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征服王的弹脑门,让埃尔梅罗二世的额头泛起一大片赤红,剧痛疼得他眼泪都流出来了。挂在眼眶里打转。

韦伯看他这样,心里多少有点不忍:“为什么要弹他啊……”

“看见余这幅姿态难道还不明白吗。只要是心怀征服之梦,不管是什么样的力量都要拿来用。只靠自己是不行的。你不是有吗,值得骄傲的人。”

征服王伊斯坎达尔的身体逐渐的化为金色的粒子,和逐渐消散的身体不同,语气越发的坚定了起来。

“追求霸道的人,可不能止步不前。如果你心里也有霸道之影的话,就迈开步伐,尽管追上去吧。把一切都计算在内,一定会很无趣。只有有趣到极点的人生,才会引来万人倾慕,所谓的王,就是这样的。比任何人都有趣,比任何人都幸福,所以会让民众情不自禁的去思考,如果我也是王该多好。你,还差得远呐。”

这么说着,征服王整个人化为金色的粒子,彻底消失了。

“rider……”

埃尔梅罗二世低下头,沉默不语,表情哀伤,什么都说不出。

就在这个档口,八木雪斋和阿尔托莉雅几乎同时开始行动。阿尔托莉雅一剑向着八木雪斋背后刺了过去,八木雪斋也一转魔枪,向埃尔梅罗二世的后背刺了过去!

这两人的动作是那么的迅捷,以至于根本没有人来得及反应发生了什么。

就听咣的一声,附加了魔术的匕首被阿尔托莉雅的宝剑震开,一袭黑衣的暗杀者一击不中,一个高速的后闪身,拉开距离,距离抄起短冲锋枪,向着八木雪斋和藤丸立香扫了过去。

大流士一个侧步,横过战斧,庞大的黑色身躯仿佛墙壁一样拦在藤丸立香面前,然而坚若磐石的胸腔肌肉被子弹无情的撕裂,黑色巨人瞬间被削下大量的血肉!

而另一边,八木雪斋的红逼退的,是一个有着佝偻身躯,胡乱披了一件日式羽织的老头子,看上去像是怪异图画里面的老妖怪,他的脸皱纹堆叠,简直像是核桃外壳一样,干干巴巴,正间桐脏砚。

“哦吼,发现了吗?”

间桐脏砚哼了一声,也是一个后闪身拉开了距离。

一听见他的声音,八木注意到,视野角落里,间桐樱小小的一个颤抖。

八木雪斋笑笑,对偷袭的两人说道:“我当然能想得到,只要反思一下,如果是我的话,会怎么做,这样就能很容易的反推出你们会怎么做。因为……咱们都属于最下等的卑鄙小人啊。”

八木雪斋毫无荣誉感的把自己归类于小人。

间桐脏砚干笑了两声,道:“一样吗?”

埃尔梅罗二世咳嗽一声,喷出一口鲜血,一蓬赤红溅在八木雪斋身上,他才注意到,不知何时,埃尔梅罗二世的胸口断开了一个巨大的空洞!

顺着伤口看过去,只见埃尔梅罗二世的面前地面上,钻出来一条类似于的蜈蚣的怪虫。

深入地下,再看对面的间桐脏砚,从羽织的下摆中,虽然看不清楚,但……毫无疑问的是,他没有双脚踩在地上……而是一个柱子一样的东西,直接穿在地面之中……

他的下半身,居然是和百足蜈蚣融合了吗!

间桐家的虫术居然还有这种用法?!

而且……八木仔细辨认了一下,那根本不是虫子……

看上去像是蜈蚣脚的东西,其实是人类的手臂,看上去是蜈蚣身体的,其实是人类的血肉块拼起来的!

之前狂战士大肆虐杀,最不缺的材料,就是人类的血肉!正好成为了间桐脏砚重铸身体的素材!

“你这家伙!根本就是邪魔外道!”

八木雪斋骂了一声,赶紧扶住埃尔梅罗二世。

“邪魔外道?哈哈哈,你们才是邪魔外道!休想用你们的脏手,触碰老夫的大圣杯!!老夫为此坚持了五百年!绝对不会让任何人破坏它的!大圣杯渴望着降临!你们这些家伙,才是邪魔外道!”

