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N次元 > 迦勒底的黑发骑士王 > 第686章 最后的征服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韦伯所说的并非命令,那只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以rider的能力,若不是摊上了自己这个弱鸡master,是肯定能在圣杯战争中大放异彩的。

因此,这只是一种补偿……?

韦伯自己也不清楚。

“再次以令咒发出号令——Rider,你一定要夺取圣杯。”

在他头脑混乱之中,第二道令咒也消失了,手背上一闪而过的赤红光辉让他感到一些惋惜。

作为魔术师的理性主义在进行最后的挣扎,高呼着要他住手。

“最后,我以令咒发出号令。”

韦伯坚定地举起画有最后一道令咒的手,看着骑在马背上的王。至少,现在这一瞬间,自己能够毫无怯色地与他对视。这是身为Master最后的,也是仅有的荣耀。

“Rider,你一定要夺取全世界。不允许失败。”

解放的三枚圣痕发散出磅礴的魔力,卷起旋风涌入征服王的体内。身为魔术师的韦伯,恐怕此生再无机会运作如此巨大的魔力了。

然而,即使这样,他依然从心底感到这是有生以来最痛快的行为。没有任何后悔。作为失去一切的报偿,这已经足够了。

失去了全部的令咒,反而让韦伯有一种解放的满足感。

“……这样一来,我就不再是你的Master了——去吧!”

韦伯低下头,把视线看向自己的脚,随即,又开始关注鞋边的黄沙。他不敢,也不想看rider的表情。征服王现在到底是怎样的模样呢?鄙夷?惊讶?还是赞美?还是如释重负?那都无所谓了。现在的韦伯,只是圣杯战争的陌路人罢了。

如果可以的话,他甚至希望Rider把两人邂逅的经过忘掉,这样,就不会给伟大的征服王的人生,添上“曾经被羸弱的master驱使的悲哀”一笔。

预想之中踏碎黄沙的马蹄声并没有响起。

反而,韦伯整个人漂浮了起来。

人类当然是不能飞行的,韦伯感觉到后颈有力量在牵引着,和大地的重力做斗争,并且轻松的取胜,把韦伯抬了起来。

就好像被叼着的幼猫一样。

“我当然会取胜!——不过,既然发出了烦人的号令,你也下定决心了吧?来见证号令实现的时刻吧。”

那个豪迈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带着让人清爽的味道。这个大汉,不管什么时候,都有着让人难以直视的飒爽。

“你,你,你白痴啊!”

“不管你是不是Master,你是我的朋友,这点不会改变。”

夺眶而出的泪水如泉水般溢涌不绝,从鼻子流下的时候,与鼻涕混在一起,让韦伯感到难以呼吸,发出声音更是困难的事,即使这样,他依然哽咽着问道。

“……我……我这样的人……真……真的可以……在你身边吗……”

征服王如同听笑话一般露出笑容,拍了拍他那瘦弱的肩膀。

“你不是与我共同面对敌人的男子汉吗?那么,你就是朋友。挺起胸膛和我比肩而立吧。”

“那么,瞪大眼睛瞧好吧,少年!”

“……啊,我一定会用这双眼睛看着的!”

三条令咒的魔力融入征服王伊斯坎达尔的身体里,虽然没有实际上的表现,然而,从他体内澎湃涌动的类似气势一样的东西,龙卷一般的卷乱他的发丝和披风。

令咒在这种模糊不清的命令时,几乎没有强制力。

否则,只要御主用令咒命令从者拿到圣杯就行了。7个御主一起下达这个命令,就能获得7个圣杯,哪还打个什么圣杯战争?令咒说白了只是一种具有强制力的魔力源,面对必须取胜之类的意识论收效甚微。

不过,对于征服王来说,又有什么所谓呢?这些命令正和他的心意,反而强化了他的气势。

固有结界里,王之军势已经开始逐步溃败了。

论单兵战斗力,论数量,都是王之军势更占优势。

然而,不死军拥有抹消个性,所有人融聚成一体的特殊战斗方法,那头死之战象一旦行动,必然伴随着从者士兵被击溃的金光。

还有八木雪斋之前的那一击,耀眼的光束之刃轻松的碾碎了王之军势的侧翼,给了大流士可乘之机。

原本的队形被破坏,大流士趁虚而入。

征服王一踢马镫,布西发拉斯立即明白。抄起从旁边侍从手里接过的长枪,征服王向着大流士突进了过去。

王之军势一看征服王归来,当时士气大增,上千人组成的投枪队也更加鼓起力气,将自己的投枪尽数投向天空,向着大流士的战象发射过去。

半空中,仿佛要将天空染黑的标枪雨,每一根都泛着魔力的光辉,向着大流士的死之战象扑了过去,然而跟之前一样,在攻击到大流士之前,就看天空中汹涌燃烧起一片火海,熊熊燃烧的烈焰将天空中的枪矛给烧融了。

黑贞德就站在战象头顶的王座旁边,脚下踩着一个骷髅头,翘起膝盖,一根胳膊搭在上面,她整个人好像动画里的不良少女一样,弯着身体俯瞰大地,手里战旗一挥,大地上迅速涌起火焰。

黑贞德的战斗方式,原本就类似于重型坦克车,有着高魔力和高攻击,走到哪里破坏到哪里。现在和大流士的战象协同,连移动都不用管了,只要看见周围有敌人,就烧就行了。

这种畅快的只需要考虑战斗的感觉,让她格外的愉快。

管他是什么!只要杀光!烧光!尽情宣泄自己的愤怒就行了!这样就好了!

黑贞德不由得这么想着。

不需要羁绊,不需要友人,当然也不需要别人的理解。自己就是复仇的化身,那么,就只要继续复仇就行了!

继续陷入疯狂。

继续嘲弄神明。

只要有人渴求这份力量,那么就予以。

只要有人期待这份狂乱,那么就宣泄。

毕竟,贞德alter就是这样的英灵之影。仅存的泡沫之影。

在破灭之前,要展现出五颜六色的华美,否则就太不值得了。

远处,黄沙漫漫,黑贞德看见一匹黑马向着这边冲了过来。

她重新打起精神,冷笑一声,手里火焰凝聚,正要发射出去,忽然的变化,让她稍微有点不知所措,手里火焰燃烧,却没有打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