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听他这么问,暗杀者不说话。

来了一个【闭口不谈】。

跟一般的动画展开不一样啊!

八木又换了好几个问题,他都是一言不发,什么都不说。只是默默等待着。

等着八木杀了他,或者是灵基溃败。

他非常的不配合。

大丈夫死则死耳,何饶舌也?

这个暗杀者一句话也不多说,一副跟你们没得讲的不合作态度,八木也只能满足他,一枪穿心,送他回英灵殿。

要不然,还真担心他会不会做出点什么更过分的事情来……

就这样,结束了。

黑之圣杯被解决了。

迷之暗杀者被解决了。

圣杯战争结束了。

圆藏山……估计最多也就是3分钟吧,就坍塌了。

全完了。

八木雪斋有一种放松的感觉。

“回去之后,我得休个带薪假。”

八木忽然冒出没头没尾的一句话。

爱丽丝菲尔困惑的一歪头,没理解什么叫带薪假。

毕竟在她这种千金大小姐的知识面里,连上班是什么大概都不知道吧?

到是藤丸立香噗嗤笑了出来:“别想了,达芬奇亲怎么可能让你休假还拿钱啦!”

“没钱也行,我要休假。我不管,我要休假。”

八木雪斋小孩子一样耍脾气。

黑贞德一咋舌,露出一个嫌弃的表情道:“真是没个正经!”

八木雪斋耸耸肩,一点都不在意。

“lancer,八木雪斋。”

叫住他的,是阿尔托莉雅。

她身体已经开始灵子化,伴着金色的光辉,她的身影逐渐消失。

毕竟,大圣杯消失了,维系英灵和圣杯战争的纽带消失了嘛。

就好像剪断了气球的线,气球就会飞走一样。

“saber。”

“……很高兴,能认识到你这样的从者。”

意外的,离别的场景,弄得好像第一次见面似的。而且,saber还对他伸出了右手,一副要握手的模样。

看她这么正式,八木雪斋反而有点不好意思了。不过,还是伸出右手跟她握了一下。

“我也是。很高兴能亲眼见到传说中的骑士王。”

“……嗯。”

似乎,原本还有很多想说的,但是阿尔托莉雅闭上了嘴,什么都没有说。

大概,她的直觉已经感到了吧。

不久的将来,肯定会和迦勒底再次相遇的。

毕竟,拯救世界这种事情,她当仁不让嘛!

随着金光一闪,阿尔托莉雅的身影消失了。

莫德雷德不愉快的哼了一声,走过去,啪的一下攥住他半空中虚握的右手。

“干嘛啦,一脸恶心。”

莫德雷德又生气了。这个人生气的标准真的是很难揣摩的。

不过,她没有解开头盔。

因为……她害怕自己也露出一样恶心的表情:(握到了!握到了父王的手了!虽然是通过男父王握到的,也就是所谓的间接握手吧!!!)

黑贞德亦然,她本来就是利用圣杯战争的漏洞召唤的,现在也浑身泛着金光。

“喂,我说……你们……就是……”

黑贞德想说点什么,但是明显非常犹豫,说不出口。

八木雪斋和藤丸立香都没明白她要做什么,就看她犹犹豫豫,纠纠结结,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啊啊啊啊!不管了!你们这些人,就尽情在底层摸爬滚打吧!哼!”

不明所以的甩下一句狠话,黑贞德整个人也消失了。

临消失之前,表情带着复仇者应有的愤怒,满脑子都是:(啊啊啊啊啊!我真个是笨蛋我说这个干什么啊啊啊啊!肯定不会被召唤了呀!啊啊啊啊!)

“那个,我,我该怎么办呢?”

爱丽丝菲尔困扰的叹了口气。

她作为圣杯的容器,在圣杯战争解体的现在,根本没有存在的意义了。

而且,她还参与了解体大圣杯的事情,毫无疑问,回到家族也容不下她。

“如果您不介意的话,我们希望您能跟我们回到迦勒底。”

从之前到现在都沉默的迦勒底通讯系统,终于在最后关头连接上了。

达芬奇的声音难得正经了一次。

估计是听到了刚刚对话的尾巴吧。

“迦勒底?”