间桐脏砚疯狂的大吼着,埋在地下的半截拐虫从地面下发起突刺攻击,既然已经暴露了,就没有必要遮遮掩掩的。间桐脏砚整个人抬升起来,从日式大衣下面露出一条恶性的圆柱似的应该是腿的东西,早已经和无数的人类肢体融合,化为了一条肉武功。

面对从地面下方发动的攻击,八木雪斋带着埃尔梅罗二世快速退开。

“别管我……我已经……不行了。该死……我退场的话……破坏大圣杯的术式……可恶……”

埃尔梅罗二世狠狠咒骂了一声,身体也逐步化为金色的粒子。

“八木……至少现在,绝对不能失去藤丸立香,快去!还有……告诉爱丽丝菲尔,她的话,能帮助你们……联络迦勒底!快去!”

“知道了。”

八木没有犹豫,常年沉迷于动画的他,并不喜欢那种扭扭捏捏,白白浪费别人创造出良机的角色。他自己绝对不会成为那种人。

埃尔梅罗二世都用生命来诉说这种事了,自己绝对不能辜负这点。

随着埃尔梅罗二世的消失,明显能感受到,空气的魔力流动不同了。

明明现在还有黑贞德,八木雪斋和阿尔托莉雅,大流士四名从者在场,但是……

圣杯战争的【七骑】从者仅剩lancer八木雪斋和saber阿尔托莉雅。

已经足以支撑圣杯降临了。

蓄满魔力的大圣杯,急速溢出漆黑的诅咒魔力。

说来也奇怪,明明是漆黑的魔力,却偏偏散发着某种特殊的光,将圆藏山地下大空洞照的透亮。

只不过,被这种光照耀,颜色的感觉非常迟钝,就好像再看黑白电影一样。

“爱丽丝菲尔!”

八木雪斋大声喊着,全然不管敌人也可能听见。

因为,在怎么糟糕,也不会比现在更加糟糕。

“啊?”

正被saber保护着,不知所措的爱丽丝菲尔发出不明所以的声音。

“你的话,应该能帮助我们连通迦勒底的通讯!拜托了!请快点!”

“哎?哎哎?可是,迦勒底什么的,到底是什么啊?”

爱丽丝菲尔也很为难,她怎么知道这个【天文台】是什么意思嘛!

但是……

转念一想,爱丽丝菲尔忽然有了想法。

(对啊,自己不就是【圣杯】吗?虽然现在不具有许愿功能,但是……)

“藤丸!方法我也不知道,你就用你觉着OK的方法试试看!从迦勒底召唤从者过来!”

八木雪斋不讲道理的命令让她哎的一声苦着脸,硬着头皮答应了。

从众人脚下的魔术阵之中,漆黑的魔力仿佛火山爆发一样喷涌出来,漆黑的魔力将大空洞染成一片肮脏的颜色。

对着大流士猛攻的暗杀者扔掉了打空子弹的枪械。

“该死,没赶上。果然,要同时排除迦勒底和大圣杯太困难了。任务变更,优先解决大圣杯。”

暗杀者低声嘀咕着什么,身影一转,手里掏出了足以和圣剑交锋也不会被砍断的特殊匕首,另一只手则抱起了一把突击步枪。看起来,这些武器应该是他生前爱用的东西,随着他成为守护者,也一同被附加了神秘,作为【武具】一同降临,可以随着他的愿望凝聚出实体。

他调转枪口,瞄准了大圣杯魔术阵的正中心,在这正中心的位置上,“爱丽丝菲尔?”正舔着舌头站在这里。

身上穿着颇为暴露的漆黑礼服,银白的头发上带着一尊华丽的黑色王冠。

气质上也和爱丽丝菲尔差了很多,简直,就好像黑色的女王一样。

“哎呀哎呀,唤醒我的,就是你吗?佐尔根。”

然而,不等来人说完话语,青蓝的火焰一击射穿了她的心脏,幽兰的火焰迅速从伤口扩散开来。

“御主,从者阿周那,回应您的召唤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