。

秦风轻松就开了门,进门后,越过玄关口,引入眼帘的便是那副他和江慕雪一起完成的“雏菊”,秦风站在那副画面前,想起那江慕雪一副抓狂的样子,嘴角不禁也上扬起一抹笑容。

他走进厨房,果然如江慕雪所的一样,完全就是极简的设计,甚至案台上,只安装了一个灶台,因为两个人都不擅长做饭。

之前秦风询问过她是否需要请个住家保姆,江慕雪却拒绝了,她这么多年已经习惯一个人做所有的事情了,只是别墅太大,只需要叫个钟点工定时打扫就好。

整个装修的色调是灰蓝调和暗粉,每一个细节都有江慕雪花过心思的痕迹。

比如,铺在在餐桌上的那块田园风的碎花餐桌布,比如落地窗边那几株盆栽的摆放,甚至是置物架上随意放着的几分书籍,都是秦风爱看的类型。

秦风第一次觉得,家里如果有一个是细节控的女主人,其实真的是蛮不错的体验。

因为一切,都是江慕雪喜欢的样子。

一切,也都是他喜欢的样子。

秦风提步来到二楼,楼上一共四个房间,房门上此时已经被贴上了红色的喜字,秦风会心一笑,他敢打赌这个喜字绝对是老太太聂从柔叫人过来贴的。

推开主卧的门。

卧房里梳妆台上空空如也,只除了放着的一个相框。

相框里,是一张合照,那是十七岁的江慕雪和辛雪瑶。

这是秦风第一次看到江慕雪十几岁时的模样,照片里,她笑容明媚,就像是在清晨绽开的花朵,花瓣上还沾着尚未蒸发的露珠,纯洁到让人不忍心采摘,他想如果在那个时候,他遇见的人是江慕雪,会不会一切都会不一样?

秦风正看得有些出神,浴室里却忽然传来了响动。

他放下相框,转头看去。

江慕雪站在浴室门口,身上,只裹着一张浴巾,头发也是湿的,脖子和脸上还挂着水珠,似乎是刚洗完澡。

江慕雪看着房间里的秦风,也愣在了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