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几息之间,走过来一对行色匆匆,面色焦躁鬓角带汗的宫女。

“阿紫,咱们办?那个姓夏的老女人又撞墙寻死,这要是死了,公主一定会要了咱们的小命的。”

“先别慌,她不是还剩一口气吗?咱们赶紧去请太医看看,应该死不了。反正公主也没少这折磨那个姓夏的老女人,只是她有口气活着,公主就不会怪罪咱们的。”

“那咱们快走。”

两个小宫女悄声的讨论了两句,又加快了脚步,急匆匆而去。

等两个宫女走远了,沈小夏主仆二人才从花木中钻了出来。

姓夏的老女人?她已经找夏先生许久了,但是夏先生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般,一直没有找到下落。

她记得鬼不见介绍夏先生来给自己姐妹当先生的时候提过一嘴,这个夏先生曾经给皇城里的公主当过老师,那么刚刚两个宫女口中的姓夏的老女人会不会是自己要找的夏先生呢?

沈小夏思忖,这件事一定要好好的查一查,如果夏先生真的是被人软禁在皇宫里面,那么就可以解释风云山庄这么久都没有找到夏先生的原因了。

“姑娘,用不用奴婢跟着她们?”

小夏遥遥头,抬脚向另外的一个方向走去。

“先不用打草惊蛇。”

走了将近一刻钟的时间终于找到了一个宫中的侍女,等宫女带着小夏找到原来的位置时,只见沈小春和沈小秋已经急的团团转了,满脸的焦急和担心。

见到小夏终于回来了,就是沈小春也忍不住抱怨了一句。

“都半个多时辰了,你去哪了?”

“瓜果吃多了,去如厕了。但是这个园子实在是太大了,就迷路了。”

听了小夏的解释,沈小春姐妹终于松口气,这可是皇宫,走错一步路都是可能被杀头的,刚刚真是吓死她们姐妹了,总想着小夏是不是出事了。

“三位小姐,请移步照雨亭,晚宴很快就要开始了。”

一旁也已经等候多时的两个小宫女附身额头,率先在前面带路。

义善伯府的三姐妹牵着手跟在后面,一路上说说笑笑,好像已经忘记了刚刚的不愉快。

上了照雨亭,晚宴摆在大殿中,此时除了主位的清香公主还没有到,所有的小姐都已经落座。

见义善伯府的三姐妹最后才到,本就不满姐妹三人的自然会抓住机会酸上两句。

“义善伯府的架子可真大,清香公主举办的宴会都敢迟到,是不是根本就没把皇家的公主放在眼里啊?你们是不是想造反?”

五陵郡主把沈小夏刚刚对付自己的话又还了回去,觉得这次自己一定是站了上风了。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更何况,我们姐妹根本就没有迟到。”

沈小夏淡淡的回了句,和姐妹落座自己的位置。

“你……”五陵郡主气的拍案而起,她刚刚污蔑自己的时候说的理直气壮,自己说上两句就成了欲加之罪,真是气煞人了。

“清香公主到……”

众人一听,赶紧起身行礼,哪里还敢大声喧哗。

皇家公主的气质却是不是一般人可以比的上的,一身明黄色的华美宫装,也就皇家公主才敢穿,上位者的气势尽显。

“众姐妹不必多礼,请起身落座。”

“谢公主。”

“每次宫宴都是那些菜色,估计你们也都吃腻了,这次是特意从雪莲国请来的厨师,雪莲国的使团在上京的时候,这个厨师是负责给雪莲国的王配菜的,大多都是雪莲国的菜色,大家吃个新鲜。”

清香公主一个眼神,殿门口的宫女们端着方盘鱼贯而入,菜香随之飘了进来。

“清香公主有心了,让我们这些足不出户的姑娘们,也能借着您的光,吃上雪莲国的美食。”

“听说雪莲国喜食牛羊肉,所以雪莲国的人都长的十分的强壮。”

这些小姐们要是平时肯定是不吃这些东西的,一是,牛羊肉吃多了体味大,二是吃多了长肉,这里的姑娘还是以窈窕纤细为美。

但是今日是公主赐宴,就是不喜欢吃,也得硬着头皮吃上两口,还得满嘴说着好话。

但是也就是浅尝辄止,谁会在宴会上实实惠惠的吃个饱,再说这些大家小姐们平时对自己的约束都是十分严厉,就不知道吃饱饭是什么感觉,一餐一般都是吃五分饱,七分饱是多的了。

但是自然有人是不在意这些的,沈小春有意学这些大家闺秀的做派,但是也每样菜都吃了两口。小秋学她二姐,低头吃就对了。参加一次皇宫里的宴会不容易,这里的美食还都是没有吃过的美味,当然要借此机会吃个够本了。

“噗嗤……”一直找机会找茬五陵郡主夸张的一笑,对上首的清香公主道。

“这义善伯府的姑娘就是与众不同,这一桌子的牛羊肉,几乎都吃了精光,真是让我佩服。”

这时所有人才注意到义善伯府的姐妹这边,别人面前的桌几上摆的依旧是满满的菜,而她们桌上的菜盘几乎都要见到底了。

这是多长时间没吃过饭了?

嗤笑之声此起彼伏,不少世家小姐捂着脸,似乎觉得世间竟有这样的女子,让她们觉得羞愧一般。

清香公主心中也是万分的不屑,乡下来的就是上不得台面。但是脸上却是一片关心的样子。

在皇宫里长大的女子,耳闻目染之中,演技绝对都是一流。

至少沈小夏在清香公主的面部表情上,是找不出一丁点的破绽,要不是知道这个公主的秉性,可能就要被她骗了。

“你们可还有什么需要?加菜!”后面那句话,是对服侍着义善伯府姐妹的那个宫女下的命令。

“是。”

沈小夏一抬手,淡定的擦擦嘴巴。

“谢公主厚爱,我们乡下人不习惯浪费。所谓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这么一大桌子的美食,不吃丢掉。岂不是罪过?谢谢公主赐宴,我们姐妹已经吃好了。”

所有人都沉默了,有些真正知书达理的大家小姐被沈小夏说的惭愧的有些脸红,但是更多的人是不高兴了。

她们一直过的都是这样的生活,并没觉得有什么不对。人有贫富贵贱之分,她们本就是世家贵族,拥有着高贵的血统,怎么能跟贫贱之人相比?

“放肆,大胆刁民,你这是在怪罪公主奢侈不懂节俭吗?公主那是金枝玉叶,可是你等贱民可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