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N次元 > 迦勒底的黑发骑士王 > 第110章 叛逆的骑士VS年幼的王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110章 叛逆的骑士VS年幼的王

大概是被某个句子中包含的隐藏意思给刺激到了吧,莫德雷德现在满脸不痛快的模样。

她并不是普通的人类,从分类来,类似于【人造人】。她的生命并没有人类那么长久,自然,也无法拥有人类一样的未来和可造性。被亚历山大口志未来自己】的构想而刺激到,莫德雷德现在只想给那个少爷的脸上狠狠踹一脚。

俗话,冲动是魔鬼。人在狂怒的时候,往往不会做出太正确的判断,会过于的集中于面前的事情,虽然顺从一腔热血去战斗,会让攻势更加凌厉,但同时也会带来看不清对面隐藏细节的问题。

八木雪斋旁观着战斗,心里暗赞一声,不愧是亚历山大。

作为征服四海的王者,光有勇武是不够的。

能快速认识的自己和敌饶实力差距,并且认可这个差距去思考战术,这份灵便的机敏,现代人可做不到。

现代人往往都会被无聊的面子所束缚,很难认可自己比别融一头。总是觉着“别人运气好”“别人有后台”之类的,而不会反思一下是不是自己真的比别人弱。

亚历山大很清楚自己的属性比莫德雷德弱了一大截,那么,唯一的胜算就是战术战略,尽可能的让她暴露出自己的弱点问题。

莫德雷德四肢的铠甲消散,本来就是魔力铸造的铠甲,现在随着她的心情也消失了,露出了纤细的四肢。身上是红色的围胸和红色的衬裙,失去了铠甲的防御力的同时,也不会再被铠甲所束缚。头上的头盔亦然,现在的莫德雷德是专门追求攻击力的状态。

而且……虽然没有明过。

但事实上,莫德雷德的头盔,是不可以和自己的宝具真名解放同时使用的【宝具】。想要解放手中剑的真名,就必须摘掉头盔。

亚历山大也感受到了她身上的气质一边,眯起眼睛。

“这还真的是,让人兴奋啊。”

虽然只是少年,但毕竟是未来要成为王的男人,预想到之后即将到来的激斗,胸腔中满是热切的情感翻滚着。

雷霆乍现。

赤色的一击滚动着扩散的雷霆,汹涌的魔力从剑刃扩散在四周,雷电闪耀之中,剑刃以万钧之势向亚历山大滚了过去。

亚历山大单手抄起剑,左手按住剑身,咣的一下拦住她的一击。

整个人仿佛被抛飞的石子一样,瘦的少年整个被掀飞了出去!剑刃交接的时候,只觉着狂暴的力量顺着剑刃全部撞在自己身上,亚历山大咬紧牙关,飞行在半空。

“呵,然后,就是终结了!”

就算是英灵,也无法在半空中随意的行动,莫德雷德深谙这点,被抛飞的亚历山大在半空中没有地方可以逃。把剑顺在背后,双腿曲起来蓄力,剑刃上赤雷闪耀,双脚起跳,莫德雷德正是要一剑把他在半空中给砍成两段!

“布西发拉斯!”

忽然,亚历山大少年的声音响了起来。

既没有绝望,也没有痛苦,相反,充满了欢愉和兴奋的味道。

嘴角还淌着血,但是少年的脸上只有笑意。

他喊了一个陌生的名字。

莫德雷德还没来得及反应,只觉着头顶一黑,浓郁的魔力在她头顶上凝聚起来,下一个瞬间,莫德雷德就觉得脸上一疼,整个人被巨力冲击,从半空中掉了下去。

轰隆一声,仿佛漫画一样,大地被撞出一个夸张的大洞,尘土暴起,黄色的烟雾瞬间隐藏了莫德雷德的身体。

再看空,骑乘着黑色军马的少年以一个漂亮的飞跃,落到地面。几乎以爬着的姿态骑在马上,少年亚历山大脸上露出愉快的表情。

“让我们开始蹂躏制霸吧。”

他眯着眼睛,本来就俊美的五官组合起来,露出足以称之为漂亮的笑容。

“此乃——毁灭我父王的剑!Clarent-Blood-Arthur!(对吾华丽父王的叛逆)”

烟幕中,莫德雷德的声音显得有点嘶哑。

赤红的魔力混着漆黑的灾厄气息,化为浓郁粗烈的魔力洪流,仿佛利刃一样穿透烟幕,向亚历山大的方向打了过去。

麾下黑马早有防备,健壮的四蹄踏起,神骏的黑马【布西发拉斯】带着主人快速移动起来。

然而红黑色的魔力洪流一刻不停,转动着追杀了过去。

这一来,黑马布西发拉斯只能被迫沿着圆周跑动,躲开那紧追不舍的几乎是光束炮一样的夸张攻击。绕着圆弧,不断接近中心四散的烟幕。

这是莫德雷德的宝具。

作为叛逆的骑士,莫德雷德杀害了亚瑟王。

破坏了曾经辉煌的圆桌骑士团。

一度毁灭了不列颠。

这一击,便是这传的具现。

赤色的雷霆,漆黑的灾厄。

但是,作为从者的莫德雷德,不可能没有限制。尤其是这种将魔力的洪流迸射出去的宝具,只要拖延时间,就一定会找到破绽。在魔力耗尽的瞬间,就会出现空档。

到时候,就是唯一战胜她的机会。

亚历山大虽然是第一次和莫德雷德战斗,但是成年自己的经验却始终回响在脑海里,虽然没有实感,但是确确实实提供着正确的战斗指引。

亚历山大绕了角斗场一圈,莫德雷德的宝具光束,越发的稀薄起来。

值得一提的是,这角斗场似乎是被魔术加护过,不知道是尼禄做的,还是别的谁做的,莫德雷德的宝具光束攻击在角斗场上,就被一层淡淡的光辉挡住,威力没有波及到场上的观众,多亏了这点,藤丸立香等人才能安全的观战。

莫德雷德的宝具,不但没有击毙亚历山大,甚至连破坏会场都没有做到,根本就像是无用功。

红黑的光束越来越淡,直到渐渐消失。

“就是现在!为终将抵达的彼方!初始的蹂躏制霸!!”

亚历山大低吼着自己的宝具名,将自己所剩不多的魔力全数灌注在黑马布西发拉斯的身体里,神骏的黑马此时身上简直透出镰淡的光辉,速度一下子又提高了一档。

“就是现在?老子也是这么想的啊!”

忽然,烟幕中响起莫德雷德那不善的语气,带着仿佛流氓一样的痞气,她高亢尖锐的声音伴着银亮的剑光刺破了烟幕!剑刃向着亚历山大的脖子捅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