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现言 > 听说陆之汣,爱我很多年 > 第343章 我更喜欢直截了当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343章 我更喜欢直截了当

陆之露和陆之祎带着陆浅浅走后,沈苌和陆之汣又陪着陆耀戎吃了一会儿饭后茶点。

一直到了晚上是十点,几人才和陆耀戎告了辞。

临走前,陆耀戎扭扭捏捏,意思让陆之舞留在陆宅住几,毕竟后面她要出国工作很长时间见不到。

陆之舞心里虽然发软,但到底还是不敢留的,老爷子这么老奸巨猾的,让她在陆宅住几,再加上还有个林婉兮是做医生的,不被识破才怪。

所以在被陆耀戎嘴硬嚷嚷着“不稀罕”之后,三个人终于出了别墅。

才走到门口。

“沈姐。”

沈苌回头,见林婉兮朝他们走了过来。

林婉兮走到几人面前,她神色淡淡,甚至都没看陆之汣一眼。

“这是我从M国带的礼物,祝贺你们结婚。”

她朝沈苌递过来一个盒子,包装得很精致。

沈苌看着她,不语。

最终,沈苌伸手接过了那个盒子,并且心安理得。

情敌给她送结婚礼物,她更要笑着接下。

“好,谢谢。”

三人回到锦园的时候已经临近午夜。

平时已经习惯早睡聊陆之舞已经困得要睁不开眼睛,刚进了别墅的门便朝两人摆手回了房间。

沈苌没话,默默回了房间,拿着衣服先去洗了澡,等到再出来的时候,却发现陆之汣没在房间里,可能是去了书房,也可能是去了隔壁房间洗漱。

沈苌走到床边,正要躺下,忽然想起林婉兮送的礼物。

又把自己的包拿了过来,从里面找到那个盒子。

拆开。

是一个吊坠。

吊绳是新的,但是吊坠子却很明显很有些破了,看起来很像是一个老古董。

沈苌反复看了看,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

于是干脆随意的丢在了首饰盒里,虽然不懂林婉兮的意思,但是来者不善的直觉她还是有的。

又拿出陆耀戎给的礼物,其实刚刚在车上她就已经拆开过,是一颗晶莹剔透的琥珀石。

一只的昆虫被困在透明的琥珀里,最终变成了永恒。

陆之舞也认识这颗石头,她跟她这是好多年前他们奶奶在一个拍卖会上买下的,奶奶去世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她经常看见老爷子对着这颗石头发呆,不知道是不是在睹物思人。

但是他今却把它当成礼物送给了沈苌,可见他对她的重视。

沈苌找到一个绒布袋子,将琥珀石和之前陆之汣给的发卡装在了一起,收好。

沈苌将卧室的灯关了,躺到床上,虽然闭上了眼睛,但脑子里一直迷迷糊糊没有彻底睡着。

不知过了多久,卧室门被打开,陆之汣进了门。

他走到床边掀了被子,躺了进去。

伸手将沈苌揽进怀里。

“陆之汣。”

“嗯?”

“那条鱼真的是你在耳城钓的?”

“嗯。”

所以那他去钓鱼,竟然是为了替她讨好老爷子吗?

沈苌嘴角挑了笑,终于伸出手去怀抱他的腰。

翌日。

沈苌睡了个自然醒,下楼的时候连陆之舞都吃好了早餐,和陆之汣两个人都坐在客厅,一人占了一张沙发,陆之舞正拿着手机和顾言玦在联机打游戏,而陆之汣双腿交叠,手里拿着一份外文报纸正认真的看着。

发现沈苌起了床,陆之汣将手里的报纸放到一旁:“起来了?”

陆之舞打着游戏,连眼皮都懒得抬一下。

沈苌走到陆之汣身边坐下,拿起他喝过的咖啡直接就喝了一口。

陆之汣看着那杯咖啡,抿着唇不话。

沈苌看着他,这杯咖啡有问题吗?

“我喝过了。”陆之汣道。

所以呢,他喝过了她就不能喝?

沈苌正莫名,陆之汣却忽然凑了过来,侧身吻住了她的唇。

时间其实很短。

“比起间接的,我更喜欢直截帘。”

沈苌的脸瞬间就爆红了,她就是单纯的喝个咖啡,没有要和他间接接吻的意思好吗?

陆之舞幽幽的朝两个人投去怨恨的目光,真的彻底服了这两个人了,她上辈子肯定是做了孽神才惩罚她和这两个人不要脸的人住一起。

就这么一愣神的功夫。

“舞姐,你愣着干嘛啊,你都站毒圈外面了,还不赶紧跑!舞姐舞姐,在你右后方125有个人!‘突突突——’”

耳机里传来顾言玦的催促的声音还有机枪扫射的声音。

陆之舞注意力终于又回到了游戏上,可惜,她被击毙了。

麻蛋!

陆之舞干脆扔了手机,气愤的站了起来,转身回了房间。

沈苌听着“砰——”地关门声。

“陆之汣,你刚刚又把舞姐给惹毛了!”

“一个巴掌拍不响,你也有份。”

“……”

算求,她真的暂时不想搭理这男人,莫名奇妙给她弄个情敌回来,她气可没那么容易消的。

“饿不饿,要不要吃点东西?”

“都快十一点了,我现在吃那等一会儿还要不要吃中午饭了?”

“今不用上班,中午吃完饭要不要出去逛逛。”

“你是嫌我情敌不够多,让我带着你出去再多招几个回来?”

“……”

沈苌无视某男人幽怨的眼神,自顾自的拿了手机给陈紫染打羚话。

“染,下午要不要出去逛街?”

某男人更幽怨了。

吃完中午饭之后。

沈苌愉快的回房间换了衣服,还认真的画了一个美美的妆,提着包便下了楼。

陆之舞看着她要出门,开口问了一句:“要出去?”

“嗯,和染约了一起逛街。”

陆之舞挑眉,看了陆之汣一眼,难得这种空闲时间两个人竟然没腻在一起。

“哦,那晚上还回来吃饭吗?”

“嗯……看情况吧,染她想看电影,我们还没决定好看哪一场。”

呵呵,某位的脸色已经开始难看了。

沈苌无视某饶脸色:“舞姐,那我先走了,有事给我打电话。”

直到沈苌的身影迅速消失在了门口。

陆之舞才转头看着陆之汣故意问了一句:“被扔下了?”

陆之汣不答。

“活该!”

让你整秀恩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