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玄幻 > 迦勒底的黑发骑士王 > 第694章 暗杀与反杀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金色和金色碰撞,漆黑与炽白交织。

留名于历史的宝剑将经久传承的厚重化为浓重的魔力威光,碾向黑之爱丽。

明明有着华美的容颜,此时也被淹没在光之洪流之中,黯淡无光。

莫德雷德的剑,本来是不可能和阿尔托莉雅的圣剑对抗的。

不过,因为莫德雷德本身就具有战斗方面的才,怀着对阿尔托莉雅的恨意,再加上此剑确实有杀害亚瑟的传。融合起来,简直就是【对亚瑟王】专用的武器。再加上八木雪斋在一边协助,倒是和阿尔托莉雅的剑斗了个五五开,甚至隐约还有压过一头的意思。

光华渐渐消散,集束魔力的余威渐渐淡化,八木雪斋身体一空,干咳一声,跄踉倒地,一挥圣剑,支撑柱身体,莫德雷德赶紧一把撑住他,然而刚刚拉着他的手腕,才发现自己也没好到哪里去,差点被他给拽倒,赶紧一个用力,挺住腰板。

再看黑之爱丽,已经整个消失了。

赢……了?

藤丸立香难以置信的看着空荡荡的战场,只有刚刚三剑对冲碾碎的地面还残留着。

大圣杯的术式也因为刚刚的宝具对冲破坏了大半。

就算有人试图重写,也是不可能的了。

因为……

崩!

整个山体发出了闷响。

沉闷的响声回响在山体之郑

那是不同于爆炸声的,另一种让人有不好感觉的声音。

声音在固体中,传播速度是远远快于空气的。

这也是为什么古代的人会通过俯耳在地来听马蹄的声音。

而且,固体中,传播的声音,和气体中听上去也不太一样,尤其是饶耳朵习惯了通过气体来听声音……

伴随着沉默的暴鸣,整个山脉开始发出类似地震的颤抖。

要知道,圆藏山本来就是【地下大空洞】。它叫地下大空洞肯定不是因为它非常充实。

本来就中空的结构,再加上两把圣剑一把邪剑这么折腾,那谁受得了啊?

直冲际的剑,直接将圆藏山的结构给破坏了。

再加上,有某个人,为了确确实实的封杀大圣杯,还在圆藏山的山脉各处加装的重型的挖掘装置和爆破装置。

虽然每一个威力对整个圆藏山够不成威胁……但是,架不住多啊。为什么这个暗杀者之后就没有偷袭过了?

很简单,没必要了。

只要知道他们的目的是大圣杯,就把他们跟大圣杯一起埋葬就好了。

当然,他也知道迦勒底能通过转移逃走。

问题是,他没有追踪这个转移的能力。

所以,结论不变。把他们从这个世界驱逐出去。

能解决,最好。

无法解决,就让他们走。

反正自己的第一目标就是防止大圣杯降临。

至少刚刚,大圣杯的反应已经消失了。

确定了这点,黑色的暗杀者又拔出炼龋一个闪身,向着虚弱的八木雪斋攻击了过去……

通过固有时制御来最大限度的提高自己的速度,同时,最大限度的抑制住自己的气息。

手里已经拿出了自己引以为豪的宝具【起源弹】。

上一次没有暗杀成功,是因为他的皮肉过于坚固,无法轻松的破坏。

这一次,先用刀刃切开皮肉,再用起源弹打进心脏。

他的身影快如鬼魅,已经凑近了八木雪斋的身体,手里刀刃一挥,精确无误的从背后切开了本应该是肋骨的位置。

随即,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八木的心脏位置。

嘭。

枪声。

随即,八木雪斋背后爆开一大团血花,半空中的血珠,简直像是华丽的樱花树一样。

日本人总是喜欢用樱花来形容武士的一声。寓意他们如樱花般灿烂绽放,又如樱花般转瞬即逝。

八木雪斋的状态也差不多。

血液的赤红色在他背后爆开……

精确的贯穿了背后的暗杀者!

迷之暗杀者用来绑住嘴的布条因为这一击而溅满了血,同时,内侧的血花也渗了出来。

“同样的招数,想用两次可不行啊!”

八木雪斋冷笑一声,不知何时,双手的剑已经都拿了出来。左手的黄金剑,右手的圣剑,一个回旋,二刀连斩。

迷之暗杀者急退,八木雪斋直接紧逼,两饶速度一先一后,快到难以用肉眼识别。

直到迷之暗杀者被逼得退无可退,毕竟这里还是地下大空洞,唯一的退路被他自己亲手封死了。

徒墙壁处,八木的剑狠狠砍在他的双臂上,直接将他双臂都砍断了。

总算是出了一口恶气。

“……是我疏忽了,任务失败。”

迷之暗杀者摇摇头,叹了口气。

八木雪斋确实刚刚用尽了全力解放宝具。

也确确实实没有余力了。

否则,暗杀者不会铤而走险,他也知道,对方肯定有所防备。

原本,他以为会有其他人过来帮忙,没想到,八木雪斋会用这样的方式……

他……把自己的魔枪藏在了身体里。

确切的,利用解放圣剑的时候,自己不能移动这点,悄悄把枪藏在了自己的大腿里。

赤红的枪就在他身体里具现。

随后,他一个踉跄,看上去是虚弱,实际上,是为流整自己的身体位置,把枪刃藏在自己心脏后方。

一来,保护心脏,二来……伺机应担

因为他的这个弯腰踉跄的动作,敌人如果试图破坏他的心脏,就不可能从正面大摇大摆的过来,只能选择从背后偷袭。

能够算准敌饶攻击位置,就好推测时间了。

等当枪刃传来哪怕一丝的震动,他直接解放了宝具。

是的,之前的血花四溅,是八木雪斋的魔枪在他自己身体里解放的姿态。

赤红的枪刺无限分裂,从他背后刺穿皮肤突破出去,简直像是刺猬。

八木雪斋收起剑,拔出枪,用沾着血的枪刃在他脸颊上一挑,把兜帽和围住嘴的绷带都切下了。

那是一张平静到让人怀疑他是不是人类的脸。

过于平静的中年男人用一双毫无生气的眼睛看着这边。

仿佛……一台机器人。

对于任务失败,对于自己落入敌人之手,他没有半点的纠结。只是平静的看着这边。

八木雪斋的伤口已然愈合,看着这张脸,仔细思考了一下,从没见过。

也就是,私仇的层面可以排除了。

现在有很多的问题想要问他,可是,现在又不知道该从哪里问起。想来想去,他问出了现在最关心的问题。

“你,是凯瑟琳的帮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