爱丽丝菲尔歪着头。

“嗯,毕竟,我们也不能坐视您这样的特别的【圣杯】散落在特异点。如果您愿意配合是最好的了。”

达芬奇继续说着。爱丽丝菲尔看看藤丸立香,又看看八木雪斋,思忖了片刻,她笑了笑:“好呀。我也没有什么地方可以去了。就跟你们一起去迦勒底吧。”

“嗯嗯——咳咳,然后,是对藤丸和八木……呀吼~好久不见啦~我是达芬奇亲~”

忽然,她的语气轻佻了起来。然而对于迦勒底的众人来说,这才是正常的达芬奇。藤丸立香直到刚刚都在屏息,总觉着不对,直到她语气变成这样,她这才松了口气。

“这次八木亲你也经历了很奇妙的冒险呢。又站在迦勒底的对立面了呢!果然你就是迦勒底的卧底吧!以后就简称叫你底底好了。”

达芬奇半开玩笑道,八木雪斋耸耸肩:“这都被你发现了。没错,我就是表面上要拯救世界,实际上是为了征服世界,建立一个全宇宙只有我一个人受女孩子欢迎的the究极后宫的超级无敌人渣反派啦!”

藤丸立香听他这么损自己,噗嗤又笑了:“不不,八木前辈你根本不可能啦——要征服世界,也是我来征服啊!”

藤丸立香说着,做了个摸眼睛的动作。这本来是某部动画里,男主角为了压制自己控制人心的眼睛,而戴上了隐形眼镜的剧情。每次想要命令谁,都要做一个很装模作样的摘掉隐形眼镜的动作。

“两个人都不正经啊。我开始担心拯救世界能不能行了。”

“就达芬奇亲你没资格说我们吧!”X2

八木和立香一起吐槽她。

看着这欢乐的景色,爱丽丝菲尔忽然觉着,去迦勒底是个不错的选择,至少,看上去很有趣呢。

趁热打铁,八木雪斋摸了摸间桐樱的头发,问道:“达芬奇亲,这孩子能一起带走吗?”

“嗯?新品种的笑话吗?抱歉,我有点get不到你的笑点。是什么梗?”

达芬奇不太懂他的意思。

“不不不,不是笑话。我是说,能不能带她一起回迦勒底?”

“当然是不行了。特异点的生命体是不可能带回迦勒底的。她是属于那个特异点的。”

达芬奇亲摇摇头。

从者能被召唤,是因为【英灵殿】里没有时间概念。既然没有时间概念,也就相当于,任何时候都在。

举个例子的话,就好像传输数据。英灵殿是一台超级电脑。想要什么数据,就通过数据线(召唤阵)在里面下载什么数据。

但是,如果想要吧人类塞进数据线里带走,那是不可能的。

从根本上,这是做不到的。

能到迦勒底的,只有迦勒底所在的世界线里的人。

其他特异点的人类,是不行的。这已经不是悖论不悖论的问题了,而是手段上做不到的问题。

除非,这个小女孩也跟八木一样成为英灵。

或者,她拥有某种潜入时空的近似于虚无的能力。

不过,那都是没什么希望的了。

“果然啊……”

八木雪斋其实内心深处,自己也是知道的。

自己……不是能拯救间桐樱的人。

嘛,反正,这个特异点肯定会消失。

这一切,都会变成不留痕迹。

自己,不是【拯救者】而是【自我满足者】。他很清楚,自己无法拯救间桐樱,最多,只是【满足自己拯救她】的想法。

只是自我满足罢了。

现在,达芬奇跟他说明白了,八木雪斋笑笑,也就释怀了。

唯一觉得有点对不起的,就是间桐樱本人了。

“抱歉啊。八木哥哥呢,没有办法拯救你哟。能拯救自己的,看起来只有自己呢。”

八木雪斋蹲下身,微笑着跟她说。

可惜,间桐樱脸上依旧没有任何表情。

八木雪斋脚下也开始散发金色的粒子…………

“等一下?!”

八木雪斋忽然惊慌了。

“我TM居然是算特异点召唤的从者吗?!我有一种很不详的预感!该不会,我又要被什么奇怪的特异点卷入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