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N次元 > 迦勒底的黑发骑士王 > 第689章 黑之爱丽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一袭白衣翩翩而落,仿佛脚踩莲花一般,在半空中漫步的弓箭手拽开弓弦,青蓝色的火焰在他纯白的大弓上凝聚成箭。

“阿周那!”

藤丸立香心中一喜,就知道只要自己有所需求,这个可靠又寡言的侍者一定会率先赶来。

在她面前,挡住了暗杀者枪弹的大流士,魔力逐渐耗尽。

毕竟,本身狂战士职介对魔力的消耗就是巨大,再加上刚刚解放宝具,和伊斯坎达尔对拼,本就是强弩之末,再加上暗杀者的攻击,他的保有技能【重整旗鼓】发挥了效果,大流士逐渐化为透明。

这是用来脱离激斗战场的能力。

很合适侦查,如果接触并且战斗,发现双方相性不好,或者身受重伤,只要使用这个能力,就能快速脱离战场,并且让自己的能力回到战斗开始之前的状态。

常规的诅咒或者削弱,伤害亦或者是别的,都会回到战斗开始第一回合的状态。

这一次的情况特殊,大流士的战斗从迦勒底离开就算是初始。自然,解放这个能力,他就自然而然的消失了,回到了迦勒底。

然而,藤丸立香面前山岳一样的魁梧并没有消失。

取代漆黑巨人的,是铅灰色的巨人。

凌乱的黑发仿佛缺少打理的狮子一般,几乎要把皮肤撑破的庞大肌肉组成结实的身体。铅灰色的巨人振臂咆哮,发出仿佛猛兽发怒一样的吼声,巨大的斧剑被他玩具一样的攥在手里,金红双色的眸子,仿佛捕食者一样紧紧盯着黑色的爱丽丝菲尔……

或者说,黑之爱丽。

很简单的原理。

如果说,迦勒底的召唤模式,是一种特殊的圣杯战争体系,那么,只要依赖于圣杯,就能大幅度的提高召唤的稳定性。

尤其是,冬木的情况更特殊,这个特异点的成因,是爱因兹贝伦家族开发了完美的人造人【爱丽丝菲尔】,可以完美的模拟圣杯的机能,不会被轻易破坏,作为圣杯容器而存在的她,几乎等同于圣杯本体。

在目前损失了五名从者的现在,她已经近似于圣杯了。

不需要她具有许愿的功能,只要她【是圣杯】就行了。

神秘学,比起【实际联系】更看重【概念联系】。举个简单的例子,读过三国演义的都知道,关羽的武器是青龙偃月刀。如果关羽真的作为从者降临,毫无疑问,武器也肯定是这把关刀。可是实际上,这种武器类型是在三国(汉代)之后很久的宋朝才正式出现的武器。

然而神秘学才不管这一套,只要大家都说,那么就没问题了。也就是所谓的【传承】。只要爱丽丝菲尔实际上具有圣杯的功能,藤丸立香也意识到了这点,并且和迦勒底的召唤系统有所关联的话,应该总能产生一些特别的影响。

“前辈!玛修-基列莱特!来迟了!抱歉!”

带着歉意的呼喊,不知何时,玛修也抄起盾牌挡在藤丸立香身边,她一来,八木顿时安心了不少。

“哟!男父王!我来帮你啦!果然没有我就不行吧!”

在一众从者都是找藤丸立香的时候,莫德雷德的声音让八木心里一暖:终于有一个是来关心我的了!喂!明明我也是失踪的人啊!为什么你们都不关心我啊!

大概,这就是狼来了的故事给我们的现实意义吧:一个人三番五次被莫名其妙的召唤到特异点,而且总是会作为迦勒底的敌人出现,肯定后面大家就习以为常了。

莫德雷德身上穿着简单的红色上衣,手里提着克拉伦特,正带着爽朗的笑容,一个跳跃落在八木身边。

“……莫德雷德!太失礼了!你的骑士礼仪呢!”

然而,一看见莫德雷德的身影,阿尔托莉雅的眉头当时就皱了起来,情不自禁的呵斥了一声。

就看莫德雷德脸上绽放的笑容忽然一僵:

“父……父父父父父王?!”

紧接着,就听一阵嘁哩喀喳的声音,金属铠甲在她周身召唤出来,好像变形金刚变身一样,各个部门的甲片彼此咬合,组成一幅全身铠甲,把她从头到脚都藏了起来。

“没有,你,你你你,你认错了!我的父王是这边的!”

虽然她带着头盔看不见脸,但是八木觉着她大概在对着对方吐舌头。

阿尔托莉雅叹了口气,摇摇头,不跟她计较。

莫德雷德看她没有追问,松了口气,狠狠在八木脚上踹了一脚:“你怎么不早说我父王也在啊!害我丢人!”

“哎——我也太冤枉了吧!”

八木雪斋苦着脸,怎么这个都能怪自己的!?我知道你很害羞但是你不能拿我出气好的吧?!

虽然八木这么想,但是果然他没胆子说出来。

一口气多了这么多助力,战况瞬间就不一样了。

被阿周那一箭射穿心脏的黑之爱丽一挑眉毛,绝美的脸上露出一个不屑又玩味的笑容。虽然容貌和爱丽丝菲尔一模一样,可气质就差太远了。她可不是什么不谙世事的大小姐,明显,她绝对是掌握一切的魔女那个等级的。

“哦!圣杯!噢噢噢噢!那副神圣的姿态!!!我,我想起来了!我就是为了你……才……”

目睹了黑圣杯的降临,间桐脏砚脸上写满了疯狂的救赎感。就好像一个邪教信者见到了神迹一样的感觉。

黑之爱丽一抹胸口,刚刚被阿周那射穿的心脏已经被黑色的粘液填满,她一挑眉毛,略带嗔怒的问道:“佐尔根,许久不见,你就带着这些无礼的人来谒见我啊。”

说话间,她走近间桐脏砚,随即一个手刀,柔若无骨的手掌,轻而易举的贯穿了间桐脏砚的心脏,混着人类的殷红血液,一只黑色的小虫子被她攥在手里,随后,她掌心涌出无数黑色粘液,将他整个人包裹起来……

这副模样,只能让八木想到一个词……

【捕食】。

简直……就好像史莱姆来进行捕食一样。

顺便一提,史莱姆本来是一种非常可怕的虚构怪物,不知道为什么后来就变成了最低级小怪的代名词了……

最恶心的是……间桐脏砚明明被黑色粘液给捕食了,脸上却还是一脸得到了救赎,仿佛看见了真神的表情,被黑泥覆盖,随即吞没,简直……让人不舒服……

“不够……还不够啊……血肉……不够。”

仿佛品尝味道一样,黑之爱丽舔了舔舌头,转过头,看着迦勒底一行人,脸上带着艳丽的笑容,半眯着的双眸,给人以妖冶的诡异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