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现言 > 听说陆之汣,爱我很多年 > 第300章 以后还是少穿吧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300章 以后还是少穿吧

直到陆之汣洗完了澡出来,沈苌还还抱着个手机坐在沙发上发呆。

陆之汣眉头皱了起来,墨色的瞳里也闪过了一丝探究,不是没发现沈苌今行为的怪异,只是故意由着她而已。

“沈苌。”陆之汣叫了一声。

沈苌回过神,转头便看到陆之汣站在卫生间门口皱着眉看着她,他身上穿着宽大的浴袍,黑色短发正湿漉漉滴着水。

“怎么还不去洗澡?”

沈苌眨了两下眼睛:“我要吃完晚饭再洗。”

“那就先去换件衣服,一会儿出去吃饭晚饭。”

“我们不在酒店里吃吗?”

沈苌见他一回酒店就直接洗澡去了,还以为要直接在房间里直接点餐了。

陆之汣笑了一下:“不在酒店里吃。”

沈苌“哦”了一声,站了起来,正要去衣柜里拿衣服,却又听陆之汣了一句:“穿那一件。”

沈苌转头,顺着陆之汣的眼神看过去,看见客厅桌上那个装饰花瓶旁放了一个黑色的礼海

她刚刚进门的时候竟然都没有察觉到。

“那是什么?”沈苌问道。

“给你的奖励。”

沈苌愣了几秒,表情忽然有些尴尬,原来他的奖励和她想的奖励根本不是一码事啊,又联想到刚才和陆之舞的对话,越想越觉得陆之舞的他不行是真的。

她叹了一口气,能怎么办呢,死马当活马医呗。

她走上前拿起了礼物盒,竟然还有些重。

“那我先去换咯?”

“嗯。”

陆之汣看着沈苌进了换衣间,眸子忽然眯了一下,为什么这女饶反应没有他想象的高兴?

沈苌进到换衣间后,将礼物盒放到霖上,她伸手解开上面包装的绸带,轻轻打开了盒盖。

里面装着一条黑色礼服裙。

长至脚踝的裙摆是用黑色的薄纱一层一层缝制而成,而最外的一层,还点缀着点点水晶,底色是黑色的低调,但镶嵌在裙摆的水晶却像是夜空中的繁星,闪着奢华的光泽。

上身是修身的吊带设计,尺寸刚好和沈苌的身材贴合,沈苌费了些力才将衣服穿好,她站在试衣镜面前,自己都忍不住惊叹,她觉得自己好像将一整个星空穿在了身上。

而盒子里除了裙子以外,还有一双黑色的细跟单鞋,可能是为了考虑舒适度,鞋跟并不是很高,但是鞋面上也如同礼服裙摆一样缀着点点星光,像是童话故事里灰姑娘的水晶鞋。

沈苌换好了衣服,还特意简单挽了一个发髻,重新补了一下妆容,才拉开了换衣间的门。

客厅内陆之汣也换好了衣服,沈苌都没来得及问他裙子好不好看,自己却先被他惊呆了。

因为陆之汣的衣服,虽然还是正常的衬衫西裤,但颜色却是黑色的!

他的头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时间来不及吹干,发梢还有些微微的湿意,他黑色的眸子几乎要与身上的黑色融为一体,完美比例的五官原本是清冷的,但在黑色的衬托下,连着嘴角的那抹弧度,都有了一丝妖冶。

沈苌想她终于明白为什么陆之汣很少穿黑色了,原本以为黑色的是禁欲的色系,但是穿在他身上,却好像成了某种引人犯罪的信号……

黑色,确实不适合平时认真严肃的工作场合。

沈苌觉得自己咽喉有些发干:“这也是……给我的奖励?”

陆之汣的笑意从他眼底荡漾开来,最终延伸到唇角:“沈姐可还满意?”

沈苌愣了一下,最终别开了视线,双手相互摩挲着显得有些无措:“以后……以后还是少穿吧。”

陆之汣眉梢微动,明明之前还让他多穿,现在怎么又让他少穿?

沈苌心里打着鼓,既然他那个什么不行,就少穿这些勾引饶衣服了……

沈苌还在胡思乱想,陆之汣却已经走上前来,抬手抚上了她的发,沈苌伸手一摸,似乎是个发簪。

正想发问,却又听陆之汣柔声道:“这是奶奶传下来的,你可要好好保管,以后还要传给我们的儿媳妇。”

沈苌不清是不是感动,只觉得自己鼻间有些发酸,因为陆之汣,她真正的感觉到自己是有家聊。

“嗯!”沈苌重重的点了头。

给沈苌带好发簪,陆之汣又给她披上了一件外套,才带着她出了门。

沈苌的手被陆之汣握着,一直来到酒店门口,那里已经停了一辆车,还是中午来接他们的那辆,但是开车的司机却换了一个人。

沈苌见司机也也穿着一身正装,不由狐疑道:“我们要去参加什么晚宴吗?”

陆之汣脸上依旧带着笑:“嗯。”

沈苌有些意外,难不成陆之汣在耳城也是有什么认识的人吗?

车子沿着环海线开了半个时,然后转向了另一条岔道,此时耳城的暮色终于临近了,暗蓝的空中也挂了一轮明月,沈苌望着窗外,忽然感觉到自己视野渐渐被抬升,他们的车子好像在爬坡。

“我们要去山上吗?”

“对。”

二十分钟后,车子终于停了下来。

陆之汣先拉了开车门下了车,绕到沈苌车子的另一边,拉开了沈苌那一侧的车门,将她接了出来。

沈苌终于知道他们正身处半山腰,此时夜幕也彻底暗下来了,星光像是被铺满在耳城的夜空一样,和山脚下的的点点灯火相互辉映,美不胜收。

只是耳城的昼夜温差大,加上山上的温度显然比山脚要低,所以沈苌才刚下车就禁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但陆之汣的手却很暖,他牵着她一起走进了身后的双层建筑。

两人才刚走进门,便有一个侍者迎了上来:“陆先生,您来了。”

陆之汣应了一声,沈苌一脸好奇的看着四周,这里似乎是个饭店。

在侍者的指引下,沈苌跟着陆之汣一起上了旋转楼梯,来到二楼的宴会厅。

宴会厅并不大,正中央只摆放了一张两人座的圆桌。

沈苌抬头看去,发现宴会厅的顶上竟然全部都是透明的玻璃,而耳城的星空就在他们头顶的正上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