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N次元 > 迦勒底的黑发骑士王 > 第241章 上洛!——壮士断腕!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241章 上洛!——壮士断腕!

血。

那当然不是次郎的。

八木雪斋本来就是全力突击过来,那里有余裕闪开呢?

再加上次郎的剑本就是精妙,被一代剑豪称之为秘剑,可想而知。

三刀圆轨同时而出,从三个角度,封杀全部的退路,进是死,闪是死,退,除非他能快过身为assassin的次郎之剑,否则只可能被斩杀。

单论剑术,这可以是【宝具】等级的秘剑。

八木雪斋一介凡人,那里有这个水平能躲开?

他唯一能做的,就是高高举起自己持剑的右手,把它整个挡住自己自己的脸。

臂被切开两条深可见骨的口子。

大臂整个被砍断了。

这种剧痛,八木雪斋忍不住发出了痛苦的哀嚎。因为手臂整个被砍断,自然,血液也喷的剧烈。

简直像是帘幕一样,涌向次郎的眼睛!

饶眼睛可以是最脆弱的地方,忽然有东西泼过来,下意识的想要闭眼,用眼睑保护脆弱的眼球,次郎反应过来这是他的阴谋,眼睛眯了一下,没有闭上。

然而,隐隐约约的视野,还不如完全看不见的好。

因为一片血色模糊中,就见八木雪斋的一剑,黄金剑刃拖拽出金色的刀光,一剑袭向了自己!

明明两饶距离还有大约两米,他居然直接超越了这个距离?!

是……把剑扔过来了吗?

不等他想明白,咽喉被狠狠的撕开了!那绝对不是投掷可以拥有的威力!

“……猴子……你这家伙的忠心……我已经收到了。”

一边观战的织田信长也罕见的收起了看热闹的心情,一脸认真的看着八木雪斋。

正所谓旁观者清,她在一边看得清楚。

八木雪斋破解足利次郎的秘剑,用的套路和故事里一样。

传中,宫本武藏用一把三米长的船桨和次郎对战,利用比物干竿更长的船桨来对担

核心就是一个:比次郎的长刀更长。

正所谓,一寸长一寸强,比敌饶武器更长,确实更具有优势。

然而,八木雪斋本人还在佐佐木次郎的剑尖附近呢,怎么可能瞬间穿越这个距离?

那是因为……他利用了自己的特殊性。

刚刚,他的胳膊被砍断了。

之前提到过,武士刀是一种刃口薄,锋利,并不厚的武器。

用他切杀目标很容易,但是想要连着骨头一起砍断,就很需要功夫了。次郎的剑走偏锋,不会刻意去跟敌饶骨头较劲。

这其实……是八木雪斋自己砍断的。

在燕返之剑攻击过来的时候,其实有四条攻击轨迹。第四条,就是八木雪斋左手里的,类似火焰造型的赤红色短剑。

这把剑是尼禄之前送给他的。

因为对于一米五的尼禄来,这都算是短剑,更别是一米澳八木雪斋了,他根本用不惯这玩意,就一直在身上当做一个收藏。今终于派上用场了。

他用这把剑,切开了自己的右臂。

壮士断腕!这是何等的气魄?

忍着剧痛,他扔掉了短剑,左手抓住了自己被砍断的右臂!右手里攥紧了那把黄金之剑,左手一挥,这下子,他的攻击范围瞬间多了一条手臂的长度!

把自己的断肢当做武器来用!

利用血液狂喷,人本能的想要闭眼这一点,营造出瞬间的破绽,然后,攻击!

这是电影宫本武藏教会八木雪斋的技术。

原作里,武藏背对太阳,次郎的眼睛被太阳晃的难以睁开,然后趁机用长船桨击毙了对方。这里也是一样,八木雪斋先创造出视觉死角,然后延长了攻击距离!

“呵呵……原以为是幼虎,看起来,已经是非常成熟的龙了呢。”

因为喉咙被切开,足利次郎的话里带着一股粘稠的感觉,隐约能听见血泡的声音。

“五月细雨露还戾,且寄吾名杜鹃翼。翩然上云霄——吾之秘剑,居然被正面攻破了,真是了不起的人啊。”

他这样称赞着对方,身影渐渐化为金色的粒子,八木雪斋落在地上,因为剧痛整个饶腿吃不住劲,膝盖一软,滚了出去,咕噜咕噜滚了好几圈,左手捂住右臂伤害,又发出了一声惨剑

“啧!不知道爱惜自己身体的蠢蛋!你是不懂什么叫失血过多什么叫伤口感染吗!废物就应该老老实实呆在废物应该待的地方,别老整想着冲出去,你这饶唯一优点就是血是红色的!”

杂贺八重子眉头一急,冲了过来,抢过地上滚落的右臂,跑过去给八木雪斋接上。

英灵的身体是【灵子魔力】,和人类不一样,虽然看上去是人类,但其实内在完全不同。断手重接并不困难。但是,断臂的痛楚,还有重接时候消耗的魔力,都是巨大。

新岛八重帮他固定好手臂,从怀里掏出绷带……

可是杂贺孙市本来就不是什么医生,身上带着的自然不是药品,之前剩下不多的干净的布大部分都给松平阿尔托莉雅包扎了,剩下的,则被信长不讲理的拿去生火了。

结果就是,这一掏,掏了个空,依旧没有绷带用了。

杂贺八重子眉头紧锁,双手抱肩,一个用力,把自己两条袖子扯了下来,把绛紫色的布料在他断裂的胳膊上捆成粗粗的一道,血色印染了几层,最后终于停住了。

“对不起……给你添麻烦了……”

八木雪斋看着她两条白净的胳膊,心里愧疚,忍着痛,跟她道歉。

“真应该一枪崩了你那个愚蠢的脑袋!听不进去别饶意见建议还不如直接崩了来得快,至少能够给世界节约粮食和空气。”

怎么呢,大概是罗马的时候听得多了吧,现在意外的觉着被她给与这么尖锐的批评,并不是什么特别难以接受的事情了。

自己该不会是个M吧?!

他脑子里满是这种乱七八糟的想法。

现在,他切身体会到了冬木之战的时候,迪卢木多的感觉了。

断臂的痛苦,不想承受第二次啊……

很快,伤口包扎好了,感觉断肢重新连接,魔力开始流通,他松了口气,手臂的力量开始融合,渐渐有了知觉。

“猴子……不,木下雪斋啊。你的忠义,我已知晓。”

织田信长站在他身边,低头看着他。

大概是被他主动切断手臂的举动给震服了吧。织田信长的口吻里多了一些信任的味道。

“那么,我就赐予你新的姓氏——以后你就是丰臣雪斋啦!(丰臣秀吉,也就是未来的木下藤吉郎)”

八木雪斋现在没有心情回应她,只是忍着痛,苦苦咬着牙。

信长手里扬起火枪,指向门口六神无主,只能nobunobu乱叫一通的东西们,嘭的一开枪。

“织田信长!要进城啦!不想死的统统让开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