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现言 > 听说陆之汣,爱我很多年 > 第391章 你一直都认错人了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391章 你一直都认错人了

沈歌眼泪终于崩塌,她拼命的摇头:“我不相信!我不相信!肯定是沈苌这个贱人,因为她恨我!所以从一开始就给我设了局!”

秦风躬身弯腰,逼近沈歌:“每个人都得为自己做出的事情而付出代价,就算是夫人不计较的事情,陆总也会连本带利的替她一一讨回!”

沈歌紧咬着牙关,她眦红了眼睛,内心的交织着痛苦与愤怒,几欲崩溃:

“为什么,他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秦风声音淡漠,好像某种末日的审判:“沈歌,你在过去的十年,对夫人做过所有的残忍的事情,都需要另外一个十年来忏悔,这是一开始,陆总就给你定下的结局。”

秦风直起了身体,声音平淡到不含一丝情绪:

“从今往后,不要再抱有任何的一丝的妄想。好好对待这个陆总专门为你定制的十年,否则……”

话未完,秦风却止了声。他嘴角勾起一抹警告的弧度,转身抬步。

沈歌颓然的坐在椅子上,她聋拉着头,流泪也变成了无声。

“三年前在M国诺基山,他真的不记得了么?”

秦风脚步停顿,眉心微拧:“你谁?”

“陆之汣,在诺基山上,他曾经向我借了一把伞,他他会回来找我,但是他却连名字也没留下。”

只有沈歌知道,在那个下着雨的清晨,他站在屋檐下,仰头看着空落雨的样子,几乎能摄人心魂。

她甚至还记得他微微转头时侧脸的弧度。

还有那一句。

“姐,可以借一下你的伞么?”

于是,一并被他拿走的,不只有伞,还有,她的心。

“既然没留下姓名,你又是怎么能确定那个人一定是他?”

沈歌转过头,一脸的坚定,好像这就是她内心深处,最坚信的真理。

“我知道是他,从回国那晚上,见到他的那一刻,我就知道是他!世界上,再也不会有第二个人像他一样的人,我不可能会认错!”

“诺基山是吗?”

“没错!”

秦风眼里看着她,眼里终于有了些情绪,似不屑,似悲悯,似同情。

然后他嘴角扬起一抹淡笑,转身走到门后。

将门拉开的那一秒。

“沈歌,你一直都认错人了,你口中那个人,绝对不可能是陆之汣!”

因为,三年前的陆之汣,半身瘫痪,根本就不可能去诺基山脉,更不可能,在那里和一个陌生女人借了一把雨伞。

“你谎!我根本就没认错人,我根本就不可能认错人……”

秦风抬步走了出去,房门被关上,也彻底将沈歌的歇斯底里隔绝。

秦风快步走出监狱的大门,南鸿飞早已等在那里。

才走到车前,南鸿飞便朝他扔过来一支烟,秦风伸手接下,却没有要抽的意思。

“需不需要我打个招呼,让里面再特别关照一下。”

秦风摇头:“不用,足够了。”

他此行的目的已经达到,他最后留给沈歌的那句话,足以让她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度日如年。

南鸿飞扔掉手里的烟蒂,拉开车门进了驾驶位。

“其实我一直有一件事想不通。”南鸿飞开口道。

秦风挑眉看着他:“哦?竟然还有能让南局长想不通的事情?”

南鸿飞给他扔了一剂白眼:“差不多得了,你子也适可而止啊。”

秦风笑笑没话,拿起来刚才南鸿飞给的烟点燃,反正不是在他的车里,也无所谓。

“既然你们一开始就这么有把握解决这个女人,为什么还要弄之前那一出?你们完全可以一开始就直接用盗窃商业机密罪将她直接弄进去。”

秦风吐了一口烟雾:“生理上的痛苦算不了什么,诛心才更能人让人受折磨,等一个人从谷底到云端之后,再缓缓将其推入悬崖,这才是我们陆总最想要的方式。”

否则,他也不会选择在沈歌被宣判无罪的时候,再以盗窃商业机密罪,将她重新推入地狱。

南鸿飞撇了他一眼:“呵,真够狠的。”

秦风怂了一下肩:“是吗?我怎么不觉得?”

南鸿飞咧开嘴笑了一下:“我不得不,你在陆之汣身边久了,心也越来越黑了。”

秦风莞尔一笑,他不觉得黑心有什么不好。

“对了,你婚期是什么时候来着?”

“下星期。”

“下星期?”

“怎么?没空?”

“好像有个案子需要去外地出差。”

“你是怕被伯母催婚?”

南鸿飞身体一僵:“怎么可能,我确实有公务在身,不过你放心,大红包一定少不了你的。”

秦风打量了一下他,半晌终于眯着眼了一句:“你难道真的不喜欢女人?”

艹!

南鸿飞吓得差点把油门当刹车踩。

南鸿飞咬牙切齿:“再造老子的谣,信不信我能立刻给你扔下车去!”

秦风看着他一脸的威胁。

算了,他确实打不过南鸿飞。

“我就是开个玩笑。”着脸也看向窗外。

南鸿飞将秦风送回云东分局,秦风才换了自己的车回了陆达集团。

半时。

陆达集团。

秦风走进总裁办,陆之汣正坐在桌前处理公文。

“都处理好了?”陆之汣声音冷淡,眼睛仍看着手里的公文。

“是的,沈歌三年前在M国的诺基山就见过陆总,想必那沈越去然金融,是和夫人了这个事情。”

陆之汣眉头皱了起来。

“她你在诺基山和她借了一把雨伞,并且允诺一定会回去找她,她在原地等了三都没能等到你回去但是你却完全杳无音讯,我想就是在那个时候她爱上了你……直到三年后她回国,在顾氏周年庆典上她才知道你是陆之汣……”

陆之汣终于抬起了头,出口打断他的话,“秦风,如果还想下周能顺利结婚就适可而止。”

两个人都很清楚,沈歌在诺基山上遇到的人根本就不是陆之汣。

不知道从什么开始,秦风也敢拿他寻开心了。

秦风脸上扬起一抹笑容:“所以我跟她她认错了人了。”

“嗯。”陆之汣有低下头去看起了公文。

过了一会儿,秦风却还站在原地。

陆之汣头也没抬。

“你工作都做完了?”

秦风吓了一跳,拔腿快走就走出了总裁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