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都市 > 手术直播间 > 第2108章 莫名变色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黄亮带着双胞胎姐妹花出来,按照郑老板的吩咐,留了尿液“样本”。

样本,郑老板有要求,黄亮没有轻忽,自己亲自拿着放到经理室,然后锁上门去忙碌。

他前后招呼,今晚重要的客人很多,必须要他出面。忙了几个时,被灌了几瓶啤酒,这才闲下来。

回到经理室中,他坐在椅子上,远远的看着两杯尿液样本,心里觉得好笑。

郑老板要拿这玩意干什么呢?

行走江湖多年,黄亮什么新鲜玩意没见过,郑老板这浓眉大眼,看着憨厚老实的主,背地里的阴暗玩法可还真是不少。

酒意涌上来,黄亮露出一丝笑容。

他没有腹诽,只是羡慕,单纯的羡慕。

这位郑老板可是了不起,年纪轻轻就得到……什么啦,人家压根不是得到地师的青睐。不管宋师还是严师傅,都亏了郑老板在,才勉强渡过劫。

这位真是强到了离谱。

南面有关于郑老板的事儿传的可邪乎了,什么香江宋师怀了魔胎,郑老板出手,渡宋师于生死之间。

至于那魔胎,事前严师傅那种大能占卜机,看未来过去,结果眼睛就瞎了。事后也是郑老板给治好的,据严师傅对这位郑老板可是相当佩服的。

传言就是传言,到黄亮耳朵里的时候,已经把郑老板给传出花来了,黄亮觉得都没法听。

飘的那叫一个邪乎,郑老板形象高大威武,还有佐证。不光是劫,武力值也巨高。在南洋,郑老板单挑隐藏门派的红花双棍。

啧啧,谁知道他原来是这样的人。

就连玩法也这么有新意,难不成这是他修炼的方式?黄亮心里琢磨了起来。

其实在黄亮心里面,郑老板早就成了一位入世修炼的世外高人。

要是自己能得到郑老板的垂青,那该有多好,黄亮手里夹着一根雪茄,心里做着白日梦。

白日梦很美好,黄亮嘴角的笑容愈发浓郁。

不管怎么,郑老板今儿能来吃饭,自己就能显摆一下了。稍后大家离开的时候,自己一定要找郑老板照个相。

至于这两杯……样本,黄亮看了一眼两个杯子。

两个高脚杯,里面的尿液原本呈淡黄色,清清亮亮的。这段时间一直都没什么改变,原来是什么颜色还是什么颜色。

郑老板肯定是拿着个做借口,放几个时就能改变颜色?那不是扯淡么。

不过人家身边的那些人没有一个表示反对的,看来还是郑老板调教的好。

想着,黄亮忽然怔了一下,他觉得自己眼花了。

原本没有一丝杂质的高脚杯里像是被谁凭空滴了一滴墨汁似的,一道黑色在里面呈现,微微飘荡。

自己眼花了,肯定是的。

黄亮什锦揉了揉眼睛,看其中一个高脚杯。

没有改变,没有任何改变。可是另外一个……他的目光直了。

里面的确有一滴淡淡的墨汁,正在散开。只是太淡了,要不是自己一直盯着看,很难注意到这点。

黄亮后背的汗毛直接竖了起来。

“谁!”黄亮大吼一声,抓起桌子上铜狮子的镇纸,紧张的四周看着。

可是屋子里空空荡荡的,哪里有人影。

黄亮一股子寒意从心底升起弥散开,双手冰凉,双腿开始打颤。

他机警的四周看着,心念电闪。

现在已经没什么黑道的法了,一次一次的打黑、扫黑的铁拳下,社会治安好到了极点。

要是从前,他还担心是竞争对手搞鬼,要搞自己。但现在,根本不可能出现这种事情。

那……

黄亮心里马上想起各种妖魔鬼怪的传。难道是有什么脏东西缠上自己了?他心里明明知道那不可能,但两个高脚杯牟然变色,这可是事实。

难不成是幻觉?

他手一抖,黄狮子掉了下去,砸在脚面上。

“嗷……”黄亮疼的蹦了起来,捂着脚,目光中充满了恐惧。

黄铜镇纸的狮子可是开过光的,他不觉得是自己没拿住,而认为肯定是狮子和某种古怪的存在碰撞,最后……被打败了。

辟邪的玩意都没用了,这邪魔真的这么强大么?就知道这些玩意不靠谱!

似乎只有一瞬间,又似乎过了很久。又一滴墨汁从无形的空间落在另外一个高脚杯里。

氤氲飘动,像是山涧里的雾气昭昭一般。轻轻飘荡,很快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来一样,但黄亮很快就发现了不一样的地儿。

两个杯子里原本呈淡黄色,清亮的尿液开始迅速的变黑。

而,

周围,

除了自己,

一个人都没樱

黄亮无法解释这种现象,他也不知道这两个高脚杯要是完全变黑了之后,会不会合二为一,变成什么稀奇古怪的妖兽把自己给吞了。

桌上有按键,只要一按,保安就会马上赶过来。

黄亮的手抖的厉害,他担心只要自己稍稍有敌意,那两个杯子里的莫名存在就会出来把自己杀死。

之所那存在以现在还没动,是在耍自己玩。

屋子里静悄悄的,没有任何声音,黄亮能清晰的听到自己心脏砰砰砰的跳动声。

不能坐以待毙!他的酒已经完全醒了。

手放到桌子上,一点点向前移动,动作很慢,都没有高脚杯里两杯尿液变黑的速度快。

不过再慢也是有终点的。

那莫名的存在一直没有动,黄亮多少次想要转过头,他隐约感觉自己背后站了一个人,正在用轻蔑的目光看着自己。

而自己的生死,就掌握在那饶手上。

猫捉老鼠的游戏,玩到最后,很少能看见老鼠赢的。但黄亮还是坚持着,要招呼保安进来。

终于,手按在按键上。

黄亮知道,按键可能根本不会响。给了自己最大的希望,其实只是一个泡沫,手指轻轻一点,泡沫就碎了。

他眼睛看着已经变的黑漆漆的两个高脚杯,心底绝望。几乎是歇斯底里的用力,按下了按键。

要是死,就痛快一点吧,这么折磨人,真是生不如死。

可是出乎黄亮意料的事情发生了,很快,敲门声响起,随后保安队长急匆匆的走了进来。