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N次元 > 迦勒底的黑发骑士王 > 第109章 再遇新岛八重2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109章 再遇新岛八重2

“那个,又见面了。”

总觉着新岛八重有点难以接近,八木雪斋思忖了一下,把话语抛给姐姐一样,充满了母性光辉的布狄卡。

听他把话题转到自己这边,心里已经明白了他的小心思。布狄卡上前笑道:“又见面了呢。”

“嗯?”

新岛八重虽然从这两个人说话的味道中察觉出了一点不对劲的味道,但是没有继续多追究。毕竟她和布狄卡虽然同属于医护组,但是并不是同一个时代的从者,也不是朋友,最多算是同事。没必要对同事的交友圈说三道四的。

布狄卡对于和不列颠有关系的从者,都带着一种亲切的感觉,就在那一天八木雪斋说完了自己的故事之后,布狄卡大受感动,本来就颇为感性的她,一直觉着他的命运坎坷不易。听到他说自己拖着半死之躯,却能和从者融合之后,又是惊讶又是替他高兴的。

也因此,清楚的知道,他手里的圣剑,确实是不列颠最出名的圣剑,同时,也因为他并没有和那名从者取得太多的联系,所以这把剑无法解放出最真实最强大的模样。

布狄卡总有一种心疼他的感觉。不过看他精神还算开朗,心里多少算是个安慰。

和她随意聊了几句家常,八木雪斋便顺其自然的把话题转到新岛八重的身上。

她和布狄卡都是被尼禄皇帝召唤的从者。

新岛八重的人生经历非常奇妙,作为女性,人生简直可以说得上是传奇。她参过军,扛过枪,曾经手持大刀扛着铁炮巡夜,也曾经身穿白衣救死扶伤。这份坚毅果敢让人想到了圣女贞德,也有一些人,把她和另一位【随军护士】【钢铁白衣】做了联系,叫她日本的南丁格尔。

作为archer回应召唤的她,有一种……嗯……很符合教科书描述的感觉。

那种坚毅果敢,而且不会隐藏自己的心情,不喜欢就会摆在脸上,和日本人讲究的藏起心情笑脸迎人的态度相差甚远,语气略显不善,举手投足之间也不会特别的客气。

不过,意外的不会让人觉着特别讨厌。

果然是因为……

“是个美人啊。”

对,这个世界就是这么不公平。长得帅就是可以为所欲为的。八木雪斋一直是如此坚信的——因为如果按照这条理论来说,他其实是属于剥削阶级而不是被剥削阶级,他当然无所谓,而且乐意宣传这玩意咯。

新岛八重听到他的感慨,一个咋舌,转过头,瞪着他:“我说啊,对医护人员的外貌抱有轻佻的念头是没意义的。”

她语气里带着浓浓的无奈,眉头颦蹙,不知道是不是威胁,她一只手转动着肩膀的铁炮,把它翻来覆去的转动,好像一把短剑一样玩弄在掌心里。

不管怎么看都是示威吧?

看起来,新岛八重被称之为明治恶妇,估计和这个说话态度也有不少的联系。

八木雪斋这么想着,总觉着浑身一机灵,身体的状态居然好了许多。

没办法,亚瑟-潘德拉贡是不列颠的红龙,在后世的传说中,他就是龙的化身,整个人也因为传说的原因,获得了龙相关的属性。其中最为夸张的就是他胸腔中那可蓬勃跳动的心脏。只是呼吸就能获得大量魔力的龙之心脏。

从者是魔力的集合,反过来说,只要不是致命伤,什么伤都能用魔力来填满。

自然,八木雪斋的伤势恢复也很快。

和两人又聊了几句,好像是其他角斗场也陆陆续续有人决出了胜负,两人又作为医护人员过去了。

普通角斗士的伤,人类就能医疗。但是从者受的伤,那就只能是从者才有办法了。

临走前,布狄卡把一个造型古朴的篮子递给他,上面盖着白布,不管怎么看都是大家一般印象中的“便当盒”。

“你是日本人,我就问了八重日本的习俗,加油哟。”

布狄卡没有说的太清楚,毕竟这里是罗马嘛,当着旁边这么多罗马人,鼓励人家推翻皇帝尼禄这不是找事的嘛。于是她就含糊过去了。

八木雪斋抱着竹篮,觉着里面微微透着热气,估计是便当,心里暖呼呼的,赶紧道了谢。

目送两人离开之后,视线转移到赛场上,发现亚历山大和莫德雷德的战斗正是高潮阶段。

单从两人的属性来看,莫德雷德占上风。亚历山大毕竟是以少年人的姿态被召唤的,战斗力还略显不足,筋力也好,耐久也好,都不如莫德雷德,索性两人的敏捷相差不远。

手里攥着短剑,亚历山大火红的辫子甩在脑后,随着大幅度的进攻步伐,摇曳出赤红的闪电式的光。

脚下皮革鞋底以踩碎地面的趋势狠狠跺下去,身体接着反冲的力量,直接冲向了莫德雷德。

对方也不示弱,莫德雷德剑交左手,用右手上厚厚的护手铠甲拦住了他的一击。正要把左手的剑捅过去,然而亚历山大灵活的伸手攥住了她的胳膊,好像跳马运动员一样,在她臂膀上一撑,居然硬是从她头顶跳了过去!

莫德雷德虽然看上去是个柔弱的女性,但毕竟在传说中,这可是亚瑟王的私生子,狮子的孩子,也一定是狮子。和亚瑟王一样,擅长将魔力透过四肢放射出去来补强力量,这样充裕又浪费的用法,支撑起一个尚未成熟的少年体重轻而易举。

因为跳过了莫德雷德,她手里刺出去的剑捅了个空,反而被亚历山大给抓住了一瞬间的空档,在他跳过头顶的时候,手里剑刃一挥,银光一闪,居然在莫德雷德后颈上留下了一道不深不浅的刀伤!

噗通一声,亚历山大落在地上,就地一滚,拉开距离的同时,重新做好战斗的架势。

“居然……”

莫德雷德飞速的转过身,把剑护在身前,用空余的右手去摸后颈,可是隔着铠甲,手掌没有任何触感,到是脖子后面的伤口传来了被粗糙金属摩擦的痛楚,又热又冷。

“啧……哈哈哈,还挺愉快的吗!跟你打!”

意外的莫德雷德笑了出来,把大剑双手攥住,赤色的魔力仿佛雷霆一样爆发出来。

“接下来,可就不会随你的愿了!小个子!”

听她这么不客气的发言,亚历山大也笑了,道:“要说小个子,你也没有比我高多少呀。不过,我还有成长空间,成年的我可是有两米高的哟~”

轻松的做出了挑衅的发言,几乎能确认到莫德雷德脑袋上爆出的青筋。

“你说谁不会成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