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N次元 > 迦勒底的黑发骑士王 > 第365章 这瓜真甜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贞德那边有玛尔达开导,战术这边则交给了凯撒,亚历山大和列奥尼达。

八木雪斋的位置在两边都很尴尬,索性就那边都没去。

明显,玛尔达那边是圣女和圣女交流感情,自己既不是女的,也不是圣人,甚至都不信仰基督教,自己去了肯定没啥用的呀。

至于战术这边,虽然八木很想去听听看,丰富自己的战术知识。奈何,三个专业人士在场,聊得也自然都是专业话题。

就好像三个物理学教授待在一起聊学术,肯定满口都是高深晦涩的术语,没学过物理的肯定听的一头雾水。

列奥尼达还好,但是凯撒和亚历山大真的是,这两个人就好像猜哑谜一样,听了一会,云里雾里,又索然无味,八木雪斋感慨:还是当个剑士合适我啊!

于是,八木雪斋闲庭信步似的,走在波尔多的街道上。

当然,街道很干净,人们还是一如既往的露出和这种活力毫无关系的颓废。期待着救世主,渴求着他人拯救的人们,浑浑噩噩的进行着日常工作。

没走多远,就看见对面,有着爽朗笑容的黑发弓箭手老哥,抱着一个硕大的西瓜,身边跟着藤丸立香和玛修,三人有有笑的往这边走,看见八木雪斋,藤丸立香开心的挥动胳膊:“八木前辈!来一起吃吗?”

“要吃。”

反正不要钱,为什么不吃?

怀着这样市民的心情,八木雪斋自然而然的加入到了吃瓜的阵营。

随便回到根据地——其实就是修道院改的啦。这个年代的修道院,往往还兼具孤儿院的作用,供修士和孩子们居住的话,就肯定要有必要的生活设备嘛。随便找了一张桌子,八木原本要用圣剑切,结果被阿拉什一脸微妙的给拒绝了。

“我们可受用不起,你好歹对圣剑尊重一点啊!”

八木雪斋回忆了一下自己用圣剑做过什么,忽然开始心虚了起来。这要是哪圣剑使回来,要自己还剑,结果自己剑上一股子猪肉啊西瓜啊之类的味道,他不得当场砍死自己?

还是阿拉什有办法,扣起指节,咣的一敲,从者的力量远超人类,直接一下,就把西瓜砸的四分五裂,不规则的碎成七八块。

也不管什么形象的,阿拉什自己从里面选了一块大的,直接抱起来就浚

“嘛,这样吃不是也别有一番滋味嘛!”

阿拉什笑道。

八木雪斋眨了好几下眼睛,长叹一口气,也无奈的陪笑道:“是的,是这样的。偶尔豪迈一点也没差啦。”

“啊……直接用手啊……”

藤丸立香有点犯难,女孩子嘛,跟男人肯定不一样啦,得在意形象啊。要是不好好考虑的话,自己嘴角啊手上啊肯定哪里都是西瓜汁的嘛。这都是好的,手和嘴都可以洗,但是……如果弄到衣服上就……是吧?这可是来法兰西的时候刚刚被人缝好的,有着黑龙图案的御主制服!很珍贵的好吗!

到是玛修,纯洁的跟白纸一样,有样学样,也抱起一块,学着阿拉什的模样,把头整个埋在西瓜块里,口的啃着,收到挤压,西瓜甜腻的汁水一下溅的她满脸都是。

(看吧!这样吃法就是会满脸都是汁的啦!)

藤丸立香在心里这么想着。

“前辈!这瓜好甜啊!”

从美味中抬起头,玛修用惊喜的声音催促着藤丸立香也吃。

她平日里只是从书本上获取知识的。截止到两年前,她还是一个通过摄入人工合成营养食物和点滴液活着的生命体。能这样通过【吃】这件事来直接获得体验是稀罕的。

当然,迦勒底也是有西瓜的。

但都是切成四四方方的块,冻在冰箱里,吃起来清凉可口的同时,总觉着……少了一点什么似的。跟今吃的这种完全没得比。

(不知道是因为品种问题呢,还是因为种植条件不同呢,还是因为切开的方法不一样呢?得让前辈也尝尝!)

玛修心里这么想着。

玛修紫色柔软的侧发,已经和嘴角一样,沾上了许多粉红的汁,正在滴答滴啊的往下掉。

藤丸立香应了一下,决定不管什么形象,干脆也来个入乡随俗吧。

有些时候就是这样,明明自己心里有自己的看法,但是因为大家都这么做了,所以自己也这么做吧!这样的随大流的心情会驱使着人做出不一样的行为。

虽然没有经过冰镇,也没有仔细的切分,实话,这种过去土方法种出来的西瓜,在甜度上也无法和未来经过高度科学计算种植出来的西瓜相提并论。

可,就是有一种让人欲罢不能的感觉。

大概,这就是所谓的氛围吧。

就如那个笑话:在五星级酒店里吃饭,食物会变得更好吃吗?不,会变得更贵。

就是这样,毕竟,在那样环境下吃饭,气氛不一样,总觉着有一种不同的感觉。

“啊呀,真是愉快啊。趁着大家都在忙的时候,就咱们几个偷偷吃甜品,这种感觉是不是特别带劲啊?”

阿拉什爽朗的一笑,毫无恶意的这么着。

经他一提醒,好像是这样的,来这个特异点的几个从者里,大家都在忙着自己的事情,就自己这边还在划水,果然,这种感觉,就好像上课的时候偷吃零食一样!有一种格外的爽快感觉!

八木雪斋和藤丸立香都是一拍手掌:“我懂!”

到是玛修,原本吃的很开心,听他一,又有点内疚起来,脸上泛起一片绯红,简直比嘴角沾上的西瓜汁还要透亮了。

“嘛嘛,玛修,不用那么紧张啦!”

藤丸立香笑笑,从怀里掏出手帕,正要给玛修擦嘴——

“安珍大人!!用我的吧!用我的手帕吧!”

刷的一下,不知道从哪里窜出来的青白色人影一下子钻到了迦勒底众人身边,不用,这个肯定就是清姬了呀。

手里举着自己手帕,她一脸雀跃的换过藤丸立香手里的手帕。

“这可是安珍大饶手帕!怎么能弄脏呢!哎嘿嘿嘿……”

清姬着,脸上露出狂热的笑容,表情逐渐软化,她直接把手帕一把塞进自己的怀里。

“安珍大人就用这块手帕来吧!请吧请吧!”

藤丸立香总觉着哪里不对劲,可是又不知道该什么好,只能尴尬一笑,给玛修擦掉了嘴角的西瓜汁,手帕上晕开一片红。

真是和平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