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前面就是大姐的院子了,你进去便是,如今也没有什么不方便的了,小四自从大姐出嫁,觉得盼香居太冷清了,她又是一个喜欢热闹的性子,就搬去了和小秋一起住了。”

小夏解释了一番,望了望不远处,盼香居敞开的大门,估计着大姐应该还在,便不打算打扰,转身要走,却又被沈子生拦住了。

“清香公主的事,你要小心。明天便是花灯宫宴,你……”

“大姐夫,放心吧!”

不过一提到宫宴,小夏的头又开始痛了,她如今真的是十分的厌烦这些规矩超多的宫宴。

看着沈小夏捂着头,有些痛苦的样子,沈子生紧张的问道:“你怎么了?”

“没什么,你进去吧!我先走了。”

说着头也不回的走了。

而沈子生就站在雪地上梅林中梅花下,直直的看着渐渐消失在梅林里的姑娘,一身淡绿色的衣裙,仙气十足,像是要羽化登仙一般。

你站在那里看风景,却不知道,你其实是别人眼中的风景。

沈小春看着伫立在雪中的男子,看着他轻轻的折下一枝梅花,突然想到了小夏以前曾作过的一首诗。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心中的痛怎么也抑制不住,直接晕了过去。

“夫人?大小姐?”站在沈小春身后的百合吓坏了,抱住已经倒在雪地中的沈小春不知如何是好。

沈子生听见了身后的动静,转身一看,见倒在雪地中身影,心中有点乱,立刻跑了过去。

“怎么回事?”

百合有口难言,只能沉默,她总不能说大小姐是看见姑爷和二小姐有说有笑的气晕过的吧!

沈子生立马抱起人,往盼香居跑。

“还不开去叫大夫。”

百合心中荒乱,只能点有跑了出去。

…………

等沈小春悠悠的醒来,发现自己躺在一个昏暗的屋子里,烛光映照在淡粉色的纱幔上,让纱幔变成了橘红色,这是她的闺房。

转头一看,拔步床对面的罗汉榻上,沈子生正坐在那里安静的看书,屋里只点了一台烛火,他背对着烛火坐着,影子印在紧闭的格子窗棂上,让整个屋子都显得那样的温馨,让她的心也安稳了下来。

不知道是不是沈小春的眼神过于热烈,原本看得十分投入的沈子生都感觉到了,终于转过了头,一眼就对上了沈小春已经湿润的双眸,见沈小春立马转过了头,轻轻的放下了书,对着门口轻唤了一声。外间就传来了碟碗晃动的声响,没一会百合和涟漪便端着大大小小的碗盘走了进来。

“夫人,您可算是醒了,老夫人已经拆人问了几次了。”

沈小春一起身,已经放下书走过来的沈子生默默的拿过一个靠枕便放在了她的身后。

沈小夏看了他一眼,没什么也没说,问站在一旁的百合。

“我怎么会晕倒?”

百合知道大小姐想问的是什么,于是小心翼翼的回道:“你最近身子有点虚才晕倒的,是府外的大夫给您看的,并没有惊动府里的神医。”

沈小春听了,心又放在肚子里了。

“什么时辰了?今个就留在府里吧!”

百合小心的看了一眼沈子生,转而答道:“已经酉时三刻了,老爷说今个就住在这里不走了,已经通知家里了。”

沈小春点了点头,这才接过已经热了两回的莲子粥,慢慢的喝了起来,屋子里一点声音都没有,百合和涟漪更加小心的伺候着。

等沈小春简单的吃完了一碗粥,一摆手,把两个丫鬟都撵了下去。看着紧闭的房门,坐在那里愣愣的出神。

不知道过了多久,沈子生正打算起身离开的时候,沈小夏才木木的转过头,终于开口了。

“你打算去哪里?这里是义善伯府,只要你走出这扇门,别人就都知道了我们的事。”

沈子生脚步一顿,站在门口犹豫了半天还是转过了身子。

“你是因为她吧!真是可笑,你不知道她是我的亲妹妹吗?如果你的心里早就有了她,那你为什么还要答应我们之间的婚事?”

面对沈小春的一声声质问,沈子生只是僵硬的站在那里无言以对。这让沈小春更加的气愤难当,有苦不可言。

屋子里只有一支快要燃尽的蜡烛,不时的爆出一个灯花,两个人都像是被定住了一般,痛苦的连呼吸都觉得困难。

沈小春眼中的热泪终于流了出来,打破了这诡异的静谧。

“事情已经这样了,我希望我们能好好的面对未来,你和她是不可能的,她有意中人你也是知道的,我们可以从新开始,对吗?”

沈小春希翼的目光转向依旧一动不动低着头不知道还在想什么的沈子生,等着对方的答案。如今她能做的只是卑微祈求,这是一种悲哀,却也是她的选择。

就在她等的快要绝望的时候,沈子生终于抬起了头,看了她一眼。

“你早点休息,明天早上我们就回家。”

‘回家?’简简单单的两个字就让沈小春又看到了希望,她们还都年轻,她是沈子生名正言顺妻子,总有一天他会接受自己的。

第二天就是一年一度的花灯节,一大早沈子生便带着沈小春连早膳都没用便回去了,他们也要准备参加今晚宫中举办的花灯宴。

而义善伯府也是一家人整装而发。

坐在马车里,小四一直在晃悠着二姐的胳膊,去年二姐表演的节目,到现在她还没忘呢!简直就是太精彩了。

“二姐,今年你要表演什么?可不可是先偷偷的告诉我?我的小伙伴们都好奇极了。”

何氏自从升为一品诰命夫人,又是何家的嫡长女,时常也会参加一些夫人们的聚会,小四经常跟着,就结识了不少的小玩伴。

“今年二姐没有准备。”

小四明显不信,委屈的一撇小嘴,故作生气的把头转到了一边。

小夏见了捏了一把她胖乎乎的小脸,笑道:“今年二姐不用表演节目,所以就没准备。”

“为什么今年不用表演了?”

沈小夏想了想,却不知道怎么对孩子解释这么一个复杂的问题。

“大概是因为他们都已经知道了二姐的厉害,要是二姐再上台表演的话,今年的魁首岂不又是我的,那样的话,有些人该不高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